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專欄】南方朔:我為什麼參加「一三三公民罷免運動」

今天台灣在倒退,社會在敗壞,人心在不滿。但卻沒有造成統治者的反省。民主選舉制度,異化成了民主獨裁及民主暴政,要打破這種惡性的民主制度,一定要從罷免立委開始!

二○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我不幸腦部小中風,我中風的程度屬於中度,走路和寫稿都極勞累不便,中風後我已極少參加公開活動。
但就在前兩天,承蒙好意,中研院的黃國昌先生打電話來,邀我加入「憲法一三三公民罷免運動」的發起,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下來。理由不是別的,今天的台灣已和清朝末年愈來愈相似,國家日益無能貪腐濫權,早已國不成國,許多人也家不像家,台灣已走到歷史上很難見到的大退化的方向上,現在已到了公民必須站出來救台灣的時候。
而救台灣的第一步,就是瓦解當今國民黨那個控制政權、也綁架了國會的那個結構,只有對共犯的立法委員發動罷免,他們才會感受到公民不滿的壓力,當立法委員有所忌憚,脫離那個吃人夠夠的共犯結構,馬政府才會有所收斂。

台灣人民必須自救,我會欣然參與

「憲法一三三公民罷免運動」只是公民救國的一種形式、一個開始。台灣人民已必須站出來自救。甚至如果有知識分子願意站出來,主張台灣的茉莉花和平非暴力革命,我也會欣然發起、參與!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本質上是個非政治人。我真正喜歡的是文學、哲學、文化藝術等問題方面的閱讀和思辯。但近年來,由於台灣國是日非,已逼使我不得不向公共領域轉移。我發現到,馬政府不思考不研究,因此錯誤的政策不斷,空頭支票也亂開。
馬政府由無能開始,最近這一年已變為貪腐濫權,於是台灣經濟倒退,已快成為亞洲之末;核四等案、服貿協議等更是濫權到了極致;至於大官的貪腐不斷,《會計法》的貪汙除罪化、苗栗大埔案,更顯示上級官威已告蕩然;而由毒澱粉事件、狂犬病的出現,則顯示政府的無能,已使社會的公共管理日益敗壞。整個台灣的上、中、下三個層次都在大幅度退化中。

人心不滿,沒有造成政府反省

而我們都知道,當一個國家在退化,這種累積出來的不滿,就會以一種不可預測的方式在某個事件上爆發。台灣的「二二八事件」在一個女菸販林江邁被毆案爆發,埃及的「茉莉花革命」,也是一個水果小販之死所引爆。台灣的洪仲丘命案,它之所以會造成二十五萬人集結,乃是洪案已發揮了凝聚人民不滿的催化劑角色。最近我和好幾位媒體界的元老見面,大家即認為洪仲丘案的二十五萬人,已是「台灣茉莉花革命」的微型預演,離大型上演的時間已不再遠!
因此,今天台灣在倒退,社會在敗壞,人心在不滿。但這並沒有造成統治者的反省,原因乃是:
(一)台灣的統治者手下有龐大的宣傳機器和筆隊伍及嘴隊伍,明明不對的事情,他們都可以硬拗成似乎有道理,而且它的宣傳機器很擅於抹黑別人,使人民的意見無法聚焦。
(二)國民黨非常善於利用鞏固領導中心這種操作手法,藉以形成危機意識,用這種假意識來綁架它的國會議員和群眾,命令他們必須效忠。能效忠就可分配到利益,權位即可確保;拒絕效忠,可能就立委難保。馬政府之敢於一意孤行,不理會民意,就是它有龎大的黨紀機制所致。而且他們相信,現在的領導人雖然民意支持度已掉到只剩十三趴,但下次選舉,換個親信,經過宣傳機器好好包裝,照樣可以選上,他仍是實質的掌權人。

罷免,瓦解「民主獨裁」的暴政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