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專欄】南方朔:我為什麼參加「一三三公民罷免運動」


民主選舉制度,在台灣早已異化成了民主獨裁及民主暴政,只不過是選出個民主皇帝。要打破這種惡性的民主制度,一定要從罷免立委開始。當立委被迫站在民意這一邊,它的黨意命令才可能改變,台灣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而不是偽形的、專制的民主!
因此,今天的台灣已需要一場新型的公民民主運動。台灣只有憲法、只有民主選舉是不夠的,罷免和創制等權利,已不能只是憲法裡聊備一格的幾句空話。台灣人民已需要真正的民主心靈轉型,公民不能再信賴權威。當人民對他們不信賴,而且願意隨時站出來反抗,這時他才會做出對的事情。當一個體制有太強的黨性和命令的服從性,這就只會養成統治者一意孤行、吃人夠夠的惡習。今天台灣已大幅倒退,民主已成了暴政,這乃是公民縱容所致,現在已到了公民們收回對他們的信賴,從罷免立委開始,瓦解那個濫權機制的時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