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事】狂吸健保奶水 醫療品質有提升?

九月二十六日爆發某醫療集團涉嫌A健保四億多元醜聞的第二天,全民健保明年高達五九○○億元的總額預算,在各方醫界與付費者代表討論下拍板定案。

抑制醫療浪費是健保署職責

據報導,這是七年以來分配健保預算最理性平和的一次,某醫界代表對結果表示「沒百分之百滿意」,但感覺起來,他們滿高興與他們要求相差不遠,健保署也完成了今年的例行「分配羊毛」的公事。
可是立即就有媒體質問,現在光是醫院部門的總額就是十九年前健保開辦時健保總支出的兩倍,「狂吸健保奶水,醫療品質有提升?」可惜至今未聞健保署「爺們」的回應!
身為近四十年資深醫師,筆者非常認同這個質問,固然「沒有錢萬事不能」,但是醫療費用不一定代表醫療品質。
一般人都容易瞭解,所謂優質醫療就是「對病患該做什麼的醫療處置一樣也不少」,但是台灣仍是民智未開的開發中國家,人民(甚至官員)未必瞭解「對病患不該做的處置一樣也不做」,不僅是節流,也是醫療優質的一種。
道理很簡單,「對病患做不該做的醫療處置」就是醫療浪費,而所有的醫療浪費,包括不需要的手術、檢查和藥物都是有害人體的,只是程度不等、發生快慢而已;因此「抑制醫療浪費」的作用等同「提升醫療品質」。
《醫療法》第六十二條,就是特別要求中央主管機關訂定辦法,就特定醫療技術等規定其適應症,因此如何抑制醫療浪費自然亦是健保署的職責之一,然而健保署的做為和成效在那裡?
讓筆者替讀者們和健保署一起回憶以下的新聞報導(皆聯合報),這些報導如果屬實,若傳至國際,絕對讓我們引以為傲的健保像「餿水油」讓我們的「美食」蒙羞一樣:

亂動手術,應視同詐欺

一、二○一二年七月二十二日:醫界大老、和信醫院副院長謝炎堯在「守護台灣醫療高峰會議」痛批醫療浪費,不少醫師隨便動刀,申請健保給付,簡直是詐欺,這些醫師該抓去坐牢。
一般說來,醫師敢亂開的刀,俗稱「金雞母手術」,就是那些「診斷簡單、手術容易、併發症少、手術費高的手術」,像是脊椎和關節的骨刺手術,手麻就開脖子、腳麻就開腰部,績效好到台灣神經外科醫師的密度,高達每一百萬人口有二.五位,遠遠高於歐洲美國的一到一.五位。
「非癌症膽囊切除術」也是如此,近日連號稱台灣醫界不容質疑的圖騰──台大醫院的「教授醫師」對審判長法官的膽囊切除都說得不清不楚,更何況「一般醫師」對「一般病人」?
二、一三年七月一日:「電腦斷層掃描浮濫健保刪六成,台北XX醫院及XX醫院被核刪率逾九成……,一二年一五○萬人次檢查,加上磁振造影、正子攝影,一年花一二七億元」;這表示六到九成的電腦斷層掃描是沒理由做的,這種醫院(醫師)要是在美國早就被踢出健康保險系統。
台北是台灣首善之都,其他地方可想而知;而我們健保局似乎裝聾作啞。更可怕的是,這些醫院都有年輕學子醫師,師長們如此輕視「理學檢查(即中醫裡的望聞問切)」的重要,動不動就做這種昂貴的影像檢查,Monkey see, monkey do,年輕醫師有樣學樣、看診只會開檢查單,醫學核心價值被嚴重侵蝕(註:依據維基百科,用於電腦斷層掃描的輻射可能會損壞人體細胞、導致癌症)。
三、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高雄某醫院廢棄藥,每月回收百公斤;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台灣一年丟棄藥品(堆疊起來)相當於五棟一○一大樓。
如果這些藥物是因為無用、被聰明的患者丟棄,可以想像,對醫師愚忠的患者較多,一定有更多無用的藥被吃下肚。
根據「藥害救濟基金會」報導,一項跨國調查,「台灣人的用藥量足足是美國人七倍以上,更嚴重的是,用藥嚴謹度有名的美國,每天因藥物使用不當死亡的人數,相當於一架波音七四七墜毀,國內藥界就推估,台灣因藥物使用不當致殘、甚至傷亡的黑數,恐超出美國七倍還不止。」

誰開了不當藥物的處方?

這也怪不得台灣成為世界腎臟病最多的國家。試問,在台灣開立「使用不當的藥物」處方的到底是醫師們、還是患者們自己?
羊毛出在羊身上,今年的羊毛比去年又「順利地」被多刮下了三%,醫界之高興,可想而知;
國家為人民受到的優質醫療埋單絕對理所當然,但是筆者認為,如果健保爺們無心、無能、無法抑制浪費,保護(弱勢無知)人民免於受「過度醫療」的傷害,荒廢應該節流(除弊、又可興利)的重責大任,只會在人民身上拔毛,也只會分配健保大餅,那與古時的「山大王」分贓,或現代無恥A健保的人又有什麼差別?(作者為台北市醫師,推動病歷中文化行動聯盟發起人)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44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