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核、廢核不是夢】廢核高手梅克爾 小英跟著學招?

福島核災即將屆滿五周年,災難卻仍未完結。當年,地震引發的海嘯襲擊核電廠,電廠氣爆後造成周邊形同死區的畫面,透過電視在全世界不斷播送,重啟了人們對於能源的思考。諷刺的是,災害發生的日本現今仍有恢復核電的聲音,鄰近的中國宣稱要成為核電大國;而福島核災的影響,卻讓九千公里外的德國開啟一場能源革命。
「即使像日本這樣高科技的國家,都無法百分之百保障核電的安全。」這是任內曾成功讓核電廠延役、擁核派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在福島核災後於國會的發言。她看見國內巨大的反核民意,在核災後三個月提出了能源轉型法案,並提出期程,將要在二○二五年前將核電廠一座座關閉。去年年底,再生能源占德國總電力需求比例已經達到三分之一,再生能源也躍升德國第三大產業。
德國的能源轉型之所以珍貴,是因為它擁有自己的核電技術,又是全世界最大的褐煤生產國。摒棄核能、火力發電的同時,面對的是整個經濟體的轉變。但德國之所以有機會成功,除了執政者的意志,還有在漫長歷程中不斷測試、汲取教訓,奠定下來的基礎。

【非核、廢核不是夢】廢核高手梅克爾 小英跟著學招?

而被外媒形容是「亞洲梅克爾」的蔡英文,能同樣帶領台灣走向非核家園嗎?除了執政者的意志,德國能源轉型的成功經驗,還能帶給台灣什麼啟示?前中央社駐德記者、現旅居德國的林育立,將多年觀察的經驗帶回台灣分享。

第一課:綠電優先

德國的能源轉型歷程,主要分為三階段。台灣比較熟悉的應是二○○○年的《再生能源法》,以補貼再生能源業者二十年的方式,鼓勵再生能源發展,引起全世界包括台灣在內的八十個國家仿效,更確立了「綠電優先」的原則。
綠電優先是保障綠電優先被購買、輸送、分配給用戶。林育立舉例,「風很大的時候,風車能提供的能量很多,就優先讓風力注入電網。綠電沒有邊際成本、碳排放的問題,當然能用就用。」
不只是用電的優先順序,當「綠電優先」成為立法思考時,政策思維就能配合,正式成為「產業」一部分,捲動了日後包括電力自由化的快速成長,讓綠能成為德國的第三大產業,僅次於傳統的汽車、機械。

第二課:電網建置要快

讓綠能成為產業,建立自己的產業鏈,不只擺脫了七〇%的進口能源依賴,還能讓價值鏈留在國內,「甚至也影響到國家安全,不必大量進口石油天然氣。」
但早在立法的十年前,德國就已經開始再生能源實驗。一九九○年代,德國仍然依賴核能和火力,同時,再生能源的風潮在歐洲興起,最早是在德國北部發現風電的潛力,他們開始嘗試。一九九一年,德國立法強制輸配電業者將綠電併網,保證綠電經營者的賣電收入。
「雖然價格很高,但在試驗的過程中,他們發現再生能源是可行的。」林育立指出。而德國在開發再生能源的過程中,也學到一個教訓:由於再生能源的發電特性並不若核電、火力穩定持續,是配合自然間歇發電,電網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電網沒有升級、電網容量沒有增加,不可能發展再生能源。」接續幾年,德國將電網建設放在優先順位,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的重要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