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頁台北 翻開閱讀的共享聚落

美國著名藝術評論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其著作《論攝影》(On Photography)中提到,書籍是安排照片最具影響力的方式,同時還擔保了它們的壽命。在儘管紙本印刷規模逐年下滑,攝影前景同樣不被看好,而Lightbox的出現,期能匯集攝影能量,聚焦台灣攝影價值,使本地攝影文化自覺也自決,並持續發光發熱下去。

一頁台北 翻開閱讀的共享聚落
「Lightbox攝影圖書室」提供知識共享、開放共用的空間。


「不只是圖書館」,創新空間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把桌椅搬到一旁,場地都清空出來,紅男綠女陸續抵達,爵士樂早已從門縫間飄出,原來「不只是圖書館」,正展開一場充滿冒險精神的實驗。
這不過是某個周末的景象。更多數時候它是安靜閒適的,和整個園區的熙熙攘攘形成強烈對比,一進門便盡數濾去了外頭的喧囂。窗櫺是溫潤的,書架是冷硬的;雜誌是新潮的,光陰是緩慢的。設計書籍滿室,還有小巧迷你的3×3展覽間,甚至舉辦過講座、市集、音樂會和搖擺舞會……。
欸~先把鏡頭拉回棚內正題,這兒的主角可是「書」:館藏超過3萬冊、逾百種國內外設計雜誌,包含平面、工業、建築、服裝、美術、工藝等類目,每年進書都會視情況檢視調整;今年起還新添許多國內外獨立雜誌,呈現非商業類的個性氣息。
針對如何選書的問題,現任館長劉芳表示,除了留意設計趨勢潮流,與出版社或代理商詢問推薦,也會參考獨立書店的陳列。
只要稍微瀏覽一下館內的藏書,便會發現很多並不與設計直接相關,例如食品營養、攝影、音樂、美學思考等。「我們也補上了藝術生活(的相關書籍)。設計不該只是被侷限在物件上,而得靠生活需求來支撐。如果只是著重在設計品,容易流於隨波逐流,一味追尋國外角度;一旦加入藝術面,就可以有更多獨立思考的想法,不會只是設計的結果。所以在(設計)前期的所有相關環節,也會列入選書考量。」
網路發達的現代社會,為什麼我們還需要看書?設計資訊俯拾即是,何必要走一趟圖書館?劉芳提出三點理由:首先,資訊氾濫的時代,更需要書籍的存在。網海汪洋,大多是複製貼上、重複性高,書籍有時反倒會是更有效率的選擇。網路並非萬能,如果是需要系統性了解特定歷史文化型態的主題,例如服飾辭典或中東設計,找書會比上網大海撈針見識到更多內容。
其次,在網路上找資料時,搜尋結果排行在前的較偏主流型態,「做設計找到自己的觀點是很重要的」,翻閱不同時期的書籍可以給予不同的刺激。第三,通常網路容易導向同溫層,但有時候靈感偏偏就會來自於平常不熟悉或未接觸過的人事物。「書籍跟圖書館的必要性就在這裡,可以均質地呈現知識。」

一頁台北 翻開閱讀的共享聚落
「不只是圖書館」館長劉芳。


跨界延伸,扭轉傳統觀念
這座圖書館不只是一處空間,也是個媒介;每次策展主題都會跟其中一種設計類型相關,希望導引入場觀眾看見一部分館藏,例如剛結束檔期的刺繡展,可以吸引對服裝設計或立體雕塑有興趣的人,進而在館內挖掘更多相關書本知識內容。
館方在考量邀請設計師辦展時,偏向實驗性高、發展未臻成熟的點子,「否則就給設計博物館展就好。」劉芳笑道,這是個什麼創意都可能發生的場域,她們正試著扭轉傳統對圖書館的觀念。
著眼於功能整合,目前座落於園區內製菸工廠北側二樓的圖書館,將於九月搬遷至一樓的「台灣設計館」旁;民眾逛完設計博物館後,可接續到圖書館閱覽相關書籍。屆時的空間設計也會與現有的工業風不同,想一窺它華麗轉身的朋友,別忘了把握機會來走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