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藝.趙德胤 影像敘寫故鄉 成就電影夢想

「感謝台灣的裁培!對當時在緬甸的我來說,『能來台灣』是個像中樂透一樣的命運安排。」甫於威尼斯影展獲頒歐洲電影聯盟最佳影片大獎,《再見瓦城》導演趙德胤發文寫下了他對於台灣的感謝。曾以電影《冰毒》代表台灣角逐2015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入圍資格,而今再以新片《再見瓦城》入圍2016年威尼斯影展正式競賽獲頒大獎,屢次登上國際舞台,領獎時趙德胤總是說,是台灣自由的創作氛圍,給了他拍電影的養分,雖然他原本不是學電影的。
多數作品以緬甸僑民悲歌為題材,導演趙德胤在台灣電影圈已然是一種獨特的識別碼。
影藝.趙德胤 影像敘寫故鄉 成就電影夢想
甫以《再見瓦城》榮獲威尼斯影展「歐洲電影聯盟大獎最佳影片」,趙德胤說:「是台灣給了我拍電影的養分。」(林旻萱攝)
自8年前大學畢業製作短片《白鴿》開始,便不斷的以台灣導演身分在國際影展嶄露頭角、獲得注目。當年趙德胤就讀於國立台灣科技大學設計學系,雖不是電影本科系,教授看見他的長才,讓他以影片製拍完成畢業製作,而從此每年至少兩部的短片、紀錄片、長片作品產出,趙德胤從未停下拍片腳步,綿密而計畫性的操練著自己。

為糊口、自學電影
「我曾經用著很土法煉鋼的方法嘗試做電影。」趙德胤回憶起當初開始拍片,其實目的只是為了賺錢。
大學時期獨立接案,拍攝婚禮、畢業典禮,剪接、配樂都靠自己摸索。大四時擔心畢業製作過不了關,可能被趕回緬甸,於是他到中央圖書館與國家圖書館把所有的關於電影、導演的書籍借回來看。研究所時期住在研究室,拆掉燈管每天租DVD觀摩,甚至連幕後花絮也不曾忽略,為了省錢,不敢跟同學外出玩樂,鑽研電影佔據了大部分課餘時間,當時不覺得這樣的努力有多重要,現在回想起來,發現對於創作上幫助不小。
影藝.趙德胤 影像敘寫故鄉 成就電影夢想
再見瓦城》海報由好萊塢電影海報設計大師Akiko Stehrenberger操刀設計,呈現電影中男女主角不同的愛情觀。
重要的是在苦練過程中,這位不太有自信的緬甸僑生因此而喜歡上了電影,教授也發現他有天分。
「我不敢講天分這兩個字,但如果跟人家做一樣的影像攝製,我可能比別人好一點點、也比較快、比較舒服、成就感也比較高。」趙德胤說話總是謙和,帶著一點緬甸腔,談到自己時表情靦腆,與他在電影鏡頭中展現的寫實力道很不相同。
畢業製作短片《白鴿》一鳴驚人,得到釜山影展、哥本哈根影展、澳大利亞影展、里昂影展等國際影壇的肯定,趙德胤也因此被廣告公司延攬,工作簽證成為留在台灣的契機,一年之內他不分晝夜的接案,終於賺了錢給老家蓋洋房,為了能繼續留在台灣這個自由創作的環境,他考上研究所,也同時思考接下來要拍攝什麼樣的題材。

用影像、書寫故鄉
「我應該至少看過上千部電影,因此逐漸懂得一些技法,其中觸動我內心的,通常與我生長背景故事相關,也因為這種觸動,讓我想拍自己的故事去感動別人。」
趙德胤說,他的電影並不是想拍緬甸家鄉的故事,而是希望將自己的故事說給另一群人聽。
因為關於趙德胤的故事,跟生長於台灣土地的你我很不一樣。
祖籍江蘇南京,出生在緬甸東北方靠近中國邊界的城市臘戌,16歲以前,趙德胤生活於資源匱乏的貧窮環境,權力、財富決定尊卑,現實環境的黑洞讓他想方設法要逃離。
影藝.趙德胤 影像敘寫故鄉 成就電影夢想
8萬美元攝製的《冰毒》,工作團隊 只有7位,代表台灣角逐2015奧斯卡 最佳外語片入圍資格。
1998年家裡以一個月的生活費買來台灣學校入學考試報名表,趙德胤從6,000個報考者中考取前50名,帶著家人籌款半年買的一套西裝與美金200元,隻身赴台念書。
為了支付生活費與學費,還要能寄錢回家,半工半讀的日子自他抵達台灣後的第二天就開始。

前輩提攜、感念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