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我的兒子成了IS戰士!


為聖戰而失去蹤影的子女

一位曾是穆斯林激進分子、後來加入反IS組織的臥底情報員說,那些年輕人和指導他們的經師多半是沒沒無聞。他們在人群中沒人會看到,連自己都快看不到自己,有一天披上了英雄的戲服,超人般地捨我其誰,去拯救只有他們能拯救的受苦難的人們,去改變只有他們能改變的世界。
這些年輕的西方聖戰士以不同的方式完成他們的神聖使命。法拉赫.賽義德(Farah Mahemd Shirdon)突然從學校失蹤,直到有一天,他出現在一個伊斯蘭國的「招募」影片,在片中燒掉自己的護照,威脅美國及加拿大說:「我們即將來到你的土地上,並毀滅你。」阿胥拉菲(Salman Ashrafi)在一家石油公司擔任分析師,突然辭職說要準備考GMAT再深造,家人從此沒有他的消息。一日,他家來了兩個國安局官員,告訴他的爸媽,阿胥拉菲在自己身上綁了炸彈,開車衝進伊拉克一個賣場,殺了十九個人。
許多伊斯蘭國西方年輕戰士的母親後來都成了伊斯蘭國專家,因為她們的心思隨孩子們離開了原有的世界,有些媽媽真的踏上孩子的腳步到了土耳其,企圖跨過邊界到敘利亞找孩子,有些被土耳其政府擋下,有些則被伊斯蘭國關了起來。
包德魯以另一種方式想念克雷蒙,她說,問題不在穆斯林而在「激進化」,學校有性教育、教反霸凌、遠離毒品,但沒教「去激進化」。於是她到處演講,想盡最大的力量幫助其他的父母,不管是旅行,電話或透過網路。

無法平復的悲憤

有人說包德魯是化悲憤為力量,但一位訪問過她的記者說,包德魯還活在克雷蒙的世界裡,她和其他孩子都付出了代價,包德魯沒法有一份正常的工作,一方面她太忙,更多的是,人人都知道她的兒子曾是伊斯蘭國戰士。
包德魯也不是因此就沒有了悲憤。當夜深了,孩子都入睡了,包德魯會開車到沒人的郊外,大聲哭喊克雷蒙的名字。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485期〉goo.gl/1zwk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