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事】遊走黨紀邊緣 謝長廷:我也會被鬥 兩岸未來必須「台灣人民要滿意、美國要接受、中國要忍受」

曾是民進黨兩岸政策的先行者,一直與主席蘇貞昌有著不可提情結;他認為在兩岸誰都不會消失的清況下,應該找一個雙方接受的共同基礎,憲法各表「相信對岸已經可以忍受」。

從去年開始,民進黨前主席謝長廷就積極發展與中國對話的管道。二○一二年十月,他登陸進行「開展之旅」,除了見到中國國務院國務委員戴秉國,也在祭祖時「哭」出了黨內一堆爭議。今年六月,他又赴港參與研討會,並順道轉往深圳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會面,再度引起黨內騷動,成為民進黨內最積極經營兩岸交流及論述的天王級人物。
面對國、共兩黨不斷推進兩岸間的統一進程,國民黨不斷簽署一連串將重創台灣經濟的協議,民進黨在中國政策上也無法提出替代「九二共識」的新方向,謝長廷是如何看待目前的局勢?他到底是民進黨內「賣台第一人」,還是黨內最務實看待兩岸關係的先行者?以下是謝長廷接受新新聞專訪的內容記要:

找出路

不接受九二共識

就得有新的主張

問:二○一二年總統大選民進黨落敗,很多人認為是輸在兩岸政策、經濟選民,你覺得呢?
答:從民調來看確實有六、七成民眾認為民進黨輸在兩岸和經濟。因此民進黨當然需要檢討兩岸政策,但不可能完全依照中國的意思,必須「台灣人民要滿意、美國要接受、中國要忍受」,否則兩岸就會緊張衝突。
現在所謂的兩岸交流其實是國共交流,交流的前提是「九二共識」及「一中框架」,這些在民進黨執政時並不存在,因此國民黨會全力阻止民進黨,而中國也一定全力支持國民黨。國民黨最希望民進黨擁抱理想,永遠只有三○%的支持度,國民黨就可以對中共說,「你看民進黨就是台獨」,這樣中國就只會支持國民黨。雖然這對民進黨不公平,但否定「九二共識」的民進黨確實必須尋找中國能忍受的替代方案。
我們的修憲門檻極高,換句話說憲法非常穩定,應該思考從憲法找出一條出路。這次我去香港,我的主張中國雖然沒有公開支持,但這次是我第二次去,相信對岸已經可以忍受,對民進黨來說也「多一個兩岸政策的選擇」,至少可以放在冰箱裡備用,否則到選舉時才匆忙提出兩岸政策,大家會認為那只是民進黨的選舉語言。
問:你去香港前有沒有和黨中央溝通過要講什麼話?
答:我的主張都寫在書裡,也都有送給大家參考,有些人不看我也沒有辦法。我書中從未提過「一中憲法」或是「憲法一中」,因為怕被切割說成是「一中有共識、憲法慢慢來」,就會跟「一中各表」一樣。我認為憲法既然是中華民國架構,接受憲法就好了,外界也可以說這個架構就是「一中架構」,大家可以各自解讀,但憲法就是憲法。

看方法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