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場革命 把遊戲權還給孩子

為母則強。「我們的孩子激發了我們拿出專業,爭取遊戲權。」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的媽媽們,透過社群網路動員、作簡報陳情、寫文章倡議,參與公部門整建公園遊戲設施,以及號召各地居民「自己的公園自己救」等行動,三年多來推動了一百多座特色公園的設立,改變了台灣遊戲場的面貌。

「以前只有塑膠遊具的時候,因為不好玩,2歲大的孩子覺得無聊,都會拉著我的手對我說,媽媽陪我玩。」催生台北市牯嶺公園改造的蔡青樺,邊看著她的孩子樂樂,正與在公園認識的小朋友一起攀爬著Monkey Bar,邊說:「現在不只我們每天來,下午小學生放學後,與晚上還有另一波人潮,許多大孩子可以像蜘蛛人一樣快速攀越繩索,順著Monkey Bar瘋狂地旋轉溜下來!」

遊戲場革命 把遊戲權還給孩子
特公盟發起人林亞玫(中)、秘書長張雅琳(右)、成員蔡青樺(左)一起為守護自己的公園而努力。

守護自己的公園
蔡青樺是樂樂兩歲多時,在參加一次台北城市散步導覽時,接觸了「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簡稱「特公盟」)。她發現身為一位家庭主婦與「全職媽媽」,也可以「改變」樂樂眼中不好玩的遊戲場。
蔡青樺先是詢問里長,里長推給了公部門,即公園的管理單位:台北市政府工務局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簡稱「公燈處」),她向公燈處表達希望改造牯嶺公園兒童遊戲場的需求,並且找到社區近一百人的連署。在奔走連署的過程中,受到感染的社區媽媽、阿公阿媽們,遇到里長也跟著「追」問進度,蔡青樺則「追」著承辦人。在蔡青樺與里民們不放棄地緊迫盯人下,公燈處從善如流,將牯嶺公園列入2018年「改善及更新工程」的名單中。
2019年初春改造完成的牯嶺公園,以超過250萬元的預算做了多元探索組合的溜滑梯、螺旋攀爬架,還有串連遊具與遊具之間的木椿。在當地社區媽媽意見參與下,推翻了原本設計只有90公分與120公分高的土丘,以及原本只有人造草的鋪面。因為對5歲的小朋友來說,沙丘太矮沒有挑戰,更不用說學齡兒童;而且大量人造草容易造成靜電,會「電」到小朋友,最後改成核心用自然材質的木屑、外圍用人造草鋪面。
牯嶺公園,只是「特公盟」這三年多來,由居民自發要求改造遊戲場的公園之一。「自己的公園自己救」的呼聲,從2015年台北市拆除一系列有危險的磨石子溜滑梯,以聚乙烯(PE)或玻璃纖維強化塑膠材質(FRP)俗稱「罐頭遊具」的設施所取代,由此引發了一位媽媽林亞玫的怒火開始。

遊戲場革命 把遊戲權還給孩子
不同特色的遊具,可以滿足不同年齡層兒童的需求。

不只我家附近的遊戲場被拆
「原本就有聽說台北知行公園、原住民文化主題公園的磨石子溜滑梯被拆,我還不以為意,結果拆到我家附近青年公園的水泥磨石子溜滑梯。我打電話詢問,公部門回答很簡單,因為年久失修,不安全,所以要拆。」特公盟的發起人、留著一頭短髮的林亞玫,說起開始關注兒童遊戲空間的緣由。
「青年公園有3個歷史悠久,卻十分有特色的遊具,鐵製溜滑梯、磨石子溜滑梯,以及為紀念太空人阿姆斯壯上月球做的太空堡壘,承載了許多人的回憶。」為了讓女兒小夏,還能繼續在她兒時的秘密基地遊玩,當全職媽媽前,曾在勤業會計師事務所擔任副理的林亞玫做好了圖文兼具的簡報,準備充份地向萬華區議員陳情。
這份捍衛「兒童遊戲權」的簡報,承載了重視兒童表意權與公民參與的力量,2015年底開始,簡報一路從議員、公燈處處長,到台北市政府公務局長,2018年甚至在柯文哲市長面前報告;台北市政府也願意傾聽民意,編列超過上千萬元的經費,興建超過卅座的特色與共融遊戲場,並且成為柯P競選時「兒童友善城市」的政績之一。
因為不只林亞玫,特公盟秘書長張雅琳家附近的大安森林公園也是相同情況,磨石子溜滑梯被拆,一樣以「罐頭遊具」複製貼上。張雅琳說:「2015年台北市原有76座磨石子溜滑梯,因為不符合CNS(中華民國國家標準)而不安全的緣故,拆了60座,只剩16座。大家都知道不同年齡層的孩子,需要不同刺激與挑戰,但我們戶外的遊戲場卻只是千篇一律的罐頭遊具!」
林亞玫與曾在外商公司擔任品牌經理的張雅琳,把對市府便宜行事的不解,分享給週遭同是媽媽的朋友們。透過社群網絡的串連,號召了超過上千位的連署,這群對政治冷感的媽媽們,為了自己孩子的遊戲空間,出來捍衛兒童遊戲權,找里長、議員溝通。就在2015年12月動員近一百位親子到台北市政府前陳情,「拒絕公園遊具罐頭化!」就此敲開了公部門的大門,展開「兒童遊戲場革命」。

遊戲場革命 把遊戲權還給孩子
小孩玩沙,可以挖、塑形、建築工事、做水坑或水道、探索沙的質地,既療癒又發揮創造力。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