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事】鄭文燦:航空城利弊,我概括承受

「他到底是怎麼贏的?」這是很多人想到鄭文燦擊敗吳志揚當選桃園市長的第一個疑問。若用「眾人皆醉我獨醒」來形容鄭文燦,應該很貼切,即使選前最後倒數階段,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決定把重兵部署在中彰投,鄭文燦仍向蔡英文力勸,「我真的有機會贏,主席不要放棄桃園,一定要來幫我掃街催票……。」
十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四點半,亦即開票後半小時,第一個開出的票匭來自藍營票倉,鄭文燦只有「小幅」落後,他心裡已經很篤定的認為,「那我贏了。」他立即打電話給蔡英文,「主席,要有桃園勝選的心理準備。」

「投票日早上我已寫妥勝選聲明」

當時蔡英文,「真的嗎?」鄭回,「如果連我都贏了,民進黨就會大勝;主席,選後的記者會基調要謙卑、誠懇,這是人民給我們的機會。」數小時後,蔡英文果然照這個劇本走,民進黨也在歡愉的氣氛下沒有慌了陣腳。
鄭文燦接受本刊專訪時表示,勝選的因素很多,例如「我長期的形象都維持得不錯,年輕人對權貴世家造成的貪腐很有感受,馬政府執政不力以致民心思變等等……。」「這次年輕選票幾乎都投給我,壓倒性的票數應該是勝選的關鍵。」
曾經,在一個廟會的場合,有些看起來不像傳統民進黨支持者的選民,湊著身體靠近鄭文燦,低聲地說,「這次我會把票投給你,而且全家都要投給你。」這種情況出現的頻率,隨著選戰熱度升溫而增加,「我平均接觸過每兩個人,就有一個要支持我,這樣怎可能不會贏?」
鄭文燦說,「今年四月底黨內初選時,我與吳志揚的對比式民調相差約九%,在資源及條件不對等下,和對手僅有這樣的差距;我確實一路追趕,選前三個月來到只差七.六%,到選前一個月只落後三.五%,這樣的趨勢很明顯會黃金交叉。」「投票當天早上我就寫妥勝選聲明,誰說我沒有準備?」
對於外界評論鄭文燦贏得很意外,他的臉上出現一些愁容、卻也露出一抹微笑地說,「很多民調都是我落後給吳志揚至少一成到二成以上,因此媒體不看好我會勝選,電視台的地方SNG車都架設在吳志揚的總部,我的總部一台都沒有。」

開啟進步執政第一哩路

「等到晚間七點多確定我快當選了,才從台北加派SNG車趕到我的總部。」鄭文燦說,「他們要我等攝影機來之後再開記者會,以便拍攝畫面,不是我還在寫勝選感言啦!」
不過,鄭文燦坦承,他確實有「修改」勝選感言,他加入「這是一個進步的城市走出權貴政治包袱的起點」、「是執政第一哩路的開始」;他說,「做為勝選者,要放軟姿態,尤其在傳統藍大於綠的地方,不應再加深藍綠的對抗。」「我要做的是全民的市長、要讓公民參與市政,大家都是桃園人。」
仔細探究,鄭文燦能贏得桃園市長並不僥倖,一九九八年他首次在八德當選縣議員,○九年縣長、一二年蘆竹區立委選舉雖然都嘗到敗績,但都打出綠軍難得的佳績。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一○年初海線立委補選、中壢立委補選,鄭文燦以縣黨部主委身分擔綱郭榮宗及黃仁杼的競選總部主委,皆拿下關鍵性戰役,他在這些選戰中建立的人脈與組織,也都成了此次勝選的要素。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450期〉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