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戰報】半個台灣陷入火海 候選人「囚」生術大解碼

六月十七日,基隆地檢署偵辦基隆市議長黃景泰涉及「關說違建」,正式拉開七合一大選「司法選戰」的序幕。
主戰場的縣市長選舉,表態參選者中,至少有七位目前有案在身,分布於六個縣市,亦即全台有近三分之一縣市陷入司法攻防戰,其中金門縣已經如火如荼,基隆、苗栗、嘉義縣、花蓮、台東備受矚目,是典型的參選人「個人戰」;桃園、彰化、南投、雲林等,囿於現有執政團隊弊案或前任縣市長官司連帶影響,將會是「團體戰」的激鬥,等於半個台灣都淪入司法火海中。
司法向來是選戰中不可或缺的戲碼,是各地方調查局與檢察官大顯身手的場域,也是候選人借力使力的武器,更是考驗「被迫害者」抗壓性的時刻,所謂「當選過關、落選被關」,還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台灣指標》七月中一份報告顯示,近七成選民不相信司法能維護公平正義,尤其馬政府執政的近兩年,司法的不信任度高於扁政府達二成多;司法能夠不受總統與政黨影響,從扁政府的五成二,滑落到只有一成四,證明司法在國民黨執政下,更坐實其「為政治服務」的口實。

民調顯示司法為國民黨服務

選舉官司真真假假,舊案新炒所在多有,處於不利的司法絕境,猶能扭轉乾坤者就是「王」;禁不起司法檢驗而一蹶不振者,在於膽識與智謀略遜一籌,不足以取信於民而難成一方之霸。
最寫實的就是黃景泰,歷經三度聲押與交保,民調隨即腰斬;國民黨改推前移民署長、國安會諮詢委員謝立功掛帥,卻與黃景泰形成互咬局面,更被綠軍林右昌拉大差距。
甫完成冰桶挑戰的黃景泰,還未來得及回神,「月眉案」五億工程再起弊端,十八位議員被傳喚並列被告;檢廉單位從黃景泰心腹黃連茂的「神秘抽屜」扣押載明金錢流向的關鍵帳冊,讓黃景泰雪上加霜,懷疑辦案是針對他而來,感嘆「難道非要把我打倒才能幫謝立功嗎?」

選戰「立功」,金溥聰的唯一責任

「求生」,成了黃景泰的最大任務,對國民黨而言,黃景泰必須倒,謝立功才能起而與林右昌決一死戰。據親謝營人士透露,國民黨將基隆市長選舉列為「一級戰區」,在黨內重量級人士皆分配輔選責任區下,基隆市是由國安情報頭子──金溥聰親自擔綱,也是金目前「唯一」操盤的縣市。
以金溥聰的風格,與司法能沾得上邊的灰色地帶,都能成為打擊對手的工具,最著名的就是「宇昌案」。黃景泰接連受到兩記重拳,顯示謝立功的出線並不尋常;原本楊永明、羅智強都有意參選基隆市長,最後都打了退堂鼓,且黃景泰民調仍領先林右昌時,天上掉下來「圖利建商案」,旋即被撤銷提名。
五月初,金溥聰重新整頓軍、情、警等首長人事,特別是調查體系的變動最大。掌管洗錢犯罪與國內安全的汪中一、莫天虎二人高升;與王金平素有交情的王福林則被冷凍;謝立功轉任國安會諮委後一個月,即挑大樑投入選戰,時間點恰到好處,又得藍營人人稱羨的「金氏關愛」,黃景泰面臨的司法重創恐怕才剛開始。

黃景泰、蕭淑麗求生不得皆因司法

雖然黃景泰與謝立功都是國民黨員,但與高層仍有親疏之別,此時的黃景泰只能靠自己,政治、司法兩邊作戰。嘉義市的蕭淑麗、陳以真同屬藍營,但是蕭家班勢力再大,蕭淑麗只能含淚退選,以保住蕭家班可能被司法整肅的危機。
施政滿意度居高不下的花蓮縣長傅崐萁,由榮譽主席吳伯雄拍胸脯保證下欲重返國民黨,高層以「官司纏身」婉拒,反而提名同樣有案在身的縣黨部主委蔡啟塔;這是傅崐萁有礙觀瞻、還是黨中央有兩套標準?這或許也能解讀黃景泰為何「太陽打從西邊升起也要選到底。」
從北到南,官司纏身的國民黨參選人,還有苗栗縣徐耀昌、台東縣黃健庭、金門縣李沃士,他們的案子在被提名前就已經被訴或偵查;徐、黃曾帶著官司通過立委與縣長選舉考驗,擁有民意基礎,讓院檢投鼠忌器。李沃士揹著金酒案,連任之役才是第一道考驗,但是檢廉蓄勢待發,只待證據確鑿,恐怕就要發動另一波「太湖案」。

徐耀昌、黃健庭仰賴民氣求生

徐耀昌此時的困擾是,副縣長林久翔仍蠢蠢欲動,尤其徐曾遊走藍、橘之間,血統上「不甚純正」,而他拖了十六年的「廢土案」官司,去年七月突然以圖利罪一審判決九年,還遭黨部停權喪失參選資格;然而此時縣長劉政鴻亦遭弊案拖垮,黨中央在初選前夕以「案件不溯及既往」放徐耀昌生路,徐才得以在初選力退林久翔。
徐耀昌不能就此高枕無憂,現在官司只是一審,若「不聽話」隨時二審侍候,但是地方人氣頗盛的他,有獨立參選並勝選的實力,是抗衡黨中央的利器。至於黃健庭於立委任內被控收受藥商回扣,起訴六年還未一審判決,超過五成民眾認為該案對縣長選情有影響,但其民調並未因此大幅滑落。他的黨政關係良好,馬英九、江宜樺、朱立倫都對他另眼相待。
包括參選人在內的政治人物若要不受官司影響,營造民氣加持是要素。徐耀昌堅信自己清白,黃健庭稱自己也是受害者,張花冠則高喊政治迫害,傅崐萁用政績感動民心等,都發生一定的效果;反觀黃景泰、卓伯源、李朝卿則「不堪一擊」。桃園縣長吳志揚受葉世文所累,氣勢大幅下滑,黨內一度出現撤換吳的聲浪,但他切割成功、止住失血,民調小幅領先鄭文燦,得以尋求「連任」。

林滄敏、林明溱巧妙借力使力

司法的威力極強,讓候選人難以招架,特別是涉及貪汙、收賄、圖利、關說等,二○○○年總統大選宋楚瑜的興票案是經典,一二年宇昌案也是。傅崐萁的焦慮寫在臉上,其妻徐榛蔚因此很有可能一起登記參選。
而前任的官司,也成為部分候選人的「籌碼」。卓伯源力挺的柯呈坊、李朝卿妻子簡素端、劉政鴻團隊的林久翔,擺出對百里侯躍躍欲試的姿態,他們項莊舞劍,外界難窺究竟。然而,他們的存在也間接區隔「舊團隊」與「新勢力」,讓林滄敏等人「借力使力」,巧避被貼上藍營腐敗的標籤,反使綠營參選人魏明谷、李文忠、吳宜臻占不到便宜。

戰勝司法證明真金不怕火煉

蘇治芬是少數能從司法漩渦裡翻身的高手,她支持李進勇,李卻不受她官司影響,因為他的對手張麗善胞兄是張榮味,之前在縣長任內也因弊案鋃鐺入獄,彼此五十步笑不了百步。
值得觀察的是,「農舍案」讓一○年參與台中市長選戰的蘇嘉全毫髮無傷,卻讓他在一二年總統大選差點「沒命」,顯示同一案件,在不同時空,透過不同的操作,仍有難以預測的殺傷力。
其實,包括興票案、宇昌案、鐽震案、高捷案,或更早的新瑞都案等,都曾在選戰中引領風騷,最後若非查無不法,就是草草結案;歷經腥風血雨的蘇治芬、陳明文與張花冠,他們所涉之案也已無罪定讞。這種難防的暗箭,參選人須處處提防,畢竟能戰勝司法抹黑的惡搞,才顯得真金不怕火煉。●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43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