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時代的林業變遷 挑戰木構建築極限──德豐木業

傳承三代的傳統產業,見證百年來的林業變遷。曾站上顯耀的巔峰,也苦守過沒落的低潮。德豐用木材溫潤的毛細孔,迎擊冰冷的鋼鐵水泥。以友善大地的環保意識,打造無毒家園,讓建築自然呼吸,林業永續興旺。

2018台灣住宅建築獎,德豐木業以「半半齋」抱回首獎。耗時一年的工期,首次挑戰設計與施作合一。從使用者的角度,讓建築融入地景。用現代工法,突顯木構獨特的風韻。細膩的邏輯,創造靈動的語彙。風在牆間穿梭,雨在窗外奏鳴,朝露夕霞,各有不同風情。

融入生活的傳統產業
一樹為木,二木成林。位於南投竹山的德豐木業,從祖父到孫兒,三代都以林木為生。祖父販售木炭、木屐起家,發展到承租林班,伐木造林;父輩研發乾燥、防蟲、防腐、防燃等木材加工技術,扭轉夕陽產業命運;孫輩傳承基業,創新木構建築工法,矢志要讓木業再起,為環保投注心力。
「木頭和我們的生活,幾千年來都分不開。」南投縣永隆林業生產合作社理事主席,也是德豐木業第二代傳人李成宗,在寬厚的原木桌上,悠然地泡著自己栽種的烏龍茶,回憶起父親創業的艱辛。

見證時代的林業變遷 挑戰木構建築極限──德豐木業
德豐木業以「半半齋」,抱回2018台灣住宅建築首獎。

1941年,德豐木業創始人李有德看出木材和食衣住行密不可分,就從日常用品的木炭、木屐生意做起。「父親經歷過舊台幣換新台幣的年代。」當時物價飆漲,為了壓低成本,李有德上山批發原料。從下游商轉為上游商,承租林班營運,1945年創立德豐木業股份有限公司。
「父親那一代比較容易看到好木材。」台灣豐富的原始森林資源,得天獨厚。那個年代,木業蓬勃到讓人欣羨,但是風光的表象下,卻隱藏著極大的風險。李成宗記得在他7歲那年,父親趕著在過年前,要把林木銷售出去。
他出動大批人力,好不容易把林木運送下山,堆放在河邊,等待船期。沒想到一場連續大雨,把集中的林木沖散,全數漂流殆盡。血本無歸不算,還要支付收購金、開路、砍伐、運送等龐大費用。講究誠信的李有德遭此巨變,賣地賣屋,償還所有債務後,領著妻小返鄉種田。
「屋漏偏逢連夜雨」李成宗無奈地笑著說。「那一年史無前例,連稻穗收成都是空殼」,原本想用務農轉變生計的李有德,再一次遭受重創。好在他秉性仁厚,信用良好,同業們同意再給他一次機會,先墊付伐木的所有費用,讓他東山再起。「父親總是對我們說,誠信是無形的資本。」李成宗時刻記得父親的家訓,也這麼督促著兒孫。

見證時代的林業變遷 挑戰木構建築極限──德豐木業
李文雄和弟弟李岳峰在921地震後重建家園,三層樓的仿古木構建築,展現古樸的氣勢。

物性調整,夕陽產業重生
李成宗繼承家業後,好光景維持不到幾年。「我這一代,林木由鼎盛逐漸走下坡。」回憶起1981年左右,鋼鐵產業興起,建築用材普遍由鋼筋取代。「那段期間,竹山100間的木材行,淘汰只剩10家。」李成宗咬牙苦撐,「不能讓爸爸的德豐,在我手裡結束啊!」只能想盡辦法求生。「我剛退伍時,全公司連我只有5個人。」慘澹的經營,讓熱愛藝術的第三代傳人李文雄,根本不想承接家業。
「很感謝屏科大和台大的幫忙。」李成宗無心插柳,沒想到卻讓沒落的傳統產業,覓得一線生機。當時屏東科技大學到竹山工業區開班講習,推廣竹材乾燥技術,李成宗好奇去聽看看,立即聯想到木材能不能運用這套乾燥技術呢?於是和屏科大建教合作,連太太也全力投入。「吳學旦教授是我們的貴人」,引導德豐木業的加工技術,一日千里。
「木材必須要先乾燥才能加工,但是烘乾過程,時間很長。」在屏科大吳教授的研發下,乾燥時間由30天縮短到3天。這項木材高溫乾燥保存處理技術,不但時間短,而且品質高。「真的是喜出望外。」李成宗難忘當年久旱望雲霓的激動,皇天不負苦心人,德豐木業終於等到重生的轉機。
治木材,猶如烹小鮮,一定要掌握原料個別不同的特性,「每種木頭都有它最適合的用途。」透過精良的木材物性調整、製材技術、接合工法,德豐木業結構用集成材2009年通過ISO-9001品質驗證,2010年防腐製程通過中華木質構造協會認證,結構用集成材不但獲得正字標記,並且是台灣唯一符合國家標準CNS11031。至此德豐木業終於站穩腳跟,並且開啟現代木構建築的命脈。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