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奏震撼樂章 茱蒂口琴樂團


在YouTube上搜尋「茱蒂口琴樂團」,會出現5個年輕人身穿晚禮服站在舞台,手上拿著大大小小的口琴,蓄勢待發。當第一個音符響起,快如閃電、震攝全場。一曲《謎魂》迷倒眾生,樂曲猶如狂風暴雨,沒想到小巧的口琴,竟營造出有如管弦樂團的磅礡氣勢。

「茱蒂口琴樂團」成軍於2002年春天,團員平均年齡32歲,5位成員均來自師大附中舒馨口琴社。一開始以三重奏出發,後專注於五重奏,是台灣最早以「五重奏」編制演出的口琴樂團之一。
五重奏的樂團編制,包括三把半音階口琴、一把低音口琴及一把和弦口琴。半音階口琴負責主弦律,低音口琴掌控低音及節奏,和弦口琴則是和聲。
團員盧怡臻表示:「大家普遍覺得,口琴是個不怎麼樣的樂器。我們還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裡,但都想要把五重奏的演奏方式做到最好。』

口琴樂團根據重奏人數,配置不同型態口琴,半音階口琴的特徵是有按鍵,可以升降音、負責主弦律(上圖);低音口琴掌管低音及節奏(下圖左四);最長的是和弦口琴(下圖右)。(林旻萱攝)


美麗的誤會
茱蒂口琴樂團成軍15年,經歷三百多場的表演,當過街頭藝人,巡迴全台灣,也征戰世界舞台。曾受邀至香港、韓國、馬來西亞、日本、中國等地巡迴,風格兼顧藝術與流行,曲風遍及古典、民謠與爵士,也和流行音樂接軌,演奏知名電影配樂。茱蒂口琴樂團坐擁「世界口琴大賽冠軍」、「亞太口琴節三冠王」等頭銜,是世界知名的職業口琴樂團。
有此成績得來不易,團員們早早就確認一生追求的志業,他們雖都來自師大附中舒馨口琴社,但和口琴結緣,可說是「誤打誤撞」。演奏低音口琴的楊志暉,原本要加入的社團是國樂社,最年輕、個頭最小的林穎知,加入口琴社竟是因為「吉他社人多很囂張」。吹奏半音階口琴的盧怡臻回憶,她一開始對口琴沒興趣,還說:「吹口琴的樣子很難看,我才不要加入這個社!」但因為直屬學姊力邀,她勉為其難加入,沒想到一頭栽進去。另一名演奏半音階口琴的李讓,則是從小想學音樂卻不得其門而入,直到上高中,意外發現爸爸會吹口琴,爸爸隨口應答,「吹口琴很簡單,不用會看譜」,李讓因而誤認口琴真的簡單。

李讓、莊筑迪、楊志暉、盧怡臻和林穎知(由左至右),在樂團辦公室試吹一曲,氣氛輕鬆。(林旻萱攝)

團長莊筑迪,應該是最認真的一位了,受到表哥影響,考上附中後便主動加入口琴社,期間他和楊志暉組隊參賽,獲得2001年第一屆台北重奏大賽三重奏冠軍。這年,莊筑迪和楊志暉目睹世界級口琴樂團「艾德勒三重奏 The Adler Trio」在台演出,極為震撼,立定志向要向他們看齊,隔年兩人成立「茱蒂口琴樂團」。
莊筑迪大學念美術系,卻「不務正業」瘋狂玩樂團、出國比賽,在樂器行教琴,開銷足以自理,大四時毅然決定休學,家人覺得錯愕,力勸他念完大學,但莊筑迪說:「我真的已經百分之百確定,不會再搞美術了。」事實上他還慫恿當時唸輔仁大學社工系一年級的李讓一起休學,好專心經營樂團。所幸創團之初,樂團就獲得「日本亞太口琴大賽」重奏組冠軍及三重奏亞軍,吹出好成績,莊筑迪獲得家人支持與諒解。

莊筑迪和楊志暉曾在2001年目睹艾德勒三重奏的精湛表演,多年後他們終於能和偶像同台演出!


「簡單」不簡單
口琴是很年輕的樂器,世界第一把口琴誕生於1812年的德國,問世僅僅205年,新型的半音階口琴、和弦口琴、低音口琴更是晚進才發明改良的機種。相較於管弦樂器、鋼琴等,口琴還在進化中、有改善空間。團長莊筑迪表示,口琴體積輕便、攜帶方便,是優點也是缺點,「口琴雖然容易吹奏,但音量很小、聲音沒什麼共鳴,要吹得好聽還滿難的。」團員中不乏會演奏其他樂器的人,但大家一致公認,口琴其實是最難的樂器。
口琴除了表演難發揮,還很「難搞!?」莊筑迪笑說,口琴極受氣候影響,以半音階口琴為例,它的膠片裝置無法排水,天冷吹氣演奏時,水氣會在膠片上凝結積水,簧片就會通風不良,「吹下去就會沒聲音。」為了克服困難,他們表演前會準備暖氣、吹風機,甚至要抱著口琴,以人體溫度為口琴「暖機」,前團員李孝明還發明可接行動電源的電熱毯,來替口琴保暖除濕。
不過,口琴的難搞也正是它迷人之處,因為樂器本身的結構限制,「人」也變成樂器的一部分。李讓就對口琴情有獨鍾,他興奮說:「人的口腔就是共鳴腔,所以全世界演奏家的音色都不一樣,它會忠實反映出演奏家的性格。」那屬於演奏家李讓的音色是什麼?他大方笑說:「娘娘的!」他和同樣吹半音階口琴的莊筑迪,現場演奏同一曲,李讓吹出的音色行雲流水,聲如其人,莊筑迪的聲音較為渾厚,有團長之威。

在國家音樂廳的殿堂,團長莊筑迪秀一手精彩的和弦口琴。

身為台灣少數的職業口琴樂團,作為開路先鋒很多事都要自己來。就拿演奏曲目來說,實際上,並沒有為口琴專門創作的音樂,有鋼琴基礎的盧怡臻,花很多時間鑽研編曲。此外口琴音量小,極需要音響擴音,但一般音效師傅對口琴並不了解,莊筑迪研究適合口琴的音響及收音技術,為了讓小小的口琴有交響樂的震撼演出,他們出外表演會自備音響設備,在台北吉林路的小小工作室,還有一間錄音室。
從前看不懂五線譜的李讓,更成為作曲人,替樂團寫出《綠洲》、《謎魂》、《測繪者》組曲。李讓說,口琴在50年代的西方很流行,它和電視喜劇的表演形式結合,但時代變了,娛樂型態改變,口琴在西方沒落,但在亞洲剛起步,一開始以三重奏、四重奏居多,而茱蒂口琴樂團開創「五重奏」風氣,「只是多了一人就很不同,四個有音高的線條,加上一個節奏樂器,有如混聲四部,可以做出很完整嚴謹的音樂,從中挖掘一些不同的可能性,演奏或編曲都變得很有挑戰和樂趣!」

李讓(左)和楊志暉(右)在舞台上忘情演奏。


吹出甜美果實
每一次巡演就是一股感動,每一次教學就是一種傳承,茱蒂口琴樂團身兼表演及推廣的雙重角色,他們長年的努力,在台灣這片土地開花結果。
盧怡臻說,在中南部的小學、國中,口琴社逐漸普遍,「五重奏」的表演形式成為主流。莊筑迪也有感而發,他們日前到日本表演,看到台下觀眾都是銀髮族,嚇了一跳!據同台的日本演奏家透露,日本的年輕人已經不認識口琴了,「他們以為口琴是直的!相較於日本,其實台灣在口琴推廣和重奏上,算滿成功的,這幾年發展越來越好。」
2016年,是茱蒂口琴樂團職業生涯的里程碑,他們如願登上台灣音樂界的最高殿堂「國家音樂廳」,莊筑迪說:「這是我們想了很久的事情。」
國家音樂廳的演出者,通常是名滿中外的音樂家,包含獨奏、合奏、交響樂、管弦樂團等各種表演,表演檔期競爭激烈、一檔難求。茱蒂口琴樂團耕耘到第14個年頭,終於爭取到登台機會,替老是被小看的口琴爭了一口氣。音樂會以「測繪者」為題,曲目包括熱情的吉普賽音樂、激昂的阿根廷探戈、活潑的羅馬尼亞音樂、以及李讓為「測繪者」打造的原創口琴重奏組曲世界首演,表演獲得全場喝彩。

茱蒂口琴樂團奮鬥15年,成為台灣首屈一指的職業口琴樂團。(林旻萱攝)

若不是因為與口琴相遇,他們的人生會很不一樣,他們很早就感覺到,口琴在他們生命中的地位,幾乎無可取代。莊筑迪感性地說:「我喜歡口琴到無可自拔的程度,我可以在高中就遇到我這輩子最喜歡的東西,真的很幸運。」林穎知則一邊把玩和弦口琴,一邊以漫畫《名偵探柯南》妙喻口琴的魅力:「柯南不是有一句話,看似小孩,但智慧卻過於常人?口琴跟其他樂器比起來構造很簡單,但它可以很奧妙,不像鋼琴有很多琴鍵,要練習指法、彈得眼花撩亂,口琴最簡單的只有十個孔,那頂多加按鍵、變兩排,其實變化是在於你自己口腔、舌頭,所下的功夫是外人看不出的。」
以身為度,用簡單的樂器,演奏出不簡單的聲音,這或許是茱蒂口琴樂團,最了不起的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