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春半島 古調新唱 騎行台26線

台26線是一條環繞恆春半島的濱海公路,騎行時轉頭一望,淡藍的天空與大海連成一片,另一邊則是高聳亮綠的山際線。騎進小鎮晃晃,像是翻開一頁從未讀過的台灣歷史,多元民族在這塊土地互動,留下珍貴的遺跡與故事。

這趟騎行從恆春古城開始,鎮上四座城門在清朝時期建立,是台灣保存最完整的古城。當地居民總是以「城內」、「城外」向彼此說明待會要去的位置,或以此指引外地人方向,100多年前的建築,外觀雖有些毀壞,卻深刻影響著現代人的生活。

森社場所的年輕人們
騎在西城門附近的街道上,有一間店的名字抓住了我們的目光:「森社場所」。

恆春半島 古調新唱 騎行台26線
恆春城門在清朝建立,以防禦民變與外患。圖中西門為國片「海角七號」電影場景。

「森」林加上「社」區,原來是一處做社區生態旅遊的地方,店內以販售恆春半島在地農產及特色伴手禮為主,旅客若有行程安排的需求,也可以在這裡諮詢。《光華》團隊曾在2016年到此拜訪,採訪「里山生態公司」創辦人林志遠,回顧其創業歷程並介紹他經營的實體店面「森社場所」。
2012年創立的里山,其團隊成員從研究所時期,就已經開始與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合作輔導社區,深入在地15年,如今已幫助11個社區,開發46條路線,培訓133位社區解說員。旅客人數從一開始幾十人,成長到現在幾千人,「而年營收光看社頂社區,去年就有300多萬,全部進入社區,養活很多居民與返鄉青年。」林志遠說。
負責安排社區培訓的陳俊融表示,社區解說員年齡大約40~65歲,在他們的生活場域裡,有很多故事可以講,再加上大學教授的培訓課程,補足了專業知識的不足。社區老師們態度積極,他回憶有位老師曾說:「昆蟲的課我都上過啦!我想上一點蕨類的。」甚至有老師今年已經上了200個小時的培訓課程,遠遠超出要求的時數。
里山的團隊,除了培訓老一輩的居民,也與他們一起創作,用年輕的視角,呈現經典的文化資產。林志遠以恆春民謠為例,「那唱的是以前的生活,先人移民到台灣後,因為生活很苦,所以藉著彈月琴紓壓,但現代人很難理解民謠悲情的曲調。」於是團隊成員余楊心平改編民歌,與奶奶們合組民謠團,一起彈月琴,參加半島歌謠祭。
「民謠有六個調,是固定的,但是歌詞可以有各式主題,有奶奶就會唱她煮滷肉飯、青草茶的日常生活。」余楊心平分享。
問起他們加入里山的源由,陳俊融與余楊心平表示兩人都曾在墾管處當替代役,跟著所屬機關輔導社區,後來就被林志遠邀請加入團隊。雖然他們都不是在地人,卻因著恆春的生態與人情味,以及對社區的牽絆而留了下來。「雖然有時與社區溝通會產生摩擦,但他們其實已經認同我們,把我們當成家人。」兩人笑著回答。

恆春半島 古調新唱 騎行台26線
念吉成多年研究,發現這張老照片是在昭和13年(西元1938年)於城外西門路口拍攝,當時台籍軍伕與家人正在送別會上告別。

恆春建城,地位翻轉
下一站,前往西門,尋找恆春建城後的歷史。
我們邀請在地文史工作者──念吉成老師,講解恆春古城的歷史,並導覽周遭景點。他的工作室取名「瑯嶠」,是排灣族對恆春的古稱,以原住民的角度來看這塊土地,而不只是從漢人的觀點出發。
瑯嶠在清朝時期,原本被朝廷視為化外之地,但是羅妹號事件、牡丹社事件等外國武裝犯台的行動接連發生後,清廷才開始意識到其重要性,並設縣治理。被派遣到當地的欽差大臣沈葆楨認為這地四季如春,因此取名「恆春」。這個新地名不只反映恆春開始受到政府重視,也象徵漢人文化開始大量進入。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