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海浮光 為海敘事的水下攝影師

天空中隱藏的祕密讓島嶼上空的風雲徘迴不去,山林的祕辛,交由草樹間穿梭的大小生命來一一敘說。每條魚的來去游蹤,譜寫島嶼海域的過往今昔。

當海島居民可以訴說、可以敘寫自己的故事時,這座孤島將再次揚動,重新啟航。

──廖鴻基《大島小島》

聽說,喜歡貓和喜歡狗的人,代表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那麼,喜歡鯨豚,與喜歡海龜的人呢?

為海托起的島嶼,周遭難以計數的水下生物,依海生存,與島相遇,然而,牠們的美麗不為人所知,唯有熟識水性、執掌鏡頭的海職人所帶回的一幀幀影像,可供指認。

彷彿老天賞臉,初抵時雨絲緜緜的花蓮,卻在翌日放晴,晴光溫煦的大清早,擔任解說志工的金磊站在港口的賞鯨船上,等待著遊客魚貫登船。
小船離港,出海不消十分鐘,便傳來鯨豚的消息,只見結隊游行的牠們朝船靠近,乘著船頭帶來的水流借力使力地往前,偶爾還有幾隻從水面飛旋跳躍,惹得遊客陣陣驚呼。
站在船頂的金磊不疾不徐地解說,同時不忘在空暇時舉起長鏡單眼,按下快門。
飛旋海豚、花紋海豚、熱帶斑海豚……一趟2小時的航程,前前後後邂逅了這些擁有流線身形的美麗生物,襯托著背景無盡的碧海青空,彷彿也懂得了,為何會有人如此著迷於這種生物,並甘願為追逐牠們到天涯海角。

逐海浮光 為海敘事的水下攝影師
(金磊提供)

在花蓮,等待每一年夏天的出航
無聲勝有聲,影像敘事不需冗詞贅言,就能擁有直指人心的能量。
或許,有不少人雖不曉得金磊,卻早已看過由他拍攝的鯨豚影像。作為台灣第一位專門拍攝水下鯨豚的攝影師,那些尺度超凡的海中生物,在他的鏡頭下一一定格,充滿詩意與張力的畫面,令人想起了盧貝松以知名潛水運動員與海豚為題的經典電影《碧海藍天》。
如今,一年平均有1/3的時間都在國外的他,足跡踏遍世界各地,斯里蘭卡、日本、東加王國、挪威、阿根廷等地……只要是賞鯨勝地,都有他的足跡,「但每一年的夏天,我都一定會在台灣。」個頭高大、講話溫厚的他篤定地說。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