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教育部、國科會「綁架」大學 高教評鑑讓教授疲於生產論文

高等教育評鑑制度實施七年,問題百出,而且就像「緊箍咒」,綁架校方對教授的要求標準、影響教授的教學品質與研究取向,更制約了大學的自主發展。教育部和國科會,知不知道問題在哪裡?

一月中,彰化師範大學教授郭麗安投書報紙,提到她在參加一位英年早逝的教授的告別式時,看到家屬拿著申請到國科會計畫的數量當作重要生平事蹟,讓她淚崩不止。

教育部政策 造就「國科會大學」

郭麗安寫道:「國科會對大學而言,不只是教授申請研究計畫經費之處,她影響了大學教授之聘用、升遷,甚至發展方向;簡言之,各大學有意識或無意識都成了國科會大學。」
「國科會大學」這個名詞,聽得教授們心有戚戚焉,教授想要升等,得看主持過多少國科會計畫;系所評鑑時,訪評委員也不忘統計系所接過多少國科會計畫;校長的績效也看學校申請的國科會計畫數量有沒有成長,國科會似乎就這樣不知不覺地操控著大學,讓教授們疲於奔命。
國科會為什麼可以有這麼大的魔力,讓大學教授從上到下都繞著國科會團團轉?這當然跟教育部的政策有密切關係。
這種說法並非空穴來風。二○○三年十月二十日,教育部首次公布「二○○二年大學、技職校院SCI(科學引文索引)、SSCI(社會科學引文索引)與EI(工程索引)論文總篇數發表統計」,等於正式宣告重研究輕教學的高教政策。

國科會績效 就是論文發表量

SCI、SSCI與EI其實都是期刊文獻資料庫,分別收錄科學、社會科學和工程學相關的上千種重要期刊。教育部統計各校教授們發表在這些資料庫的論文數量,不言而喻的,就是比高低、打分數,要大家拚研究。在大學經費多仰賴政府補助的情況下,各校自然啟動了拚論文數的戰爭。而國科會每年固定撥出的兩百多億元科學研究計畫經費,就成為各校教授們製造論文的好幫手。
國科會的使命也正是如此,攤開國科會績效報告,第一項關鍵策略目標就寫著:「推動學術研究,提升科技研發品質」,而衡量標準就是SCI和SSCI論文篇數的國際排名。像是《一○○年度施政績效報告》提到:「二○一○年我國的SCI∕SSCI論文發表篇數為二三七一五篇,全球排名第十六名,達成原預定目標。」

全球化壓力

高教陷入排名迷思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