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事】修保險法 為防尹衍樑吞中信金? 當We are family不再是辜家family

一向對外態度溫和的曾銘宗,在這次修保險法、限縮保險資金投資個股限額上,顯得態度格外強硬。最關鍵的原因是為防尹衍樑在明年利用董監改選,吃下中信金。

十月二十二日立法院院會,金管會主委曾銘宗在面對立委孫大千質詢時,突然拋出修《保險法》這個議題,表示要將投資個股上限由一○%降到五%。
當時各界覺得曾銘宗只是要「研議」、「應付」立委的質詢,沒想到金管會玩真的,投資人深怕壽險業大砍股票,使得股市狂跌。

曾銘宗態度強硬

九月才射出振興股市三支箭的曾銘宗,怎麼會在一個月內轉而打算限縮壽險資金投資台股的個別額度?近十六兆元的壽險資金一向被政府視為「護盤」重要力量,到今年八月底投資台股約新台幣一兆多元,占台股市值的四到五%,若以《保險法》允許的投資額度來看,最高可投資四到五兆元,約占台股規模的二○%,不可小覷。在二○○四年、○八年時,政府也曾動用管道「鼓勵」壽險資金逢低進場來護盤。
一向對外態度溫和的曾銘宗,在這次修《保險法》、限縮保險資金投資個股限額上,顯得態度格外強硬,多次對外表示:「金管會不接受(壽險公會)恐嚇!」「個股可以投資一○%,大家不覺得很多嗎?」「壽險公會統計現在有八十一檔個股,壽險已持有超過五%以上,未來會更多,大部分的公司都被壽險公司掌握,這樣合適嗎?」「未來發展結果跟台灣社會整體期待不符,我們知道這種情況若不馬上去處理,是不對的。」
儘管壽險公會拿出持股五%以上股票自動放棄投票權、資本適足率係數加重等替代方案,曾銘宗仍不為所動。在《保險法》修法公聽會上,曾銘宗只是冷冷的回應:「要你們放棄所有投票權,你們可以接受嗎?」就是希望壽險資金不要影響各上市櫃公司經營權。

學者反對,金管會不鬆口

據保險學者表示,保險法一開始並沒有訂個股投資上限,一九七四年,因國光人壽倒閉驚覺壽險公司投資風險,才訂出一○%的個股投資上限;一九九三年,因為台股過熱並往下崩跌,再度限縮壽險公司個股投資上限回到五%。
二○○二年,包括謝啟大、潘維剛等多位立委提案要求擴大保險業投資空間,《保險法》個股投資上限再度被擴大到一○%。一直到○四年金管會成立,部分委員認為先前開發金董監改選時,中國人壽以壽險資金支持自己及關係人出任董監事,讓辜仲拿下開發金經營權,因此推動修《保險法》,限制壽險資金不得支持自己及關係人出任被投資公司董監事,但十年來並沒有打算限縮個股投資額。
多位政大保險學者都在公聽會上表示,很多行政監理措施可以防範壽險資金介入被投資公司經營權,如強化自有資本要求、撤銷董事會決議等,限制投資動能是最下下策;但曾銘宗聽完學者及業者意見後,仍未鬆口打消限縮個股投資上限的想法,只讓壽險公司在一周內提對案再次討論。
為何曾銘宗會這麼強硬?外界原先認為是不想再讓壽險業惡意購併企業的狀況發生;另有一說是近來立委孫大千、費鴻泰和賴士葆等人在質詢時都要求金管會嚴管壽險資金,不要讓壽險公司成為上市櫃公司的控股公司,干預公司經營權,一向在意立委意見及輿論的曾銘宗只好推動修法,一勞永逸。

中信金面臨經營權爭奪戰

但金管會內部及壽險業者心知肚明,最關鍵的原因是在明年即將進行董監改選的中信金控,在面臨南山人壽及尹衍樑勢力的積極買進後,辜家對中信金的掌握權面臨極大的挑戰。
中信金與尹衍樑在搶南山人壽時即多次交手,深知尹衍樑相中目標,即不鬆手的個性,再加上尹衍樑口袋深、政商關係良好,若未來硬踫硬,中信辜家未必能占上風。
南山人壽從去年開始就大量自股市買進中信金股票,更參與中信金四月的二百億元現增案,持股一度超過五%,向金管會申請時,才讓金管會及中信金驚覺南山人壽及尹衍樑勢力可能正在蠶食鯨吞中信金股份。
金管會內部表示,一度有消息指出尹衍樑可掌握的股份加上南山人壽,已逼近一○%,再加上友好公司可能就超過一○%。
中信金辜家檯面上仍是有辜家、宜高投資、中信金員工信託帳戶及銓緯投資等持股約一○.二五%,另外加上一些投資公司,總持股可能在一五至二○%,但辜家有些股票設質逾九成,未來在董監改選投票上也會有些影響。
所以市場人士也傳出,這波立委及金管會強力推動保險法修法,限縮壽險資金投資上限,背後可能是中信金「拜託」,至少要讓壽險資金不得介入董監改選,否則明年中信金股東會,可能會上演高潮迭起的經營權爭奪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