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獻歲月 傳愛後山 — 白冷會

一甲子的歲月,這群遠自瑞士來台的白冷會神父,深入台東後山窮鄉僻壤,興學、扶貧、救人,看見地方的苦難。
如今,那些出現在台東鄉野的異國臉龐,日漸消去,然而當年他們為台灣所做出的貢獻,卻依然牢記在眾人心中,不曾抹滅。

大隱山林,小隱日常,若非2008年攝影師范毅舜書寫《海岸山脈的瑞士人》、《公東的教堂》,道出瑞士白冷教會的故事。這群神父在1953年遠渡重洋,抵赴台東後山的耕耘奉獻,恐怕無人聞知。
奉獻歲月 傳愛後山 — 白冷會
一甲子的歲月,這群遠自瑞士來台的白冷會神父,深入台東後山窮鄉僻壤,興學、扶貧、救人,看見地方的苦難。
一如過去六十多載的安靜低調,位於台東市區的白冷會會院區,與台東聖母醫院毗鄰,以柯比意式簡練風格建成的建築,內有教堂、教室,也是早年神父、修士居住的會所。
交誼廳裡一幀幀泛黃的圖像,有一幅瑞士白冷總會的照片。坐落在瑞士湖區的白冷會,全名「白冷外方傳教會」,是羅馬天主教會系統裡年輕的一支,非洲、中南美洲、中國大陸都是傳教地點。

抵赴後山,興學、扶貧、救人
1953年,大批在中國大陸東北一帶傳教的白冷會,輾轉來到台灣,落腳台東。舉凡生老病死等政府不及關注的角落,當年都由白冷會肩負起任務。包括台東聖母醫院、台東東區職訓中心,以至部分地方安養院都由白冷會成立。其中,近來最為人所知的「公東高工」,即是由白冷會台灣區創會會長錫質平一手創立。
銜命前往台灣的錫質平,落腳台東不久後,眼見民眾困苦無依,決定成立「公東高工」,將德國技職體系引入台灣,教育民眾一技之長。因此自1958年至1974年,白冷會特聘二十多位德國、瑞士等專業外籍教師,傳授木工技藝。而由這群師生製作的木工家具,不僅名聲遠播國際,極盛時期,還包辦全台各大醫院病床的設計。
奉獻歲月 傳愛後山 — 白冷會
白冷會神父吳若石(右)、魏主安(中)、修士歐思定(左),年少時遠渡重洋抵赴台灣,如今已悠悠度過五十餘年。
其實,錫質平原本想引進瑞士傲人的鐘錶技藝,無奈受限於環境潮溼、保存材料不易,才轉以木工作為「公東高工」培育科目。當年「公東高工」的技藝工班不但協助了貧苦學生,更為台灣家具產業,培育大量人才。而其為白冷會會院打造的厚重木門、穿堂間的木製屏遮、祈禱室長椅,至今都完好精美、透著光澤,足見當年深厚紮實的工藝。

會痛,表示你還活著!
先於教會盛名遠播前,有雙大耳朵、時常與「足部療法」字眼一道出現的吳若石,恐怕是台灣民眾最早認識的白冷會神父。
今年78歲的吳若石,本名Josef Eugster,是現今白冷會最年輕的一位神父。生長在瑞士農村,排行老四,兒時希望成為教師、醫生的願望,因為家貧被迫放棄而成了神父。
他在1970年來到台東,北起長濱、南至永福,全屬他服務的教區。每逢週日清晨6點一早,他便開始一天的行程,先是來到永福天主堂佈道,而後轉往長光天主堂,最後是晚間在長濱天主堂舉辦望彌撒。結束一天三場、動輒兩小時的彌撒儀式,吳若石全不見疲態。
或許是有信仰支撐,抑或年少時於新竹受訓,風濕舊疾久病不癒,他自學研發出一套足部療法後,練出好體魄。
吳若石還留著當年那本從教會前輩得來的德國醫學書。這本已變得泛黃、破損的書籍,不但救了自己,也成為吳若石深入地方,拯救世人的「寶典」。
奉獻歲月 傳愛後山 — 白冷會
白冷會神父吳若石擁有一身足部治療的本領,時常親身示範,教導附近的新住民學員。
「一家一人會,全家省下醫療費」,吳若石所在的長濱天主堂外,海報上寫上大大標語。只要一人學會,便能幫助一家人,減少醫療費。因此,吳若石幾十年來都在各地推廣這套療法。
長濱天主堂外的長廊,擺有五、六張躺椅,幾位手持專業技具,一面按摩、一面解說的專業師傅,都是吳若石的得意門生。這套必須經過136個小時嚴格訓練的足部療法,從早年純為救治民眾的目的,至今演變為當地居民謀生的一技之長。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