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事】曾銘宗大開放 陳裕璋人馬走人 鐵娘子鍾慧貞、協調高手吳當傑轉職

突如其來的升官,讓曾銘宗步步為營,看在金管會官員眼裡,心裡十分清楚那個嚴格執法的金管會年代過去了,曾銘宗將更明顯地興利、大開大闔,內部已在調整態度及做事方式,適應新的金管會。

九月五日傍晚,金管會十四樓正熱鬧舉行副主委吳當傑的歡送會,會議室裡擠滿了金管會各局處的官員、媒體。同樣的地點,八月底才歡送前一任金管會主委陳裕璋,當時那個金管會團隊,現在正逐漸重組、改變。
陳裕璋努力了一、二個月,依舊無法扭轉被通知去職的命運。原本已打定主意要接任台灣金控董事長的曾銘宗,卻意外在官場上更上一層樓,成為金管會主委。也因為突如其來的升官,讓曾銘宗更步步為營,先前任何一個造成陳裕璋「滑鐵盧」的可能因素,曾銘宗都會盡可能避免。
曾銘宗上任才一個多月,就已解決第三方支付、自由經濟示範區等爭議。雖然嘴巴上說不介入台新金控與彰銀案,私下仍交代吳當傑去協調彰銀董事長陳淮舟,暫緩更動彰銀總經理人事權的提案。陳裕璋拖著不肯放的現股當沖、擴大平盤下放空,曾銘宗也在九月三日無預警鬆綁,更甚者是不強制要求券商對現股當沖預收保證金。
而陳裕璋團隊已箭在弦上的問題壽險公司接管計畫、保單限額理賠政策,也被曾銘宗以台灣社會恐仍不成熟到可接受保單不全賠為由,暫緩整套計畫。

吳當傑接政次,不再苦守寒窯

這些變化看在金管會官員眼裡,心裡十分清楚那個嚴格執法的金管會年代過去了,現在是重視輿論、盡可能開放興利的「新金管會時代」,過去陳裕璋時期的「紅人」,不是轉趨低調,就是只能選擇離開。
吳當傑曾是陳裕璋團隊裡主要負責對外協調的第一把手。身段柔軟、善於溝通的他,每日就是奔波在立法院、監察院、行政院等各單位,但由於證券專業背景與陳裕璋相似,又同樣是出身證期局的高階首長,他並不算是陳裕璋團隊的紅人,幾次如證交所董事長、總經理、櫃買或公股銀行高層出缺,陳裕璋都未同意讓他外放。
原本外界以為政務副主委李紀珠在年初轉任中華郵政董事長後,吳當傑有望升任政務副主委,但後來由政大教授王儷玲以黑馬之姿殺出,且過去王儷玲曾是陳裕璋在第一金董事長任內的董事,陳裕璋無意拔擢吳當傑的耳語不脛而走。
這次曾銘宗回鍋金管會並高升為主委,更打擊吳當傑。
四十七年次的吳當傑是曾銘宗中興財稅的學長,比曾銘宗更早升任金管會局長,但曾銘宗去外頭晃了一圈,早就升任財政部政次,這回又當上金管會主委,讓五年來一直守著金管會常務副主委位置的他心中有諸多感觸。再加上曾銘宗身段也柔軟,與媒體及立法院等的溝通可能比他更拿手,諸多考量下,吳當傑決定接下財政部政次的位置,離開自己苦守多年的寒窯。

鍾慧貞黯然去職,金融圈「放鞭炮」

在吳當傑的歡送會上,臉上表情最不自然的,當屬退休消息已曝光、接受曾銘宗「建議」接下證基會董事長一職的鍾慧貞。她一開始不願意代表檢查局向吳當傑獻花,眼神也一直不願投向曾銘宗與吳當傑方向,靜坐台下,卻被檢查局副局長王儷娟無心一句:「我們局長心情還未平復。」逼得她跳上台解釋,但去職的不甘及尷尬仍溢於言表。
金管會官員私下表示,鍾慧貞與陳裕璋在「除弊」觀念上最為契合,陳裕璋時期,檢查局幾乎是橫著走,拿著金檢缺失要求銀行局、證期局、保險局辦人,甚至建議處罰方式。
鍾慧貞是金融圈著名的「鐵娘子」,她在擔任檢查局長期間,把金融業當做「小偷」管理,常常三不五時就要金檢,小到請客送禮的細目都要管,還常常翻舊帳,把過去數年的案件拿出來罰。就有金融業主管說,「金管會不管大方向,都管金融業的小事,簡直變成是每家金融業的稽核了,」因此,這次鍾慧貞的去職,讓金融圈都想「放鞭炮慶祝」,顯見金融業對她的不滿。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