【政治事】百變江宜樺 不變的是「總統忠僕」 嚴正論政、狠辣鬥爭、龜縮求和,全看老闆吩咐

江宜樺自知是個弱勢閣揆,是總統的「執行長」,所以花了比歷任閣揆更多的時間與閣員溝通,同時也儘可能拉攏人心,避免有任何負面消息傳到馬英九、金溥聰耳裡。

除了駐美代表金溥聰,馬英九總統當前決策核心內,再也沒有人比行政院長江宜樺更重要!而一場政爭,也讓人見識到他的不同樣貌。
在九月政爭中,江宜樺有時一天要往返總統府三、四次,進出總統辦公室如入無人之境;當法院判國民黨輸,馬英九召開檢討會議時,副總統吳敦義還是不在場,政治學博士江宜樺則一手指點江山,在馬英九面前批評國民黨律師策略不當,準備不足。

喜形於色,哀不外露

真正讓國民黨人為之側目的,是從九月政爭到十月倒閣,江宜樺的岳母與弟弟先後過世。但這些政壇上的「老江湖」,卻沒人能事前從江宜樺臉上看出一點端倪。
十月十五日,江宜樺通過了政治生涯中最大的考驗,立法院以六十七比四十五的票數,否決了民進黨所提的不信任案。
這天早上,江宜樺滿臉笑容參加了國民黨團大會。即使之前早已一一致電每個立委,但江宜樺還是做足了禮數,再次親自向黨籍立委拜票。倒閣案被封殺後,他二度趕赴立法院,向王金平和黨籍立委致謝,和立委在議場前一同振臂歡呼、開心擁抱。
他發表簡短談話,強調台灣沒有內耗的本錢,將積極推動各項有利民生經濟的法案跟政策,不會辜負人民期待。
直到此刻,都沒任何人知道江宜樺前一天才痛失至親的弟弟。

角色只有一個:總統忠僕

江宜樺在倒閣表決前一晚,忙完所有公務後,才趕往台大醫院往生室,為弟弟助念,搭靈車送弟弟回基隆老家,守候到深夜才回台北家中;隔天一早,又笑容滿面出席國民黨黨團大會。
不少立委還不敢置信,直說從他的表情完全看不出異狀。就連行政院秘書長陳威仁都說,是看到媒體報導才知道。江宜樺的不動聲色,讓外界第一次見識到他超乎常人的韌性與內斂。
事實上,除了倒閣與喪弟之痛的強烈反差,九月政爭中,江宜樺還隱約顯露了很多不為人知的一面。
江宜樺早被媒體定位為「滅王鐵三角」之一。但在事件爆發的第一時間,他對外宣稱黃世銘是九月四日主動求見,才知道監聽到關說案,因為不能干預司法,所以沒有對黃世銘做任何指示。到了監聽風暴愈鬧愈大,江宜樺在九月三十日接受趙少康中廣專訪時又表示,自己沒有下指導棋,但曾提醒黃世銘要確認證據的堅固度。
十月二日,馬英九接受周玉蔻專訪,自承在八月三十一日黃世銘求見後,曾把羅智強、江宜樺找到官邸會商。外界這才發現,外表清新、誠懇,政治學者出身的江宜樺,從頭到尾都沒有講實話。至今,他也再沒對外澄清或說明,「那一夜,三個人到底談了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