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的進行式 台東孩子的書屋

什麼是「黑孩子」?不同的人有各自不同的解讀,有人說是太陽下認真努力而曬黑的孩子;「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則認為,是面對心裡的黑洞,走出心裡黑暗陰影的孩子。黑孩子成為台東「孩子的書屋」18年來,對抗家庭碎裂、環境挫折的一個隱喻、一個象徵,與一個期許。

連結花蓮與台東之間的台11線,到了台東知本稱為知本路,筆直的省道兩旁,綠澄澄的台東平原、蒼翠的射馬干山,近在眼前,一不小心,很容易呼嘯錯過172.5公里處的「黑孩子黑咖啡」。
啜著黑咖啡,吃著洛神花蛋糕,剛從大陸探勘路線回來的陳俊朗,一臉從容,為了給書屋的孩子不同的人生體驗與挑戰,7月暑假要展開騎單車環島、划獨木舟環島的活動,下個月他還要帶著書屋的孩子從南京騎到上海。
陳俊朗2000年從照顧自己的2個孩子開始,因著義氣與不捨,2005年因緣際會成立建和書屋,現在台東8個偏遠部落,共有9間「孩子的書屋」,至今陪伴近2,000個來自貧窮、家暴、單親等弱勢家庭的孩子成長;也擴及失業人口與老人送餐的社區服務,同時自力造屋「黑孩子黑咖啡」,作為技職實習的一處場所。

陪伴的進行式 台東孩子的書屋
18年來,陳俊朗為那些沒有晚餐吃、在街上亂晃的孩子複習功課,是孩子書屋的由來。

書屋的開始,吃麵的故事
「我在36歲那年,才開始做我自己想做的事,為自己而活,一輩子,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完。」這個看似人生的最高境界,是陳俊朗創辦孩子的書屋後才發現,「我就是想幫助孩子們解決問題,雖然過程充滿許多挑戰,走過許多連我自己都無法理解的低潮,然而當困難解決,再一次擴充心理的能量,就能夠再前進。」
賣過車子、房子,開過餐廳與特種行業的陳俊朗,為了陪伴「年久生疏」的孩子,回到台東老家,順便考書記官。但會變成孩子與工作人員口中的「陳爸」,要從吃麵的故事說起。
時間回到2000年,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日子,陳俊朗帶著2個兒子到街角吃麵,遇到兒子陳彥翰國小的同學小童,陳俊朗隨口邀請一起吃麵。習慣吃兩碗麵的陳俊朗與陳彥翰,也幫小童叫了第二碗麵,吃完沒有多久,小童卻唏哩嘩啦全吐出來。「陳爸,我很久沒有吃過這麼多東西了!」小童歉疚地說。
小童由於父母親離婚,媽媽改嫁,父親失業後酗酒更加嚴重,遇到陳俊朗之前,3年來沒有好好吃過一頓晚餐,陳俊朗本來在家陪小孩讀書寫功課,索性邀小童一起。小童也出人意外地說好,每天晚上7點30分就到陳家報到,風雨無阻,持續了4個月。
有兩天小童突然不見了,回到書屋後,去了那裡不願意說,只說:「不想念書了。」原來考了全班第一,拿了成績單去花蓮找媽媽,但是他發現,縱使考第一名,也要不回已經另組家庭的媽媽。還好的是小童仍到書屋,他旗下常打架的手下們也被「收編」到書屋來。
「再酷的孩子都需要人呵護」,陳家的三合院開著,漸漸地,附近孩子被吉他聲、打球吵鬧聲吸引,人愈聚愈多,最多曾到六十多位。陳俊朗發現,孩子中很多像小童一樣,家庭功能紊亂,下課回家要幫父母買酒喝,當父母失意時的「出氣筒」,肚子餓了也沒有人理,或是隔代教養,下了課就在外面亂晃。
在詫異、不解為何會有這種家庭之餘,卻激起陳俊朗的義氣,在家起大灶煮飯給大家吃,原本念考試用書,改成念孩子們的教科書,幫這些被主流教育放棄的孩子復習功課。

陪伴的進行式 台東孩子的書屋
青林書屋矗立在台東省道旁,述說著自力自建、完成不可能夢想的故事。

陪伴的力量,帶來改變
家裡院子聚了這麼多孩子,甚至陳俊朗有時不得不介入別家孩子的「家務事」,「陳家聚幫結派鬧事」、「靠孩子賺錢」,這些閒言閒語陳俊朗都不以為意。
直到書屋的孩子打群架,一個孩子被15個孩子打死,陳俊朗硬著頭皮參與驗屍、解剖、火化,「整個過程已經夠傷心了,孩子父母對肇事者的父母在一旁論斤論兩地要錢,真的讓我相信,扭曲的孩子來自扭曲的父母,我的心裡真的過不去,書屋關閉了3個月。」陳爸說著,嘴唇緊閉成一直線。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