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與歌的對話──走在回家路上的羅思容

「田園女聲」、「最佳客語歌手」、「客家女性創作人」……等稱號,似乎都不足以定義羅思容。
這一位「半路出家」的創作人,以詩、畫、音樂為媒介,傳達她回歸生命、鄉土、自然的想望與態度。即便《攬花去》專輯讓羅思容一舉拿下第23屆流行音樂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與「最佳客語專輯」殊榮,但如果一定要找一個鮮明的定位,她希望撕去「客家」的標籤,選擇一條更寬廣的「詩歌」與「女人」之路。
且聽這位女性創作人,如何以如詩的歌謠,與生命激昂對話。
工作室位在居家頂樓,羅思容在露台上養花蒔草,一個看似不大的空間,竟種了百餘種植物,而放置屋中的一盆喜好陰濕的蕨類,彷彿獲得特別滋養似地,長得恣意張狂。
茶桌上待客的醃漬葡萄乾,是羅思容親手以花雕酒、松針醋泡製而成的,強調健康、自然、無添加。
走進羅思容這一方創作天地,一種屬於陰性的、自然的、生命力旺盛的、不斷追求平衡的生命符碼,昭然若揭。「我希望能夠還原到比較自然儉樸的生活方式,不盲目追逐」,她說。

孤毛頭與其成員
2007年,羅思容47歲初試啼聲之作《每日》,一鳴驚人,引起各方關注。
2011年出版的第二張專輯《攬花去》,更橫掃流行音樂金曲獎、金音獎、華語音樂傳媒大獎、華語金曲獎……各大獎項。音樂評論人張鐵志盛讚其是:「客家老山歌與美國藍調傳統的精彩對話」。
去年,羅思容突破客家女性的框架,選擇12位跨世代、跨族群的台灣重要女性詩人,包括陳育虹、杜潘芳格、顏艾琳、馮青、阿芒、張芳慈、零雨、阿翁、利玉芳、蔡宛璇、隱匿等,將其詩作譜曲歌詠,製作國、台、客語三聲帶專輯《多一個》。

詩與歌的對話──走在回家路上的羅思容
詩與歌的對話──走在回家路上的羅思容
羅思容出版的作品不多,卻張張受矚目。
此專輯獲得第16屆華語音樂傳媒大獎「最佳民謠音樂人獎」,廣播人馬世芳推薦表示,以詩入歌不是容易的手藝。「那幾首帶著藍調韻致的詩歌,他們像地心冒上來的湧泉,那是靈魂深處才有的熱度。」
半路轉業、中年成名,羅思容坐實了她「孤毛」本性。
「孤毛」是客家用語,以一種近乎狎暱、諷刺、打趣的口吻,來形容人桀驁不馴、變鬼變怪。「變鬼變怪、自由自在」這是羅思容下的註解。她有一首歌曲名就叫〈孤毛頭〉,歌詞寫道:「山上有幾百幾十隻的猴子,你的內心就有幾百幾十隻的猴子,變鬼變怪,自由自在……」。
「孤毛頭」於是也成了個性鮮明的樂團名。5名成員中除了作詞、作曲、主唱一手包辦的羅思容外,還有弦樂器陳思銘、吉他手黃宇燦,以及民謠口琴手傅博文,大提琴陳主惠。
雖然創作的原型來自羅思容,但既然要成為一首眾人聆聽之歌,就少不得集思廣益的修飾或鋪陳。「每位團員、聲音都是主體,大家一起討論,表現自己,也聆聽別人。」羅思容說,在一遍遍的磨合、聆聽後,團員間培養出十足的默契。

巫性的解放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