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派系擁韓國瑜當新共主,只是暫時利益結合?

韓國瑜「被動」表態參選,也完成繳交五百萬元登記費,正式參與二○二○年國民黨黨內總統初選。韓國瑜是現任高雄市長,只能利用周六日進行競選,因此被邀請出席每周一場大造勢活動,從六月一日凱道開始,以造勢為競選方式,把初選當大選打。幾場造勢大會,站在韓國瑜旁的幾乎都是地方派系的頭頭。

公道伯棄選,地方派系轉投韓總

國民黨中常委改由選舉產生之後,地方派系大量搶攻中常委,○八年馬英九上台後,壓制地方派系、弱化中常委,甚至在中常會上設立中山會報與五人小組決策群。尤其一三年的馬王鬥爭,對地方派系更是致命一擊,地方派系缺少王金平的疏通,導致派系惡鬥,而在一四年選舉大敗。一八年九合一大選,王金平在地方派系著力甚深,尤其在韓國瑜的選舉中,王更是出錢出力。
地方派系擁韓國瑜當新共主,只是暫時利益結合?
連續幾場造勢大會,站在韓國瑜(中)旁的幾乎都是地方派系頭頭。攝影/柯承惠
但地方派系是以利益為考量,對政治利益的抉擇更是精算。這些地方派系過去都被劃分為王金平的盟友,如今王不參與國民黨初選,地方派系在郭台銘與韓國瑜兩強中選擇後者。

國民黨在一四年地方選舉大敗,一八年地方選舉則大勝,成敗都是地方派系。而一四年大敗,連勝文成為眾矢之的;一八年大勝,韓國瑜勝者為王,甚至被拱成國民黨中興之主。連勝文與韓國瑜,一北一南、一勝一敗的遭遇天壤之別。

一四年地方大選,國民黨相信三個法寶:藍綠、派系與新台幣。台北市靠藍綠激化選情,結果被柯文哲「推倒藍綠高牆」;在派系整合上,仍化解不了派系間的矛盾。那一年郭台銘也到各地下鄉輔選,與候選人合照還遠多於馬英九,更以投資為餌,頻頻開空頭支票。但最終結果藍綠高牆倒了、派系無力了、新台幣失效了,國民黨大敗而民進黨大勝。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685期〉http://www.new7.com.tw/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