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事】盧卡斯用科幻寫下迷人的政治寓言

《星際大戰七: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上映前就已有許多影評人推斷這部片將成為繼《阿凡達》(Avatar)之後,第二部總票房突破二十億美元的電影。而首映周末過後,這部星際大戰新作已創首映周末票房歷史新高,達兩億三千八百萬美元。以目前《星戰七》勢如破竹的走向看來,很有機會拿下人類史上最高電影票房的寶座。

星戰系列票房逾五十億美元

星際大戰,一個科幻故事,卻創造出無限的商機。自一九七七年首部星際大戰電影《曙光乍现》(A New Hope)上映至今,星際大戰系列電影已創下超過五十億美元的票房,周邊商品銷出超過二○○億件,深深影響著人類近四十年來的流行文化。俄裔小說家納布可夫(Vladimir Nabokov)曾說過:「科學離不開幻想,藝術離不開真實。」星際大戰的創作者,又是如何將這幻想作品從我們的現實中架構出來?
一九七三年可以說是一個動盪不安、瀕臨崩潰的時代;當時美國簽訂了讓駐越美軍全面撤出南越的協議,水門案的證據開始浮出檯面,指向尼克森(Richard Nixon)和白宮的不法竊聽行動。在中東,阿以衝突愈演愈烈、敘利亞和埃及攻擊了以色列,而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減少供油使原油價格大漲……。
在這樣的年代,一位痛恨好萊塢的堅持獨立電影人盧卡斯(George Lucas),招募了一群反主流文化的年輕視覺特效人員,在洛杉磯的一個小倉庫著手創作電影。第一部星際大戰的劇本,也就是在這年開始撰寫的。
盧卡斯曾仔細研究過北越與美軍間的戰況,他對於一個小國竟能擊潰當時地球上最強的軍事力量而感到著迷,這使他在腦海中生成了星際大戰的最初構想──「一群自由鬥士對抗一個科技強大的帝國」。

六部曲皆反應時代政治背景

他藉此在初稿中構思了天鷹座行星是一個像北越的獨立小國。而帝國是一個幻想出來比現實更惡化的美國,惡徒靠著暗殺和操控制度取得了權力。世界就在法西斯政權與革命的衝突中展開。
盧卡斯想要把他對當時世界的批判構思放入電影之中。他經常使用劇中的人、事、物來比喻現實,在星際大戰系列電影中可以看到例如西斯大帝(Dark Lord of the Sith)白卜庭(Sheev Palpatine),就是一個依尼克森為藍本所創造出來的角色。而在星戰第六部曲《絕地大反攻》(Return of the Jedi)中,白卜庭的辦公室就如同位於白宮西廂,美國總統的正式辦公室一樣,是橢圓形的。
而這六部曲的劇本隱喻都是隨著創作時的歷史政治背景而變遷。
一九九四年美國發生了在戰後最具震撼的一場期中選舉,共和黨從民主黨所主宰四十年的手上首度奪回國會。共和黨勝選後開始推行名為「與美國立約」的減稅改革制度;而在民主黨的眼中認為這是「逼美國負債」。

用潛意識手法說政治故事

盧卡斯當時正在寫星戰首部曲《威脅潛伏》(The Phantom Menace)的劇本,他開始創造出「貿易聯邦」,專門靠著腐敗政客撐腰而膽大妄為的組織。盧卡斯甚至在劇本的註記上直接用一個類似共和黨領袖的姓名來標註「貿易聯邦」的領導人。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