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馬英九心中的魔鬼 當自己心中的潘朵拉寶盒被打開

九月政爭中,馬英九不惜毀憲違法,也要除去他心目中的政敵,真正的問題在,他的心中還住著黑暗年代的魔鬼,反本土、反民主、反自由,這三隻魔鬼在總統心裡被壓制著。

馬英九一定很納悶,好不容易逮到關説案,本想穩贏的,竟然搞到頭破血流,一敗塗地。不但對手沒有倒下,連輿論、民調、甚至法官都站在對立面。這是怎麼回事呢?
馬英九之敗,原因在:不近人情,用力過猛,濫權監聽,挑撥對立。但是深層的原因是:他的心中住著魔鬼。

挑撥藍綠,下場卻是藍綠皆反

馬英九趁對手嫁女兒時發動突襲,自以為聰明,卻讓天下人搖頭,如此不近人情,是為「眾叛」。他親自開記者會,親自逼迫考紀會開鍘,卻不容對手申訴,像失去平衡的暴君,用力過猛,是為「親離」。
以為一句「大是大非」就可不顧人情事理,完全脫離台灣社會的認知。馬英九也許不是外星人,卻絕對是永遠的外鄉人。
由於馬英九的縱容,甚至可能是指使,特偵組才敢濫權監聽。不但讓人人自危,而且破壞了民主制衡,儼然已是威權復辟。他料想不到的是,人民對於被監聽一事,竟然如此反彈。
馬英九認為關說案是大是大非,卻放過自己特別費案的關說。選擇性的正義,當然會被質疑是政治鬥爭。他又特別強調王金平是「幫反對黨黨鞭關說」,企圖挑起藍綠對立,動員鐵票來提高低迷的支持度。卻沒想到,這次沒人埋單,上街嗆馬的竟然不分藍綠,這才是最讓他納悶的。

分期付款走民主,餘款未清

從威權到民主,是世界的潮流,但各國轉型的方式不一樣。英國、法國、美國都經過革命,跟過去一刀兩斷。台灣是和平轉移,好處是沒有刀光劍影,壞處是剪不斷理還亂。應該捍衛民主價值的總統,以前是民主殺手;應該保護人權的司法官,可能是威權時代的劊子手。一次付清式的革命被分期付款式的改革所取代,民主的鞏固只能依靠時間的淘汰以及人民的智慧;而且一不小心就可能民主倒退,威權復辟。
九月政爭中的濫權監聽,就是威權遺跡的出土。黃世銘說掛錯缐,當然是謊言。看看他跟劉櫂豪立委的對答就知道:
劉櫂豪:如果申請監聽職棒簽賭,卻發現有人販毒,可以不另申請而繼續監聽嗎?
黃世銘:一般實務上不必另外申請。
劉櫂豪:你是根據那條法律?
黃世銘:我們部裡有頒布一個規定……。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