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遊彩墨間 黃光男的藝想世界

初春的周六午後,陽光灑落街道,映襯在台北市安和路上的心晴美術館,喧騰的聲音傳了出來,仔細一看,政界、學界、藝文界的名家匯聚一堂,一時之間群賢畢至,藝術家黃光男的畫展「光‧彩──時空影舞」熱鬧開幕。
黃光男1944年出生於高雄農家,雖然家裡清貧,但黃光男的父母愛好花藝,家中布置漂亮的庭園、祖母巧手編織的斗笠,涵養了黃光男的美感。就連太太第一次造訪他家時也驚訝的表示,「你家不是很窮嗎?怎麼會有那麼漂亮的花園」。
身為長子的黃光男,自幼就協助農事,洗衣、燒飯、照顧弟妹全部包辦,家境貧困的他只能利用農耕時間念書,「插秧時我帶著書,插完一排趁機抬頭念一點,再繼續耕作,」農事辛苦而寂寞,所以田間的水鳥、蚯蚓等動物都成為黃光男的朋友,「一個人在田裡沒人說話,我只能跟動物們聊天啊!」黃光男笑說。
就是這些汗水交織的童年時光,養成黃光男敏銳的觀察力,身處大地,感受環境中自然之美與無窮的生命力。從田裡望過去,八卦山、半屏山、大武山,層層疊疊的綠,有深有淺,「那畫面實在太美,讓我很想將心中的感動畫下來」黃光男說。
優遊彩墨間 黃光男的藝想世界
高屏溪水潺潺流
優遊彩墨間 黃光男的藝想世界
晨曦祥瑞
家貧的他買不起畫筆,以沙為紙、樹枝當筆,隨手將眼前的景象畫下來,在真正碰到畫紙之前,繪畫這件事早已在黃光男的生命中演練過無數次了。談起第一次在畫紙上作畫,是黃光男小學四年級,當時老師在黑板上放了一張蔬菜畫請同學們臨摹,黃光男不到十分鐘就畫完,開始畫其他東西,老師看到了就是一陣責備,直到黃光男從抽屜拿出自己的作品,還被老師懷疑是別人畫的,「老師不相信我畫那麼快,對他來說,這是要畫一堂課的呀。」黃光男表示。
從此之後只要學校畫壁報都找黃光男繪製,甚至同學們的美術作業,也都是黃光男一個人畫好幾張,「有時候我幫同學畫的,分數還比我高呢!」黃光男笑說。
初中的啟蒙恩師蔣青融看到了黃光男的繪畫天分,民國49年3月18日,這個改變黃光男一生的日子,他至今想起來仍記憶猶新,老師請黃光男到家裡作畫,並主動將作品送去參加比賽,得到全屏東縣第二名。這對黃光男來說是莫大的肯定,從此黃光男便奠定了朝美術繪畫發展的志向。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師
童年農忙生活的記憶,養雞餵鴨、插秧除草等,這些辛苦的汗水全成為滋養黃光男創作的養分,農村常見的水鳥、雁鴨……都透過他的畫筆躍上紙面。黃光男的代表作品以庭園花鳥為主,傳遞大地豐饒,台灣的質樸良善。例如《晨曦祥瑞》就是描繪他自小生長的大貝湖畔,水邊野鳥的生意畫面,「小時候不管日子再苦,只要看到日出,就會讓人充滿希望。」黃光男感性地說,《玉荷名品年年喜》畫面中一棵結實纍纍的大樹,喜鵲、蜜蜂環繞四周,充滿豐收的喜悅,將台灣寶島的物產豐饒表露無遺。
優遊彩墨間 黃光男的藝想世界
旭日東昇
優遊彩墨間 黃光男的藝想世界
百花競秀 在萱庭系列中黃光男細細描繪母親庭園裡的一花一草,表達對她的深深思念。
優遊彩墨間 黃光男的藝想世界
菩提春風
黃光男的畫作總是滿滿詩意,帶有濃厚的人文情懷,他擅長觀察生活周遭景物變化,感受社會脈動。相信學無止境的他,在任教多年後,又重返校園進修,從高雄師範大學國文系學起,之後更南北奔波,每天清晨從屏東搭第一班客運赴台灣師範大學修習美術研究所。醉心於中國文化的黃光男,認為「傳統為現代之母」,他深入研究中國古典文學,鑽研唐、宋、元等各朝代的藝術發展。甚至在擔任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期間,繁忙的公務之餘,搭飛機北高兩地往返攻讀文學博士。黃光男揉合文學與藝術,造就了他創作裡深厚的東方文化底蘊。
除了東方的傳統文化,黃光男在擔任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期間,多次造訪世界各地知名的美術館、博物館,在國外受到現代主義、達達主義的衝擊,大開眼界,不僅將這些風格帶回美術館,更影響了他的畫風。黃光男將西方繪畫的觀念,舉凡佈局方式、色塊的堆疊、幾何線條的呈現等帶入自己的創作,畫作從寫實而逐漸抽象。例如「光影」系列裡《旭日東昇》、《山嶺耀金》等作品,黃光男以大面積的黑色為背景,將樹影、太陽等欲描繪的素材,用紅、白、金等色以簡潔的幾何圖形呈現,畫面活潑而奔放。

寓情於畫
「每一幅畫都代表了一個故事」,黃光男將感情寄託於畫筆,萱草在中華文化中代表了母親,大地之母孕育了豐收。2015年遭逢喪母之痛,黃光男因而創作「萱庭」系列,描繪了母親在庭園裡種植的花草,藉以表達他對母親的感謝與深深的思念。
黃光男的創作除了個人情感的抒發,也有對社會現象的回應,此次展覽中首度曝光的「天問」系列,靈感發想自中國古典文學《楚辭》。屈原對於官廷政治的徬徨,人生觀的動搖而創作〈天問〉;黃光男則有感於社會變遷,內心有許多的疑問與吶喊。他以黑墨為基底,奔放的運用大量色彩,層層堆疊,創作出中國五行《金》、《木》、《水》、《土》、《火》,最後再以中國傳統代表上下及東南西北四方泛指天地宇宙的《六合》作結;在社會事件頻傳之時,人相對於宇宙是何等的渺小,象徵創作者看淡得失,也懷抱希望。

優遊彩墨間 黃光男的藝想世界
優遊彩墨間 黃光男的藝想世界
藝術家黃光男的畫展「光‧彩──時空影舞」開幕酒會上,文化總會劉兆玄會長(左立者)、前排左起:故宮馮明珠院長、文化部洪孟啟部長、中國醫藥大學黃榮村教授,一同與會為畫展增添風采。(古金堂攝)

時時創作,筆不離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