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國際又在地 長出來的衛武營

外型像是來自外星球的太空船,但設計概念卻是從高雄當地根鬚盤錯的老榕樹群得到靈感,「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不僅外觀很前衛,營運團隊要做的事情也很搖滾,要在素被稱為文化沙漠的南台灣種出表演藝術的花朵,要站在台灣的南端向國際發聲。

從籌劃、興建再到開館,經過15年漫長的等待,今(2018)年10月15日,衛武營國際藝術文化中心(簡稱「衛武營」)開幕了。
開幕音樂會上,衛武營藝術總監簡文彬指揮的手勢就定位,片刻的寧靜像把籌備期的紛紛擾擾歸零,第一個音符揚起,正式開始。

既國際又在地 長出來的衛武營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衛武營提供)

向國際發聲
「其實對我們來講,這真的是所謂歷史上的一天。……這之前所有的準備,大家的通力合作,最重要的都是在向國際發聲。」簡文彬說。
1967年出生的簡文彬,22歲出國深造,30歲那年他受聘為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44歲獲聘為終身駐院指揮,是極少數在世界古典音樂世界裡,指揮歐洲頂級樂手的台灣人。47歲那年他辭去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終身職,落腳在曾被稱為文化沙漠的高雄,成為衛武營國際藝術文化中心總監,「我之所以決定要回來,其實就是這個動力(在台灣向國際發聲),過去二十多年在國外看到台灣的處境,讓你希望可以回來為台灣做一點事情。」
衛武營開幕的新聞在歐洲擴散,迄今已有七十多篇外媒報導,英國《衛報》更以「史詩級鉅獻」為題,稱讚衛武營是地表最強藝術表演館。
不只是開幕時的曝光,衛武營的國際共製節目《驚園》與《杜蘭朵》,早在2015年即進行世界首演,《驚園》的靈感來自明代湯顯祖膾炙人口的崑曲名作《牡丹亭》,是由衛武營、美國林肯中心、美國斯波萊多藝術節(Spoleto Festival USA),與新加坡藝術節跨國委託、共同製作的獨幕歌劇,簡文彬在其中擔任指揮。台德共製的《杜蘭朵》則是簡文彬口中所說「不小心的成功案例」,這齣歌劇的幕後製作團隊,從導演黎煥雄、服裝設計賴宣吾、舞台設計梁若珊到影像設計王俊傑,皆不折不扣地來自台灣。這樣的機會不知道何時才會再發生,但「真的希望在歐洲傳統的歌劇、舞台劇的產業裡,我們有發揮的地方。」簡文彬說。

既國際又在地 長出來的衛武營
夜間的衛武營像極了科幻電影中的場景,充滿未來感,與白天的樣貌截然不同。(林格立攝)

創作南台灣的表演藝術生態
大學畢業後出國深造,旅歐近30年,簡文彬迄今待在國外的時間比在台灣還久,之前常聽外界形容高雄是文化沙漠,這些名詞對他來說是個「傳說」,他還未親身經歷。但身為一位場館的經營者,簡文彬說:「我們必須要接受市場的樣態,然後『看看我們可以做什麼』。」
笑稱自己不會認枕頭,適應力很強的簡文彬,開始在衛武營揮動他的指揮棒。「我們為什麼不能發展屬於高雄的表演藝術風格呢?」他自己提問。
面對市場的開發,簡文彬認為先讓大家走進來,直接去感受,是現階段重要的事。他把在高雄藝文市場的耕耘也稱為「創作」,不管是文化沙漠也好,藝文邊陲也罷,他認為高雄就是高雄,高雄不是台北,也不需要是台北,發展專屬南台灣的藝文風格才是該當的。
而談到場館營運,「創造出一種欣賞藝文的生活型態,看到大家絡繹不絕到衛武營來,充分地利用衛武營的空間,這對我來說才是重要的。」為此,在籌備開館的過程中,簡文彬與夥伴們溝通,所有在表演館場中習以為常的規矩都被提出來討論,包括如何引導觀眾、接待、服裝、用語等等細節。藝術欣賞這件事應該不是一個四四方方、要立正站好的事情,不希望以台北怎麼做,所以高雄便如何來結案,他開玩笑著以高雄人騎車習慣「直接左轉」為例,面對高雄的觀眾自然不需要特意的咬文嚼字,服務的對象不同,服務的方式自然也需要調整,舉凡這些細節都需要再一次被提出,然後決定一種跟此地真正契合的方式。「對我來說,並不是在拚績效,它是一個大的創作,創作一個以高雄為中心的南台灣表演藝術生態。」簡文彬強調。

既國際又在地 長出來的衛武營
隨處可見的流線造型是衛武營的一大 亮點。(林格立攝)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