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紡織業綠實力 廢棄魚鱗變身機能纖維

紡織業與漁業,乍看距離千里之遙。不過,在同樣屬於養殖漁業與紡織業重鎮的台南,有著紡織產業的第三代勇於創新,將唾手可得的虱目魚鱗,以生物技術萃取出「膠原蛋白胜肽」,做成仿生纖維,再經由設計,製成時尚服飾,不僅成為農創應用的典範,也為傳統產業開闢出新藍海。

「一開始,只是一個簡單的想法,想為公司創造出商業價值,也為漁民帶來收入來源。」博祥國際總經理侯二仁這樣說。
出身台南幫第三代的他,家族與紡織龍頭企業「台南紡織」淵源甚深。由於求學過程,一路所學,都與生技相關,來到創業之際,當時在台灣大學漁業科學研究所攻讀博士班的他,自然而然連結起兩種產業,將過去總被視為毫無經濟價值的魚鱗,透過獨家技術,做成兼顧手感與機能的紡織纖維「UMORFIL®美膚纖維」。

台南紡織業綠實力 廢棄魚鱗變身機能纖維
台南業者聯手,將常被認為是夕陽產業的紡織業,逆轉為高科技產業。

十年磨一劍,來自台灣的纖維
從原料、紡紗、織布、染整到成衣,每一件服裝背後都意味著一個完整的產業生態鏈,上下游關係緊密、相互影響。
作為紗線纖維的研發者,侯二仁站在紡織產業的最上游,憑著Umorfil,創造出與整個產業鏈千絲萬縷的龐大商機。他說:「公司年營業額約2~3億元,到下游的布料商,約擴大成10倍,也就是20~30億元;成衣則約是布料的5~10倍。這意味著每年創造出十幾億的產值,相當驚人!」不只台灣買單,就連一線的國際服飾品牌,都是他的客戶。
不過,紡織業界人人都知,每一種新的紗線問世,背後無不是漫漫長路的研發過程,為了成就Umorfil,從品牌成立至今,也已是荏苒十年。
彼時,還在台大漁科所就讀的他,看見日本人從鮫魚中萃取膠原蛋白作為食品原料,由此激發靈感。侯二仁認為,膠原蛋白的萃取過程,常有汙染的問題,若製程不乾淨,吃了對人體未必有益;至於坊間常見的膠原蛋白美容保養品,用量相當有限,對漁民幫助不大。
因此,他將膠原蛋白運用在紡織工業上,加上本身是台南人,先從台南盛產的虱目魚開始著手,向漁民收購廢棄的虱目魚鱗,加工成「膠原蛋白胜肽」原料。現在,Umorfil每個月都有高達10~20噸的使用量,除了虱目魚,常見的台灣鯛也是主要來源,甚至連台灣魚鱗都已供不應求,擴大從國外收購。
要加工的魚鱗,處理程序相當繁瑣,必須先洗淨、乾燥、打碎,再加入酵素作分解;再經過純化,成為小分子胺基酸,淘汰不要的,取其要用,進行重組,成為胜肽。再將胜肽分別與不同原料進行「仿生高分子聚合反應」,這一套難以仿效的專利技術,就像獨特的印記,為纖維寫下屬於Umorfil才有的質感。
Umorfil共分為3種,與木漿結合的「再生纖維」(美膚纖維®),親膚性最高,適合做成貼身的內衣褲;與聚酯纖維結合的「化學纖維」(UMORFIL®T),質地剛韌耐用,適合做成登山、休閒等戶外運動服飾;與尼龍結合的「尼龍纖維」(UMORFIL® N6UTM),柔軟度最高,尤其適合講究彈性、服貼的瑜珈服。
憑著3種纖維的特質,再與其他不同纖維搭配,加上不同的織造方式,千變萬化的程度,就足以符合廣大成衣市場的多樣需求。

台南紡織業綠實力 廢棄魚鱗變身機能纖維
來自紡織世家的侯二仁,對紡織產業抱有特殊的情懷與使命感。

綠色纖維,打開全球市場
除了具有寬廣的應用性,Umorfil的高品質與機能性,更是許多設計師趨之若鶩、指定使用的關鍵。
由於纖維中含有膠原蛋白胜肽胺基酸成分,具有細緻柔軟的手感與高度的親膚性,侯二仁說,Umorfil就像「second skin」,即便是敏感肌膚的人也可穿著。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