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事】邱文達的「四日政策」喊卡 開放醫院升格,是為財團還是病患?

衛生署放寬醫學中心家數的決策,有人說是為財團醫院大開善門,也有人懷疑署長邱文達「內舉不避親」;但據民間監督健保聯盟估計,健保每年支出因此增加一百三十多億元,導致高層指示衛生署撤銷公告,四天後收回成命。

行政院衛生署與教育部在五月八日會銜公告修正「醫院評鑑及教學醫院評鑑作業程序」。這一項修正,計畫取消目前的「醫學中心家數上限」管制。
對衛生署放寬醫學中心家數的決策,醫界傳言紛紛。有人說是政府為某些財團醫院大開善門,也有人懷疑衛生署長邱文達「內舉不避親」,是為了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簡稱北醫),以及雙和醫院升格而量身訂做的決策。
不過,正當民間社團為這可能造成健保財務大失血的政策計畫反制行動時,衛生署不尋常地在母親節傍晚,公告「維持醫學中心評定家數限制規範」,並宣布將於三個月內,邀集學界及醫院代表「深入討論評估」醫學中心家數規範的相關影響,並提出配套措施,再決定未來如何研修醫院評鑑規定。

邱文達「背景」惹聯想

不論衛生署當初決定取消醫學中心家數限制的幕後真相為何,這項公告四天後又突然取消,對邱文達是一記重傷。
邱文達曾先後擔任北醫副院長,北醫經營的台北市立萬芳醫院院長、北醫經營署立雙和醫院院長及台北醫學大學校長等職,因此在邱文達接掌衛生署後,有關雙和醫院,甚至北醫爭取升格醫學中心的傳聞就不曾停過。
但是,衛生署二○一○年一月發布「醫院設立或擴充許可辦法」,以及依據醫療法規定辦理醫院評鑑,在年四月公告之「醫院評鑑及教學醫院評鑑作業程序」,已明訂一級醫療區域醫學中心上限為十九家。因此,除非在同一醫療區內的現有醫學中心被降格,否則其他醫院想要升格為醫學中心,是不可能的任務。於是,醫學中心爭奪戰在某些醫療區內就悄悄上演。
第一場醫學中心保衛戰發生在高屏區的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簡稱高醫)。高醫在○九年被查獲,婦產科前許姓主任因涉嫌配合詐騙集團詐領保險金及虛報健保費,一○年初健保局決定處分停止高醫婦產科門診及住院業務一年。高醫不服,要求爭議審議,但遭駁回。
高醫婦產科若被處分停約,醫學中心資格勢必不保。經和健保局協商,健保局以避免影響當地民眾就醫權益為由,改以「回溯」方式停約一年,但以高醫婦產科一年向健保局申請的醫療費用高達一億五千萬元,因此要求高醫必須繳回一億五千萬元。原本高醫對衛生署重罰的行政處分無法接受,但後來顧及醫學中心資格,不得不接受這一罰款。

義大醫院,志在南霸天

在這過程中,同樣位於高雄的義大醫院一直冷眼旁觀,伺機而動,高醫後來決定接受罰款,讓義大醫院失去一次升格的機會。
義聯集團設立的義大醫院,矢志要成為南台灣首要急難重症醫療醫院,因此在○八年就領先南台灣各級醫院,通過了JCI國際醫院評鑑認證,雄心勃勃。不過,義大醫院二次送件申請升格成為醫學中心,都因醫學中心家數限制而被駁回。
義聯集團總裁林義守和前高雄縣長楊秋興交情極深。在楊秋興棄綠投藍,和民進黨陳菊競選高雄市長過程,林義守不但堅定支持楊秋興,在一二年總統大選也明顯站在挺馬的立場。
或許這樣的實力和政治立場,在衛生署這次宣布取消醫學中心家數限制決策中,義大醫院升格案就成了衛生署的壓力之一。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