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許信良:藍營可能在過去優勢區大崩盤

現在要擔心的是年輕族群的投票率,過去年輕族群的投票率大概都只有兩、三成;柯文哲在年輕人這一塊的支持度很高,如果年輕人出門的投票率不高,比數可能沒那麼漂亮,但柯還是會贏。外界討論若台北市投票率高達八成,可能衝出藍營的票,這是不可能的;如果投票率衝高,表示是年輕族群出門投票的比例變高,對柯更有利。

「柯文哲在台北,就是一個擋都擋不住的氣勢」

過去所謂台北市的藍、綠版圖是六:四,投給國民黨的六成,其實是外省人、公教人員、經濟選民和台北市原有地方派系下的選民;國民黨誤以為這六成的板塊都是藍的,不是,經濟選民就不屬於藍的。
過去六成習慣支持國民黨的人,現在有兩成轉向支持柯P;過去投給國民黨的中間選民中,支持柯、連的比例更達二:一。原因在於,一、這些人很多是公教人員;二、傳統派系可以在台北市經營的,都是老社區的人,這些人是本省人,也是老台北人,或多或少都有家產,有些國民黨議員可以家族幾代,都在老社區經營這種關係網絡。
但上述兩種人,都很喜歡柯文哲。因為台灣的公教人員,就是所謂的「中產階級」,這些人有其一致性,都是希望小孩子用功讀書,拿到好的學歷,有好的工作。再者,過去投給國民黨、有點家產的老台灣家庭,非常崇尚醫師這個職業;所以過去考上台大醫科的年輕人,這種台灣家庭會排隊選他做女婿。而柯文哲就是公教人員,更是公立的台大醫院的醫師,比連勝文更親近這群公教人員,是老台灣家庭最喜歡的典型,因此政治家族陳玉梅的弟弟、國民黨籍中山、大同區議員候選人陳炳甫,也不敢公開反對柯P。
至於投票日前是否會有突發事件?這種事大家都有經驗了。現在大家在談蔡依珊可能會受傷,除非是自導自演,柯陣營不可能做這種事,連家也捨不得讓蔡依珊受傷。二○一二年連勝文的槍傷,有人懷疑是特定人士,為了挽救國民黨五都選舉所做的事,即使真的有特定人士,這次看起來也不可能為連家做什麼事,所以我判斷不至於有突發事件。
日前我回到桃園,參加「中壢事件」三十七周年紀念活動,特別有感觸,柯文哲在台北的情形,和我三十七年前參選桃園縣長一樣,就是一個擋都擋不住的「氣勢」;當年有點莫名其妙,我沒有特別做什麼事,民意就是一面倒,國民黨中央當年還進駐桃園,也擋不了這種「氣勢」,代表黨外的我,和國民黨提名候選人歐憲瑜的得票結果是六二:三八。
從柯文哲的「氣勢」來看,他不但會贏,藍營在台北市還有可能會崩盤。

「訴諸直接民主,打破藍綠的和解文化」

台北這場選舉,是新時代到來的前兆,表示社會已有強烈力量,要求並期待改變;除了柯文哲之外,沒有人可以符合這種社會期待,因為柯帶來兩個重要的改變。
首先是選舉文化,柯文哲的選舉方式不得了,他公開收支明細,還自動停止募款,這是一種自律文化和道德的極限,以後候選人若慢慢像他,政治文化就會改變。
為何社會謠傳馬英九團隊有頂新的門神?企業家捐政治獻金給候選人是一定有的,但台灣這一塊沒有明確規定,只要求候選人自己申報,馬英九申報二○一二年競選總統經費四億多元,比蔡英文申報的七億多元還少,大家相信嗎?台灣的政治獻金申報都是假的,才會有所謂的「錢權交易」;頂新這麼大的公司,敢做這麼久的黑心事,一定是相信政府不會管,才敢做這種壞事,大家會相信沒有門神這種事嗎?
柯文哲會改變這種情況,他公布收支明細,將來會變成主流,台灣的政治會變得很好。
再者,柯文哲當選更重要的意義,是打破藍綠的「和解文化」。柯文哲在台北的選舉過程是這樣,以後他的執政團隊也是這樣。有人說沒有黨的支持,市議會過不了關,不是這樣的,以後訴諸的是「直接民主」,如果是民意,議會各黨團敢反對嗎?現在台北市政府還是以各局處為主,各局處做了決定送給市長批示,如果以後的施政公開讓百姓可以討論,民意可以反應政策,直接民主進入市政管理體制,反而沒有包袱,兩個主要政黨都不敢反對。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447期〉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