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城市心底的故事 桃園城市故事館群

如何認識一座城市?走小巷、逛市集、繞地景,都是不錯的途徑。近年來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的城市故事館,也為認識城市開了另一個常民的視角。

許多地方的城市故事館用老屋當空間,建築是乘載時間的容器,收藏了住民的記憶與情感,那些生活的軌跡像是揉麵團似地,被揉進空氣中,被保留下的一景一物都是故事。

鄰近台北的桃園市是一座移民城市。因為開發得早,諸多從雲嘉南來的經濟移民到桃園工作,也造就了桃園城市族群的多元豐富。另一方面,快速的開發,致使城市的風景如縮時攝影般地被汰舊換新,常常一忽略,才發現市街風景早已丕變。
「移民的城市,更需要把故事記錄下來。」桃園市文化局局長莊秀美說,「桃園不像古城台南,在地家族的族譜可以追溯到七、八代以上,桃園僅有1.5代。」因此桃園市政府著力保存老屋,籌設城市故事館,要讓市民更加認識生活周遭,產生對地方的認同。如今桃園市已有30多間城市故事館,一間間的地方故事館就像社區的客廳一般,大家在這邊說說過去,聊聊未來。
這回《光華》走訪位在桃園市中壢區內的「中平路故事館」和「馬祖新村文創園區」,細訴這些在身邊發生的細小故事。

刻在城市心底的故事 桃園城市故事館群
90多年的老屋化身為故事館,保存著常民的生活記憶,說著城市的故事。

中平路故事館生活紋理的真實樣貌
中平路故事館是桃園市第一個城市故事館。位在中壢車站的蛋黃區內,一眼望去高樓林立的灰色叢林中,卻出現一個「凹」,這不是地層下陷,而是一棟建於1930年的日式宿舍平房。
踏進故事館的基地,導覽志工黃煜焜從屋子的源頭說起,這棟日式木造建築是日本政府配給來台日人文職官員的宿舍,戰後也派作公務員宿舍。1946年服務於縣政府山地課的王國治一家11口遷入,1948年教育局廖運全一家6口遷入,兩家人在這空間生活超過一甲子,直到2008年兩家眷屬才相繼遷出。王家後代提出申請保留,在2010年成功登錄為歷史建築,接續修復工程展開,2015年這棟老屋以「中平路故事館」的身分,繼續述說桃園在地的故事。
從玄關處入門,先經過「座敷」,功能可比當今的客廳。座敷內有一內凹的空間為「床之間」,依照日本的習俗會擺上家族最貴重的東西,例如神明或是武士刀、藝術品等。另一處內凹空間是收納枕被物品的「押入」;現在故事館把「押入」與「床之間」的空間作為展櫃,舉辦與中壢在地相關的小型展會。與「床之間」垂直的牆面還有「凸窗」的設計,除了通風之用,還能阻絕西曬的陽光,降低屋內溫度,亦是屋內視野最佳的空間。再跨入作為臥室的「居間」,如今「押入」展示著王家人多樣的收藏。黃煜焜指著王家三哥學醫用的顯微鏡、已有歲月感的KONICA相機、民國39年韓戰爆發時的中央日報報紙,還有留聲機、蟲膠唱片等,這些展品都是王家悉心保存下的真品,王家人還不時會來替換展品。
黃煜焜接著取出王家人收集的一整本的電影「本事」讓我們翻看。「本事」是早年戲院的電影宣傳單,上頭印著卡司、劇照及電影簡要。細讀紙片上的宣傳字句如「賣座不衰,無法下片,再延一天」,上頭還有註記「40.1.9」看電影的日期,保存已超過70年,可以想像一家子散步去看電影的情景,除了是生活的印記,更顯常民的生活記憶。
黃煜焜又指著拉門上以木條交錯裝飾,作為通風、透氣的隔屏「欄間」,以前逢陰雨日,王媽媽會把曬衣桿跨在其上曬起衣服,日子久了,隔屏的裝飾因承重而歪斜,這也被修復建築師保存下來,這些生活真實的樣貌,志工如數家珍地述說,每個角落都有故事。

刻在城市心底的故事 桃園城市故事館群
老物件更為老屋增加懷舊情懷。

讓故事傳頌不絕
開館至今六年了,中平路故事館始終維持高人氣,疫情前月入館人次平均可達三、四千人次,幾乎讓導覽志工應接不暇。
安鼎行銷藝術有限公司的創辦人陳翠萍,目前承接中平路故事館的維運。這間已有90多年的老屋至今人潮還川流不息,她說:「人好,風水好,磁場好。我們把一切歸諸於王家,因為他們把這個地方照顧得很好。」王家四哥還時常來老屋修繕,澆花、修剪樹木等,王家人還是故事館的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