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的進行式 台東孩子的書屋

這期間,書屋的孩子總是徘徊在陳爸家的圍牆外,甚至往內丟紙條,陳俊朗禁不住,再度把家門打開。為了經營書屋,供五十多個孩子有飯吃,耗盡陳俊朗所有存款,他吃了18個月的泡麵,最後太太受不了,要求離婚。老婆走了、朋友走光了,錢也花光了,處在瀕臨崩潰的低潮,陳俊朗心裡微微地告訴自己:「這是我想做的事。」但因為陪伴孩子帶來不可置信的改變,給了他最大支撐的力量。
「每天打架鬧事的孩子,有一天突然會自己先道歉,變得認真有禮貌;有孩子罵自己是死胖子,跟著運動,一路瘦成大帥哥;有原本氣喘的孩子有天突然告訴我,每天跑5,000公尺以後,不氣喘了。」尤其當小童發現父親猝死在家門口,直接跨過屍體,上門來找陳爸「處理」,陳俊朗說,這樣的孩子,還會溫柔叫我一聲「陳爸」。現在是士官長的小童,偶爾會回來看他,像小童這樣的黑孩子,因著陳爸的陪伴,擺脫黑暗的成長背景,不再是逞兇鬥狠的流氓。

陪伴的進行式 台東孩子的書屋
孩子的書屋,每天透過課輔與遊樂的陪伴,彌補原生家庭失能的缺撼。

生命的陪伴,以「身」作「責」
在陪伴過程中,只有高中學歷的陳俊朗,與孩子約定,考試沒有進步,就罰他自己作伏地挺身,孩子們不以為意,考試成績公布,果真都沒有進步。陳俊朗江湖氣發作,二話不說,「我自己教不好!」,處罰自己作伏地挺身,剛開始大家還鬧著起鬨,做到第60下,孩子們開始哭了,承諾下次會好好讀書,他做了120下伏地挺身的責備,重重落在孩子的心上。
「常常國中的學生連英文的26個字母寫不出來,拼音也不會……」,為了要讓這些功課不好的孩子有成就感,喜歡運動的陳俊朗想出要讓書屋的孩子環島的點子。2009年有人捐腳踏車,105個孩子環島騎了9天,剛好騎到台中,因莫拉克颱風橋斷了,錢也用完了,就坐火車回來。
「剛回來有點失望,因為孩子們好像沒有什麼改變,但漸漸地發覺,一起去環島的孩子有團體意識,以前書屋的垃圾滿了,沒有人倒,現在會有人主動倒;考試前大家一起閉關,模擬考成績有人進步一百多分。」陳俊朗驕傲地說。

陪伴的進行式 台東孩子的書屋
陳俊朗(右一)希望「黑孩子黑咖啡」成為技職訓練,強化競爭的育成場域。

多元培力,找到自信
「團隊是一個很可怕的力量」,陳俊朗舉一個115公斤的孩子建杰(化名)為例,國小5年級來到書屋,除了吃很多,沒有一個優點,身上有怪味,因為太胖肉有皺摺,洗不乾淨,沒有人喜歡他。跟著書屋去騎車環島,大腿內側磨到皮都快掉了,如果不繼續騎,雙腿一合,皮就會黏起來,孩子一邊哇哇叫,一邊因著團隊群策群力的激勵,「比我弱的都騎上坡了」,忍受著身體的痛苦,咬著牙一撐,就騎上坡跟上隊伍。
書屋有很多孩子,沒有任何成功的經驗,但透過騎車、划獨木舟環島,增加意志力,完成後,建立了信心,心裡的能量增強了,也累積了成功的經驗。喜歡唱歌彈吉他的孩子,書屋幫大家開音樂會;喜歡烘焙的孩子,輔導考丙級烘焙執照。像建杰,現已騎單車環島3圈、獨木舟1圈,拿到丙級烘焙執照,臉上有光采,神情很飛揚。
還有讓喜歡運動的孩子打拳擊,拿到總統盃第7名的小武,沒有被欺負,也不喜歡打架,當初只是因為不想看父母親每天吵架而來到書屋,嘗試打拳。他認真的說:「當初只是練好玩,現在每天花2.5小時練習,練拳不再為興趣,而是以全中運的冠軍為目標。」拳擊教練林張凱皓說,「拳擊可以訓練孩子反應力、更加機靈。」現於東海大學念研究所,本身是總統盃拳擊賽冠軍的教練就是孩子可以看得到「文武雙全」的榜樣。
泛舟環島也是書屋的特殊教育。事前經過3個月體能訓練與集訓,學習如何翻船復位與救援,利用暑假以32天用獨木舟走「海路」繞台灣一圈。雖然出海第一天,就有孩子說「很無聊」,然而,以前在台東沒有見過「外面」,繞台灣一圈後,到了經常被台北人誇讚的宜蘭冬山河,孩子們覺得並不是很乾淨;划到西海岸,溫熱的濁水,讓他們身上起了疹子;一直要划到墾丁,碧藍涼爽的海水、美麗的珊瑚礁,一經比較,才體認自家台東海岸的美,上了一堂真正的環境教育課。

陪伴的進行式 台東孩子的書屋
孩子的書屋提供孩子晚餐,讓孩子不因家庭的貧困,也有正常的三餐。

照顧的延伸,技職的育成
由於數個書屋幾度面臨房東收回房子,被迫搬遷的事,2013年陳俊朗承租了一塊土地,決定自己蓋一棟「土角厝」的青林書屋。在家樂福基金會贊助下,以立國際服務動員500位志工,作了7,000塊土磚,由書屋長大的孩子,自己成立「黑孩子」工班,除了地基與鋼構的柱子需委託專業的營造廠,書屋完全由工班搭建。沒有想到,全台灣第一間鋼構的土磚屋,第一次蓋好,就得到ADA新銳建築獎首獎。就地取材、環保永續的社會價值,集眾人之力的互助精神,感動了建築專家。
青林書屋的模式,也激發陳俊朗再接再厲,自力造屋,蓋了第二間「黑孩子黑咖啡」,並且賦予「產業發展」的策略方向。讓輟學或是沒有亮麗學歷的孩子,還有社區失業的大人,有一處可以培養技術的實習工廠。藉由自力造屋的建築工班,種植台東的特產百香果、紅藜的農業班,製作百香果醬、百香果戚風蛋糕的烘焙班,給留在台東社區的孩子與大人多一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