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馬政府借災求選舉翻盤 陳菊成祭品

22-2.jpg高雄氣爆「屋漏偏逢連夜雨」,豪雨如水桶般傾倒在滿目瘡痍的災區,讓災情往外擴大,氣爆災民加上水災災民的怨聲,讓陳菊肩頭上的壓力一天比一天重。
不只百廢待舉的救災工作讓陳菊焦頭爛額,由中央發動的政治口水,也未曾停歇地倒在陳菊身上。過去兩周,看不到中央協助高雄救災的誠意,反而只看到一波波政治攻勢,讓陳菊忙救災,更要忙著回防政治炮火;最後因為內部橫向聯繫有問題,割捨一個副市長加三個局長,成為最大政治受災戶。

副市長靜默下台,部長下台罵全國

高雄氣爆發生後,國民黨的中央政府無情對待,先言明不立專法、不編特別預算、不設專責機構的「三不」政策,冷淡地和高雄切割。接下來,批評高市府「只憑一頁公文就要十九億元」的炮火,「轉救災為鬥爭」的意圖更加明顯。
在高雄市政府和綠營立委群起「回攻」下,「一頁公文要十九億元」的戰法,中央似乎發現討不到便宜,畢竟高雄災情這麼嚴重,行政院卻計較錢的事,何況十九億元對中央政府來說並不多。
於是十九億元給了十六億元,中央也不再扮演「主攻」角色,改由其他管道出手。二○一二年高雄市捷運局進行環狀輕軌捷運會勘時,已發現有李長榮化工的管線,這紙疑似由中油流出、轉至藍委和媒體的會議紀錄,深深打中陳菊要害,陳菊揮淚斬掉一個副市長和三個局長,鞠躬向市民道歉。
高市府做出停損動作後,令人匪夷所思的,經濟部長張家祝緊跟著請辭,藍營立委指責是綠營立委在立院質詢時羞辱張家祝。政府官員在立法院備詢時被立委「責罵」,措詞更嚴厲者比比皆是,張家祝這麼禁不起罵,是個疑雲。
張家祝請辭後上演失蹤記,連環團都看不下去;立委管碧玲更指張家祝辭職早有預謀,六日先決議關閉中央災害應變中心,七日請辭,根本是逃避救災,再配合「立院受辱」情節的政治操作。

不得不斷然處置的會議紀錄

22-3.jpg「政治鬥爭」戲碼一波波,榮化每年向高市府上繳管線費的資料再流出,藍委炮火猛烈;綠營立委也不甘示弱,反擊收費的管線路線和氣爆路線完全不同,同時翻出二十幾年前的公文,證明那些石化管線都是當年市長吳敦義任內發包。
藍綠雙方的「公文戰」稍歇後,突然又有聲音質疑,氣爆那晚陳菊在哪裡?逼得陳菊陣營公布監視器畫面為證,證明八月一日凌晨二十分她已進入防災應變中心。
不管是主攻者或助攻者,施放的是煙幕彈或高射炮,都是由台北射出,飛越台灣這座島嶼,導向南都高雄市政府,路徑和目標明確;一般人霧裡看花,看起來卻像是中央、地方的一場大亂鬥。
於是,中油申報管線不實的責任暫時被忽略了,對元凶李長榮化工的追究只剩檢調在進行,遍布高雄地下的石化業管線如何處理,是高雄市政府的事。馬金領導的國民黨,應該頗為滿意這樣的後續演變,馬英九總統忍不住得意把當年台北市長任內納莉颱風救災拿出來講,以為大家忘了當初他是怎麼被罵到臭頭。
陳菊所受的最大重傷,在於一張捷運局的會議紀錄,「證明」高市府早知有榮化這條管線,並非氣爆事件後一再宣稱「不知道有榮化管線」。
知情人士說,待過公務體系的人都瞭解,不管是中央或地方政府,各局處或部會都是獨立作業。高雄市捷運局要挖路,事先找了瓦斯、水電、油管、甚至電信業者開會,確定要挖的路底下有哪些管線。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