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柯文哲意外掀起民進黨世代戰爭? 呂秀蓮、遊錫堃、洪奇昌「維護舊秩序」

柯文哲不做作、不掉書袋,也不論資排輩,年輕人與非政黨人士簇擁柯文哲獨立參選,無非就是藉此督促民進黨自我改革,卻無意中促成一場世代戰爭。

兩周前,柯文哲和一個特殊的朋友見面,一聊就是兩小時。
柯文哲對他說,「現在的我,很像當年在延安的毛澤東,人單勢薄,還要擔心蔣介石的圍剿,但是老毛的雄心卻很大,對一統中國始終懷有壯志。」「我要學習延安精神,雖然沒有政黨奧援,還是要在台北市長選戰取得最後的勝利。」

民進黨養不出放手一搏人才?

這樣一位政治素人,幾乎把民進黨給攪翻了,光是入不入黨的問題就難以搞定,民進黨希望柯文哲入黨,然而柯文哲很明確告訴友人,「我不想加入民進黨!」他對外宣稱到今年三月再考慮入黨還來得及,「啊不就是製造話題嘛!」「也給蘇貞昌一個緩衝及台階。」
曾幾何時,堂堂最大在野黨的主席也被「要脅」,柯文哲給蘇貞昌的難題還真是不小,柯若不入黨,外界如何看待民進黨?「因為民進黨形象不好,無法爭取中間選民,所以柯不願入黨」,倘若這個既成印象被定型,民進黨就難以翻身,更有可能影響蘇貞昌連任黨主席之局。
蘇貞昌倘若被搞丟黨魁,後果恐怕難以預料,因為這不會是蘇貞昌或蘇系的個別問題,而是整個民進黨的問題,特別是「首都無人」的窘境會完全凸顯,也證明被體制馴服的民進黨,已難以滋養足以勝選或奮力一搏的人才。
尤其無法在首都執政,也可能是無法再次政黨輪替的同義詞;屆時,強大的民意壓力,很可能會推倒民進黨的「大老政治」,尤其是美麗島世代與律師世代,將首當其衝。
柯文哲不做作、不掉書袋,也不論資排輩,與從草鞋換穿西裝、已經「體制化」的民進黨人不同;他無黨無派、自由自在,批評蘇貞昌或民進黨,能引起媒體興趣,這確實讓首投族與政治冷感者眼睛一亮。年輕人與非政黨人士簇擁柯文哲獨立參選,無非就是藉此督促民進黨自我改革,卻無意中促成一場世代戰爭。
「五府千歲之所以會出籠,大多因為衝著柯文哲。」相關人士指出,柯文哲民調至少半年多來都維持在綠營第一,聲勢甚至還勝過藍營連勝文一籌,這在綠營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大老力守自己的老大地位

這位人士認為,如果柯文哲一路挺進到正式選戰,無疑將打破民進黨創黨以來的遊戲規則,「所謂的民主前輩、資深大老、執政功臣等,統統要靠邊站;派系常講的論資排輩,也沒有什麼拘束力了。」
如果沒有柯文哲,民進黨六都之戰的棋局可能會有所不同,呂秀蓮、游錫堃是否投入雙北市,或許還有討論空間;段宜康、姚文智等立委級中壯世代,應該也會當仁不讓、待價而沽。
段宜康是台北市長徵詢小組召集人,從最早表示「柯文哲非黨員要如何協調」,到放低姿態要黨尊重柯的動向、謙卑以對柯文哲,可以嗅出他態度的轉變。曾因敗選,而在人生最菁華的歲月有長達八年時間待在新潮流辦公室的他,最瞭解世代交替的必要,但政治講求實力,他也莫可奈何。
姚文智則是台北市唯一的綠營立委,一路跟著謝長廷到高雄、又輾轉回北市進入國會,在黨內無人征戰首都之際,也盼著能獲黨中央欽點。日前他辭去徵詢小組職務,主張「二階段民調」,和老闆謝長廷的態度不謀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