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立難連線,朱立倫好冷漠、連勝文好哀怨

46-1.jpg當新北市長朱立倫表示,跨縣市的輔選,要等到選前一個月才會啟動時,一位連系前立委就感嘆說:「幫個忙,造個勢,很難嗎?」才剛感嘆完,朱立倫就跑到台東搭熱氣球,還和台東縣長黃健庭玩自拍,這讓連系人馬看傻了眼。
原本藍營期待「勝立連線」能拉連勝文一把的,不料「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朱立倫沒來,市議員一個個消失

政治是現實的,連家父子不用等到選舉定輸贏,其實就能體會人情冷暖。當連勝文民調拉不起來時,跟在身邊的國民黨市議員,就慢慢地一個個跑不見了;甚至連戰以前提拔過的人,也不見得買帳,要不就是打馬虎眼。據說,連戰挺傷心。
七月中,朱立倫先是缺席馬朱郝同台拉抬連勝文的場子,理由是那天市政行程早就安排好,不好取消。隔沒兩天,媒體傳出國民黨台北市黨部,要和朱連的幕僚先會面,商討「勝立連線」是不是要提早啟動,不要等到選前一個月,就怕到時鐘擺擺得太過,根本擺不回來。結果黨部後來又說,這也要緩一緩。
「勝立連線」怎麼會連不上線?這名詞是連勝文先喊出來的,但是朱立倫那廂卻有點冷冷、淡淡的,甚至傳出朱立倫跟幕僚說「台北市怎麼會選成這樣」。選舉的確要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但是朱陣營的反應,也讓很多老國民黨人很不是滋味,覺得朱立倫有些「不夠意思」。
嚴格來說,朱立倫並沒有欠連家什麼。連勝文有個好父親連戰,朱立倫也有個好岳父高育仁;如果說連勝文是官三代,那麼朱立倫應該也差不多,是官二代。但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國民黨內有人說,沒有連戰當年的力保,朱立倫的從政路不會這麼順遂。
一九九八年的立委選舉,朱立倫當時是台大教授,想參政的他,參加國民黨的桃園縣立委初選,他獲得了一九八票,是第三高票,但是最後還是沒過關。那朱立倫最後怎麼能參選、還選上了?中間的轉折,就是因為連戰拉了他一把。

連戰改變朱立倫的人生

46-2.jpg朱立倫在自傳《做,就要做好》一書中,也揭露了這段連戰「力保」他的往事。當時連戰是副總統,也是國民黨副主席,依往例,國民黨中央會通過地方黨部提報的名單。會議結束前,連戰突然問:「有沒有遺珠之憾?」
書上寫道,組工會列出未獲提名的優秀名單,連戰一眼就看到朱立倫的資歷,當時已少有台大教授願意參加國民黨,遑論成為政黨候選人。連戰問:「這個台大教授願意投入國民黨的選舉,為什麼不能提名?」
據說連戰這麼說以後,其他的中常委們像是李元簇、宋楚瑜、許水德等人,也都同意該給朱立倫一個機會,於是就由連戰「拍板定案」補提名。那麼地方派系該如何擺平呢?朱立倫的自傳上寫著,連戰輕描淡寫地說:「既然他無派系、宗親,就讓他去爭取年輕知識分子的選票。」
當然朱立倫最後能選上立委,自己的確很認真,但是如果沒有連戰力保,朱立倫還會是現在的朱立倫嗎?更何況朱立倫原本想在一屆立委任滿後,就回台大教書,二○○一年的縣市長選舉,也是連戰堅持要他選桃園縣長的。同樣的,如果沒有連戰當初的堅持,有可能出現一屆立委,才從政三年,就選上縣長的朱立倫嗎?
這些往事,連戰可能忘了;朱立倫也可能忘了。

選舉策略不能排除「人情」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