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事】馬英九保不了陳裕璋 曾銘宗時來運轉 金管會能否走出「衙門」悶鍋?

陳裕璋是任期最長的金管會主委,卻也最惹人嫌,甚至被批為經濟進步絆腳石,馬英九終於保不住愛將了!藍綠橘通吃的曾銘宗與馬英九淵源不深,溝通能力卻受業者肯定,金管會汙名就看他能否洗刷。

在千夫所指之下,金管會主委陳裕璋下台了!

這位在位最久,也是唯一跨屆的金管會主委,才在去年將金管會從過去的合議制改為首長制一年而已,卻因為連日來,被網路家庭董事長詹宏志、行政院政務委員薛琦等人公開指謫,加上七月初,財經立法促進會的學者專家黃達業等人,在面見馬英九總統時,直指陳裕璋是阻礙台灣經濟進步的「絆腳石」,馬英九為平息民怨下,不得不撤換「愛將」。
算一算,陳裕璋在位三年多,是金管會從二○○四年成立以來經歷六位主委中,最惹業者「嫌」的;金融業者對他怨聲載道,上市櫃公司認為他不近人情。為守住馬英九「清廉」的分際,他絕不私底下會見業者。○八年總統大選時,還引發馬英九「鐵票」的金控業老闆連番抗議,揚言若不把陳裕璋換掉,他們就不投馬英九,急得陳裕璋主動出面邀約金控老闆喝酒博感情。
不僅銀行業者氣他,壽險業者更是把他恨得牙癢癢的,台灣因低利率環境,讓壽險資金無處可去,投資商辦成為資金的主要出路,陳裕璋卻不斷限縮壽險資金不准買房地產,即使開放投資海外房地產,卻要求一國以一棟為限,還指名不准投資日本、香港、新加坡。

陳裕璋「綁手綁腳」顧人怨

有業者表示,日本才剛從經濟谷底翻身,卻被金管會認為房價「漲太多」,他們深表不解。陳裕璋對業者「綁手綁腳」的做法,已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雖然有金融業者認為,他這一年來金融開放的腳步有加快,但似乎挽回不了積怨已久的「民心」。
「陳裕璋重用金檢局局長鍾慧貞,把金管會變成『黑函治國』的機關,」一位金控主管私下說,任何公司的員工只要對主管不爽,就可寫黑函到金檢局告狀,使得金管會黑函滿天飛,金檢局幾乎事事「照查」,從小到公司年節送禮的對象、到二千元的收據都要管,即使業者主動報告內稽內控的缺失,金檢局都要拿來罰款,還動不動就進行金融業金檢。
金管會把原本監督金融體制的機構,變成專管公司治理的「衙門」,只管小事,不理大事,甚至把業者提出的案子,都先往「壞處」想,就像第三方支付,他們為了怕客戶儲值後,該儲值公司倒閉,或發生舞弊案,立意雖然良善,但「把大家都當賊,把金管會的位階做小了!」
不僅如此,行政院同僚包括經濟部、掌管金融的政務委員薛琦與科技業務的張善政,對陳裕璋都頗有微詞,不斷「卡」住政策。因此,在「悶」經濟的當下,只管「防弊」做不了「興利」的陳裕璋,終將走到下台一途。但陳裕璋對外透露,他的去辭是因為「個案」監理而非制度歧見,似乎直指阻擋台新金購併彰銀而引發的效應。

曾銘宗藍綠橘「政通人和」

馬英九的嫡系閣員陳裕璋下,換上可以遊走藍綠橘三黨的曾銘宗。他處事圓融,溝通能力頗受業者讚賞,今年五十四歲的他,更是當前最年輕的金管會主委。
曾銘宗的官運不差,他在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擔任省長時代,被認為是宋楚瑜留在行政體系的唯二金融種子,另一位是華南金控董事長劉燈城。而曾銘宗又比劉燈城年輕了十一歲,被公認是最年輕的金融官員。
四十八年次的曾銘宗能夠嶄露頭角,全都拜恩師、前司法院長賴英照大力提拔。早年在財政部關政司擔任科員的他,隨賴英照赴省政府財政廳,不到四十歲就出任省財政廳天下第一科的二科科長;凍省前,又被時任副省長的賴英照推薦到合庫擔任副總,就因為太年輕就空降,被當時合庫產業工會大反彈,卻在三年後,升任合庫總經理,那時已是民進黨陳水扁執政的時代,他才四十二歲。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