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殺墨中重生 當代藝術家洪根深

許多藝術家,終其一生都只活在自己的封閉世界,而洪根深的作品除了反映他內在的情感,更與社會發展緊密結合,他就如同一位入世的修行者,藉著畫筆記錄與修復內心對社會的情感。
1946年次的洪根深自幼就展現對繪畫的熱中。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隔年,他出生在澎湖。先前2位兄長因白喉病在幼小時就相繼過世,他也曾輾轉病痛之苦,幾度在生死間擺盪,脆弱的體質讓洪根深遲至9歲才進入小學就讀;倖存的生命,也讓他在家庭中備受溺愛。

從殺墨中重生 當代藝術家洪根深

小學四年級成為報紙頭條人物
那個年代,父母親大多不樂見小孩往繪畫之路發展,尤其洪根深的父親與祖父都是公務人員,更希望他能有相同的職涯規畫。但偏偏洪根深從小就愛畫畫,而且非常愛現地把圖畫張貼在自家門口,父親因憐惜愛子,寬容看待他的興趣,因此反而意外地鼓舞了洪根深的創作欲望。
光復後的澎湖村莊有非常多駐軍,這些軍人常到洪根深家串門子,也都知曉洪家有個愛畫圖的男孩。「大約是小學四年級的秋日時節,有位士官朱恆耀登門拜訪父親,巧見牆壁上的作品,十分讚嘆,這位士官是每年都會接受蔣介石總統召見宴請的「國軍克難英雄」,他便興起念頭,請洪根深繪畫蔣介石伉儷的肖像,年底北上時獻給總統。
蔣介石總統收到這麼特別的禮物,非常開心,立即頒發洪根深在當時算是高額的台幣500元獎金,及全套油畫用具,還外加一套世界寓言套書。這個事件,讓洪根深的名字登上報紙頭版,一夕竄紅,奠定了他一心繼續畫圖的動力。
後來他進入馬公中學,遇見了兩位優秀的繪畫老師,他們分別在國畫與西畫領域各有專長,求知若渴的洪根深從他們身上吸納了更充足的技法,因而順利考上了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
1974年,洪根深認識詩人朱沉冬,共同組織「心象畫會」,後來又結識羊令野、羅門、楚戈等台灣現代詩人,這派人馬儼然成為南台灣文化界的活躍份子。
因為與詩人的交集,洪根深在日後在繪畫的布局上更增添了詩意,甚至經常自創詩詞。這些不經意的詩詞創作不只奠定了日後從事藝術評論的文字功力,甚至在2007年時還出版了《丘壑痴狂》詩集。在這本詩集的序文中,作家路寒袖形容洪根深:「丘壑大如宇宙,痴狂本是人生。『丘壑痴狂』其實就是一位畫者的生命歷程紀錄。」
藝壇名家蕭瓊瑞則說:「相較於為人熟悉的洪根深沈鬱、愁苦、糾結的現代水墨,他的詩作呈現一種舒坦、柔情、歡愉的本質。」

從殺墨中重生 當代藝術家洪根深

刻畫人間的孤寂
時空再回到1970年代中,當時台灣接連歷經中美、中日斷交、退出聯合國,以及美麗島事件,藝文界開始瀰漫著濃郁的反思氣息,鄉土自覺意識高漲,藝術家紛紛以傳統農業社會、老式建築、廟宇、勞動者與市井小民作為創作題材。洪根深也開始透過作品對環境、人性進行關懷和批判。他回到離開已久的故鄉,將記憶中的每一個角落真實地呈現在畫布,漁村、廟宇、老屋、勞動者及神像都躍然紙上。這段時期的洪根深認真速寫人物,畫面多半是生活的寫照,神情的刻畫盡是人間孤寂的一面。
雖然鄉土題材在當時非常普遍,但洪根深的畫展依然引起媒體熱烈報導,尤其是懷鄉的人物素描,還深獲藝評人肯定。
但在正式展出一次人物主題水墨畫展之後,洪根深意識到「懷鄉」已成為一種濫情,不該繼續在當中打轉,於是他將關懷的視點再放大,改而關注1987政治解嚴之後的社會議題與千奇百怪的美術型態和主張,舉凡暴力的、荒謬的、色情的、反中國大陸的、反本土的,眾聲喧嘩,特別是政治化的題材最受新生代藝術家喜愛。台灣美術界幾乎和其他領域的人士一樣,進入了泛政治化的時期。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