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找解答 用插畫記錄山林——沈恩民

走進畫框裡的山林

「我從小就喜歡大自然。」身為家中長子,沈恩民在寵愛中長大,雙魚座的浪漫,總能在稀鬆平常的環境中,發現蟲鳥共鳴的樂趣。「我會蹲在水溝邊,看小魚小蝦,完全忘記時間。」八卦山腳下,天天仰望著巨大的佛像,隱藏在心靈深處,溫柔撫慰著身處都市叢林的焦慮與無奈;親近自然的童年生活,傳遞著鄉土的芬芳。這股深植在靈魂深處的原鄉情結,冥冥中牽引著沈恩民走向山林。

「我很任性,還好有一位認命的妻子,把家顧好。」避難似地回到故里,無端的失落感,卻讓沈恩民受到另一種衝擊。「以前那些隨處可見的小水溝都不見了,原來的荒地,矗立起一棟棟鋼筋水泥的大樓。」彰化老家的牆上,懸掛著像聖杯般傲立的雄峯,伴隨著沈恩民成長,「那是爺爺帶叔公登山後,叔公送給爺爺留念的畫作。」山的圖像有如一條無形的線,牽引著失去方向感的他,走出迷惘。無意間在老家發現一本爺爺的書,扉頁上工整地寫著購於沈恩民的生日,書名就是《台灣的高山》。奶奶早逝,爺爺入山,在汗水中揮別傷痛。時隔半甲子,沈恩民也循著爺爺的路,向山尋找心靈解藥。「爺爺一向話很少,但是踏上爺爺站過的地方,就有一種和他很親近的感覺。」

歷經到泰源監獄做志工的心情轉換,到進入「白老鼠」登山團隊,沈恩民在山友的身上,重新找到自我的定位,享受彼此分享的美好。捨棄了電腦,重拾從小最愛的畫筆,沈恩民回到快樂的初心。

上山找解答 用插畫記錄山林——沈恩民
隨手帶著筆記本,記錄山林中的所見所聞,是沈恩民體現自我的最大成就。


在寧靜中聽到能量

從參與嘉明湖國家步道修復,到遇到山上的教官,山,像一座巨大的能量補給站,在一步一腳印中,沈恩民學會把心放慢;在一呼一吸間,彷彿回到童年,心靈重新得到滋養。「唯有親身走進去,才能真正感受到山的力量。」身為基督徒,沈恩民用感恩的心,拿起畫筆,歌頌山和山友的奇妙。

「因為環境很寧靜,讓我可以聽到更多。」山野間,讓人心靈悸動的聲音,把小時候的那些記憶,又帶回到眼前。唯有內心安定了,才有餘力觀察四方,重啟智慧之窗。2017年,沈恩民以紀錄員的身分,跟著千里步道團隊踏勘古道,幅員橫跨桃園、新竹、苗栗、台中間。「我真的是大開眼界。」以往沈恩民總以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看不起自己從小生長的環境,透過這次調查,重新品味美好的人事物,愛上生長的地方。「過程很艱苦,但是心靈非常享受。」走進這片無數次呼嘯而過的土地,他開始沉澱思考。「為什麼要做這些調查?我要記錄些什麼?」

一連串的問號,在拜訪耆老的過程中,找到答案。「被文明遺忘的房舍和老路,以極微小的呢喃,訴說歲月的故事。」一種延續傳統的使命感,讓大家揮汗如雨,也不以為苦。

上山找解答 用插畫記錄山林——沈恩民
有感於巡山員守護山林的艱辛,沈恩民用畫筆表述他們的工作情況。
(沈恩民繪/游擊文化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