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紡織業綠實力 廢棄魚鱗變身機能纖維

而膠原胜肽胺基酸具有的官能基,可中和身體產生的臭味,再逐步釋放掉,因此就算運動完後衣物沒有馬上洗滌,也不會有臭味。加上高達16~18%的含水量,遠高於棉花的8%、聚酯纖維的0.4%,保濕效果優異,除了幫助減緩皮膚表面的水分散失,也具有抗靜電的效果。且經由化學反應的膠原蛋白胜肽,將會永久聚合在纖維上,相較於以塗層的加工方式,可確保效果不會隨著洗滌次數遞減。
積極打開國際市場的Umorfil,由於以廢棄食材作原料,具有循環經濟的概念,首先受到重視環保的歐洲人好評。除了2015年米蘭世界博覽會,受法國村邀請參展,傳達食物與人的聯繫,也分別在2015年、2017年法國巴黎國際發明展奪得銀牌。
又以紡織產業中最具代表的「法國第一視覺紡織展」(Première Vision Paris,簡稱PV)為例,一年舉辦兩次的PV展,以嚴格的篩選標準著稱,參展廠商必須同時兼具前瞻性與指標性,Umorfil從第一次參展的籍籍無名,乏人問津,到如今成為PV展的固定班底,可與國際大廠平起平坐,除了與廠商、設計師交流心得,因著是台灣唯一一家參展的纖維廠商,在眾聲喧嘩的產業前線,以MIT之名,展現台灣紡織產業的實力。
由於使用到動物性胺基酸,Umorfil也在2012年取得清真認證(Halal Certification),是全球唯一一家取得清真認證的纖維產品,因著不少國際服飾品牌的工廠都設在土耳其,獲清真認證,也有助於打開中東市場。

台南紡織業綠實力 廢棄魚鱗變身機能纖維
和明紡織第三代陳璽年嘗試轉型,積極與上下游廠商合作。

紡織廠合作,完美詮釋紗線特性
由於紡織產業作業分工細膩,因此,還在研發階段,侯二仁便活用台南產業聚落密集的優勢,與多家紗廠、布廠合作,將研發出來的纖維捻成紗、織成布,再來測試成果。
Umorfil其中之一的合作廠商「和明紡織」,同樣坐落在虱目魚的主要產區台南七股,成立於1976年的和明,是一間以梭織起家的織布廠,產品以西裝、襯衫等正裝的面料為主。
和明雖然以代工為主,但市場區隔明確,具生產精緻化、高難度的格子布的能力,是許多國際知名服飾品牌,如Ralph Lauren、Tommy Hilfiger、Burberry倚重的合作廠商;由於立基高階市場,在材質上,和明較偏好使用棉、麻、毛、絲等天然纖維。這些特色,與Umorfil所強調的精緻度、可生物分解的特質不謀而合。
由於每一款紗線的特性不盡相同,織布廠的任務,不僅是把纖維織成布料而已,還要透過不同原料的配比、織造的方式,適切且充分地傳達出每一款紗線的優勢。
在取得膠原蛋白胜肽紗線以後,和明便著手投入研發。工務協理莊清煉表示:「這一款紗線比較柔軟,但一來,工廠過去都以生產硬挺的西裝布料為主,二來,膠原蛋白胜肽紗線價格較高,所以我們嘗試把這款紗線配上其他原料。」
Umorfil搭配上蠶絲,是雙方的第一次嘗試,但由於Umorfil的價格已是一般原料的5倍,再配上昂貴的蠶絲,雖然手感驚艷,卻有價格過高之虞;至於麻、毛,由於本身質感較刺,搭配後無法詮釋出Umorfil的柔滑質感,「還是以棉的配合度最好。」莊清煉這樣說。
不同材質的最佳配比,是每家紡織廠獨門技術所在,待紡織成面料,必須再針對強度、穩定性進行測試,從研發到成熟可製作成衣的階段,還需半年以上的時間。

台南紡織業綠實力 廢棄魚鱗變身機能纖維
紡織業勞力密集,有意留在台灣的廠商,無不致力發展獨家技術。

機能布料,為時尚品牌加值
巧合的是,當2014年和明面臨市場競爭壓力,想由代工轉往經營自有品牌,Umorfil的紗線,就像來得及時的一陣東風,幫助轉型之路順利啟航。
「很多代工廠都會嘗試做品牌,但多是運用現有產品規格,主打布料厲害、價格實惠;但和明算是小廠,客戶也是以高階品牌為主,所以訴求大眾化的平價服飾並不合適。」和明紡織第三代、服飾品牌「Weavism織本主義」經理陳璽年說。
從母公司的定位作延伸,陳璽年將Weavism定調為以品牌作為導向,具有設計概念,以機能、旅遊為主題的中價位設計品牌。而這個服飾,除了使用到和明本有的生產線,也活用台南紡織產業的群聚效益,擴大連結其他廠家,包含紗線、布料、織帶、數位印花、印刷等,當然,Umorfil也在行伍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