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的角落創造改變 國合會青年海外志工

參與海外志工,需要跳脫原本的視角,學習用當地人的眼觀看身邊環境,用當地人的心感受在地需求。那些不斷迎來的挑戰與不停調整自我的過程,是旅程中意外的禮物。雖然名為志工,但收穫最大的往往是自己。

本期《光華》團隊採訪兩位30歲以下的青年,他們在進入社會就業前,報名國合會的海外志工計畫,希望能運用自身專業,提升異地人民的生活品質,同時藉由在地工作,深度了解當地文化與民情。

在世界的角落創造改變 國合會青年海外志工
方建翔參與Action Against Hunger在約旦的計畫,負責前期的市場調查,了解農民對堆肥的看法。

中東文化的洗禮
2017年12月,27歲的志工方建翔抵達約旦,過了幾天,美國總統川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消息一出,中東國家示威四起,連平常幾乎沒有暴動的約旦,情勢也變得緊張。
旅程剛開始,就來了顆震撼彈,方建翔雖然心裡有些不安,卻絲毫沒有打退堂鼓的意念。他心裡很清楚:「在每個國家,存在不同的風險。」幾個月前,他到多明尼加服外交替代役,社會上搶劫與幫派猖獗,但是他仍然全心協助當地發展竹子產業。
這次的志工計畫,為期三個月,目標是透過市場調查,了解阿茲拉克市農民對興建堆肥場的看法。當地農業發展的先天條件不利,夏天降雨量少,冬天有霜害侵襲,農民還使用化學肥料,造成土地貧瘠。加上近年來,鄰近國家難民移入,產生了大量垃圾,因此如何幫助當地將垃圾轉化為肥料,以解決公共衛生與土壤問題,成了迫在眉睫的挑戰。
每天早上,方建翔會先與當地的主管集合,從首都安曼前往阿茲拉克,單趟車程就要一個半小時。這條路雖然漫長,卻是他最好的戶外教室。「我喜歡看東看西的,」方建翔看過貝都因人牽著駱駝行走;也看過架設著機關槍的軍事用車在巡邏邊境;還有許多從鄰國進來貿易的大卡車,行駛在約旦東北部的主要公路上,造成交通擁擠。這些畫面對於來自島國台灣的他,都是全新的體驗。
具有商科背景的方建翔,先與當地團隊討論,設計出問卷以了解每座農場的基本資訊(規模、作物種類、員工人數)與農場主人對堆肥場的看法,細心的他將問卷電子化,讓受訪者可以在平板上作答,這個簡單的改變不僅提升了訪談的效率,更有利於事後資料的蒐集與分析。
訪談調查看似容易,但是阿茲拉克市裡總共有600多座農場,有些還分佈在荒山漫野,在網路訊號薄弱的情況下,很難在Google Maps上找到正確的定位。再加上這座城市的路面顛簸,幅員遼闊,交通往往耗費大把時間,一天下來,訪談三間農場已經是極限。
三個月後,團隊總共訪談了73座農場,將結果做成報告,作為計畫下一步的參考。「不過,真正的挑戰在後面,最終希望當地能自給自足。」方建翔表示調查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會建立合作社,協助該單位產出堆肥,找出獲利模式,邁向永續經營。

在世界的角落創造改變 國合會青年海外志工
約旦的阿茲拉克難民營。約旦國內對難民的態度傾向包容與支持。

相互分享,彼此學習
曾經到德國當交換學生,也服務過外交替代役,方建翔自認適應力很強,很少會有文化衝擊的問題,但是這次的約旦行,當地的宗教習俗卻讓他在一開始「難以入眠」。約旦國教為伊斯蘭教,每天會透過廣播播誦禱告,總共五次,最早的在日出前開始,讓非信徒的海外志工們感到不太適應,「我室友還開玩笑地說,想建議當地政府延後一小時廣播。」方建翔回憶,他後來只好入境隨俗,調整作息。
另一個讓他印象深刻的是,約旦的處世哲學。身為被強國圍繞的小國,面對中東地區經常的戰亂,約旦彷彿「一股清流」,不僅國內少有暴動,還包容外國的難民,為他們劃分數個居住區域,並擬定計畫來回應難民議題。「雖然偶爾會聽到當地人抱怨,工作機會被難民搶走,但是整體而言,真的很少聽到不歡迎難民的聲音。」方建翔回憶,之前在歐洲,反對難民的聲浪相對較強。
經過這次海外志工之旅,方建翔深刻體會了中東地區艱辛的生活,天氣溫差大、水資源不足、氣候乾燥導致葉菜類作物產量稀少。當新聞中的畫面變為真實,他開始能同理當地人、理解他們的需求,跳脫原本的文化思維去做事,並從多方的角度去思考問題,像在堆肥場的計畫中,他就必須從農民、當地政府與非政府組織三方的角度去觀察。
回台灣後,方建翔在分享座談會上,常提醒有志參與海外志工的人,「心態」很重要,不要以幫助的角度來對待當地人,而是要「一起變好」,否則,容易將自己文化的做事方法套用到當地,他建議可試著在「尊重當地民族性」與「自己的做事原則」間取得平衡。除了工作之外,也可以利用閒暇,宣傳台灣的文化。這趟旅程,方建翔帶了紅包送給當地夥伴,不僅展現台灣的過年文化,也表達祝福。
前期其他文章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