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事】狂電張景森後 仍得面對都更困境

準政務委員張景森在臉書的kuso文,讓許久不見的「都更」,再度出現在媒體版面,成為熱門的議題。在擺脫張景森個人的褒貶之餘,即將全面執政的民進黨還是得回頭面對眼前兩大都更困境:都更修法怎麼修?公辦都更誰來辦?

都更修法,怎麼修?

都更條例自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公布施行後,歷經八次修正,卻始終難為各界所滿意。
其中,部分條文被宣告為違憲,部分條文則被認為過度偏頗建商,例如:要求公有土地一律參加都更的「以小吃大」條文,攸關權利分配的權利變換階段竟然不需要同意書,以及三家估價者全由實施者指定等等。號稱可健全公辦都更機制,並強化資訊公開及民眾參與的第九次修正草案二度送進立法院,卻未竟全功。

【社會事】狂電張景森後 仍得面對都更困境

昔日提案最多,發言最踴躍的民進黨雖然已在國會取得絕對優勢,但至今仍按兵不動,五二○之後,是繼續擺爛?或開始排審「前朝」的修正草案?或先撤案再重新送審?或是廢除都更條例,另訂適用公辦都更的「都市再生條例」與適用民辦都更的「危險及老舊建物更新促進條例」?大家都在等著看。
不管怎麼盤算,底牌掀開前,以下三個爭議的課題可得先講清楚,否則修法進度又將陷入困境,原地打轉。
首先,什麼是公益性與必要性?
回顧修法討論過程,最常掛在嘴巴上的就是公益性與必要性,尤其是在文林苑強拆事件之後,要求「主管機關劃定或變更更新地區、給予容積獎勵及受理代拆申請」時,都必須以公益性及必要性為前提。問題是,什麼是公益性與必要性?誰說了算?
其次,容積獎勵是不是萬靈丹?
有專家說容積是公共財,涉及都市環境品質與公共設施承載能力,政府浮濫給容積獎勵就像浮濫印鈔票一樣,會有後遺症。遺憾的是,自從出現「一坪換一坪」的口號後,「都更免出錢」的印象就此深植人心,能不能「一坪換一坪」?甚至換更多?似乎成為都更成敗的關鍵。
其實,稍具常識者都很清楚,恩典是來自容積獎勵;今後,民進黨政府要推社會住宅,說要借力容積獎勵;推動老屋改建,也要以容積獎勵做為誘因。張景森說:「我不相信單靠獎勵的糖果,能夠推動都市更新。」的確,推動都更不能單靠這顆糖,但沒有這顆糖,都更怎麼推?就拭目以待吧!
另外,代拆不代拆?
依照都更條例規定,實施者對於應由所有權人自行拆遷,卻拒絕拆遷的土地改良物,可以申請主管機關代拆,且主管機關也有代拆的義務!因此,有人認為代拆是依法行政,且實施者的都更計畫已載明將申請代拆,計畫既經審議核定公告,主管機關代拆當然是「責無旁貸」,因而主張在附加協調機制下維持代拆條文。

公辦都更,誰來辦?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