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潛‧紀實‧《海》

揹著水肺潛入海底,用影像記錄台灣海域近30年,觀察到生物數量銳減超過一半,每次下海都像是為生物拍攝遺照。
台灣四面環海,身為海島的子民,卻總是要到其它國家的海域,才能找回記憶中台灣海洋的樣貌。
生態紀錄片導演柯金源,總是想要再做點什麼。於是他以鏡頭紀實,製作出59分鐘的紀錄片《海》。沒有旁白、沒有音樂,就像一首無聲的交響詩,希望大家能夠重新凝視,曾經屬於我們的海洋。
登船、出海、穿上潛水衣、背起水肺、備妥水中攝影裝備、測試功能,而後縱身一躍跳入大海。在變化的洋流中吐納,看著呼出的空氣化為氣泡,緩緩上升。
沉潛‧紀實‧《海》
蹦火漁業即將失傳,柯金源記錄金山磺港漁港這項古老的捕魚方式。
自1990年起,紀錄片導演柯金源的日子,多半都是這樣泡在水中度過的。
長時間關注生態議題,柯金源的鏡頭記錄了不少海平面以上、關於我們土地的故事,但是一提到海洋,他承認自己的關注與熟悉是多了一點,尤其是看到台灣海域生態的獨特性,以及在20年間發生不可恢復的劇變,有種無以名狀的憂心。

重新.凝視海洋
出生成長於彰化伸港靠海邊的農漁村落,柯金源對於海洋環境自然有著一份獨特的情感,他選擇以「時間軸」的概念拍攝,「田野調查」的方式記錄,為大海發聲。
由於早期必須使用底片式電影攝影機,吃光重、對焦時間長,影像記錄在水面下是相對困難的。直到數位式器材的出現,才改變拍攝模式,提升了畫素品質。
雖然柯金源多年來拍攝過許多珍貴影像,也陸續製作成專題在公視《紀錄觀點》與《我們的島》節目中露出,他心中仍有一個未竟的使命,希望製作出一部完整的海洋紀錄片,可以重現環境與變遷,於是萌生了重拍的計畫。
這個計畫在2009年啟動前製企劃,2010年開拍,以高畫質新式機器拍攝長達5年的時間,終於在2016年初推出,一部集結了35段鉅觀式生態影像的海洋紀錄片《海》,於公視紀錄片平台首次播出。
沉潛‧紀實‧《海》
隨潮汐漂來的人造垃圾,突兀的掛在蚵架上,柯金源用鏡頭記錄海洋生態遭受到的傷害。(莊坤儒攝)
紀錄片第一幕,龜山島的海底熱泉噴湧而上,無數氣泡在海床上滾動推擠的聲音,成為影片開場的唯一的音源。
柯金源說,「這樣的海底火山在全世界是很少見的,台灣旁邊的海域就有了,我們除了錄影,也錄音記錄下海底噴泉的活動,讓大家感受台灣確實是一個變動的島嶼,我們動態十足。」台灣每年有感地震超過2,000次,是一個地震頻繁的島嶼,柯金源希望藉由紀錄片的開場白,讓觀影者了解到這樣的動態性,其實是源自於海平面以下的世界。
串接起35段影像的海洋組曲,依序呈現出地質歷史、生物演化、人類生存、生態環境的崩壞與復原……,每一段影像各自代表不同的故事,也以明星物種來傳達敘事意象,「二十幾年來的觀察累積,才有《海》的呈現,與其說是紀錄片,不如說這是一段具有故事性的引言。」柯金源跨越時間尺度,記錄線性觀察。

靜心.聆聽海洋
關於海的拍攝與後製,柯金源這次選擇了吃力不討好的方式來表現,沒有旁白敘述,也沒有配樂音效,純粹只留下海底的聲音。
「純粹只用真實的影像與漁人對話來呈現,是希望大家能以更沉靜的方式來凝視影像所傳達的資訊,如果加入音樂、旁白,閱聽者情緒被感染,可能減低了我希望大家凝視的意涵。」柯金源表示,多數人沒機會縱身入海,沒「聽」過螃蟹走路、魚類的叫聲、以及鯨魚呼喚寶寶的語言,他希望提供另一種聆聽海洋的方式,「這也是提供平常大家比較少閱讀的方式,去閱讀海洋豐富的生命樣貌」。
公視《我們的島》製作人于立平談起製作過程,表示《海》的初始企劃是考量物種的各個家族,以及人類的守護,這種呈現手法很討喜,也具有教育意義,「但柯導認為這樣的呈現不夠原創,他希望在東方的環境美學中,能多一些原創精神,他說,如果台灣的作品在國際上要發聲,原創性會是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