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鉛水殺人!

空降國王人馬螺絲鬆了

要分析為何多年來北水處對鉛管按兵不動,可將北水處分為二○○二年前的「量能不足」期,與其後的「政治庇護」期,而劃分的分界,就在於該年台北市第二條清水管線(俗稱二清)正式完工。
台北市自一九八四年起,原只有一條清水送水管線,獨撐北市供水近二十年。除隨市區擴張送水量逐漸不足外,也因僅有一條,只要故障或水質發生狀況,大台北供水隨時發生危機。
於是,在九○年代規畫二清管線,自一九九二年起施工長達十年,耗光北水處所有量能,除本管達五十億元、長度十七公里的工程外,另外還隨捷運施工不斷施做一、二清間連接管。此外北市快速擴張,都市邊緣的自來水建管及加壓工程,也有相當急迫性。
一名前北市水利官員指出,當時所有工程幾乎都在完備北市的自來水基礎建設,換管是「想都不敢想有餘力的事」。但他也明確指出,二清工程完工後,北水處卻遲遲未將能量用於更換鉛管,現在遭外界交相指責,難辭其咎。
不僅如此,另一名市府官員則指出,自馬市府對北水處空降國王人馬開始,該處就長期靠經營府會關係,不受監督。而在整個國民黨完全執政期間獲得的長期政治庇護,也使外界明顯感覺北水處「螺絲鬆了」,各種離譜事件層出不窮。
北水處除了是北市唯一需負盈虧的事業單位外,因其專業度高,歷來皆由內部直升,例如陳水扁就延請從基層做起的林文淵為處長。
但馬時期則一改常態,以政治任命為主要考量,一開始就空降副市長歐晉德的成大幫人馬蔡輝昇為處長;後又任命前議員李仁人之夫、現任議員郭昭巖之父郭瑞華。這些任命雖使北水處獲得龐大政治靠山,卻也使該處行政轉趨鬆弛。
蔡輝昇自馬上任後,兩年之內自捷運局副局長、北水處長、捷運公司總經理三級跳,甚至有媒體奉送「官運奇佳」稱號。

【封面故事】鉛水殺人!

失職!
府會關係做得好,議員成軟腳蝦

雖在北水處僅一年,蔡任內也風波不斷,除因毫無水業背景卻空降至一級主管遭質疑外,任內也發生造成千人上吐下瀉的水汙染事件。此外,蔡更被爆出將汰換自來水管線的經費挪做他用,不但大興土木整修辦公室,並大張旗鼓舉辦許多無用典禮,卻愈被砲轟愈升官。
而蔡高陞至捷運公司後,繼任的郭瑞華雖是純正水專業出身,但來頭相當不小,有三代議員世家的家庭背景。其妻是出身政治世家、曾任五任北市議員的國民黨籍前議員李仁人,而其女郭昭巖則繼母業為現任議員。
郭瑞華自上任後,由於與議會關係深厚,北水處進入長期「西線無戰事」時期。郭任期橫跨馬郝達七年,期間人稱「雙園區媽祖婆」的李仁人一直都任市議員。由於其藍綠通吃、人脈周到,期間敢於監督北水處的議員,就僅剩如綠營周柏雅與藍營李慶元等,這類資深又較有專業色彩的「大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