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陸兩域‧物種數萬 墾丁×南方四島的守護者

墾丁是台灣最早成立的國家公園(以下簡稱墾丁),總面積約3.2萬公頃,海陸比約1:1,範圍橫跨三個海域,每年遊客人數為全台國家公園之冠;澎湖南方四島是最晚成立的國家公園(以下簡稱南方四島),總面積約3.5萬公頃,海域部分佔了99%,全球罕見的玄武岩柱狀島嶼分布其中,珊瑚覆蓋率高達60%,珊瑚礁生態原始而豐富。
兩座同樣致力於海域保護的國家公園差了30歲,代表台灣對海洋保育始終未曾停下腳步,長年致力於增加保育區,並推動生態教育,動用每個人的力量,守護海洋。

地理位置特殊的台灣,僅佔全球陸地面積的千分之三,但海域中海洋生物的種類數量,卻佔了全球十分之一。「台灣非常仰賴海洋,海裡游的都是有經濟價值的『食物』。很容易忽略海洋生物也是『野生動物』,需要保護和保育。」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簡稱墾管處)副處長許書國說,「後來隨著觀念改變和許多人共同努力,才讓台灣的海,逐漸活了起來。」

海陸兩域‧物種數萬 墾丁×南方四島的守護者
墾丁國家公園鵝鑾鼻

住海邊的,都管很寬
「我這一代,剛好是生態保育觀念從無到有的時代。」在墾丁服務第32個年頭的陳榮祥,是南灣長大的漁民第三代,在都市叢林工作了一年,過於思念海洋生活的他回流故鄉,加入墾丁初創時的團隊,從海巡員一路做到保育巡查員(以下簡稱巡查員),始終站在墾丁的第一線。
由設立國家公園的保育角度重新看待墾丁海洋的陳榮祥,從捕魚轉換成護海,成為當地漁民與墾管處間溝通的橋梁,全力協助漁民轉型。「像我這種住海邊的,就是管很寬。」陳榮祥笑稱墾丁巡查員的工作是不折不扣的包山包海,除了跟警察合作到山上抓盜獵、盜伐,去海上抓盜捕、盜採外,還有救難、淨山、淨灘、淨海、生態紀錄、動物救援、珊瑚復育、遊客溝通等,都在巡查工作範圍內。「我們需要跟很多單位合作,但值班巡查員永遠是第一個接到通報,趕往現場進行判斷、呼叫支援的。」
同樣住海邊,範圍管很寬的,還有南方四島的巡查員。
「南方四島成立才七年,包含東嶼坪、西嶼坪、東吉島、西吉島和附近九座島礁,海域廣大、氣候多變和島嶼特性,讓巡查員的工作和編制都與墾丁不同。」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簡稱海管處)東吉管理站主任朱巧雯解釋,「他們要巡查是否有外來船隻越界盜捕,或本地漁船違法作業,通報給海巡署或國家公園警察,還要確認海陸遊憩相關設施是否正常,也是另類的上山下海了。」比如「繫纜浮球」這種為了不讓載著潛客的船隻隨意下錨傷害到珊瑚礁的設施,還有各島上的警示牌、救生圈、涼亭等。若發現異常且無法處理的,就通報給管理站,請委外廠商前來修繕。
南方四島第一批巡查員三位全都是當地人,自小就跟這片海域打交道,得知家鄉與附近海域被規劃為國家公園,並徵求巡查員時,有的退休回鄉,有的從漁民轉職,要親自守護熱愛的海洋。
「後來我們發現南方四島的巡查員,其實非常適合由當地人擔任。」朱巧雯說:「這裡對外交通困難,當地人才方便安排值勤;同時還需要非常熟悉這些島嶼、海洋和海象氣候。例如原是老漁民的巡查員林順泰,有60多年海上經驗,是我們的『海上定心丸』。」此外,也仰賴同為海島人的巡查員跟漁民和島民對話,「作為同鄉,彼此有一份情誼在,會比較容易相互理解。」

海陸兩域‧物種數萬 墾丁×南方四島的守護者
要清除落在珊瑚礁群上的海廢,需要帶著網袋潛入海中用手撿拾,大型海廢則綁上記號,由船隻另外來拉運。

從以海謀生,到與海共生
「初期真的很辛苦,畢竟墾丁漁民幾代都是自由捕魚為生,突然要受法令規範,一開始真的很難說服他們改變。」墾管處和陳榮祥天天跑漁家,與漁民溝通,勸導放棄會破壞珊瑚礁的底拖網,改為友善海洋的捕魚方式,也協助轉型另尋經濟來源,「隨著海洋保育的大量研究調查,加上年輕一代的影響,台灣是海洋寶藏的觀念,終於讓漁民開始接受與海共生。」
墾丁轄內海岸線全長75公里,全線座落於熱帶地區且沿岸溪口少,無論是水質還是水溫等條件,都極適合被稱為「海中熱帶雨林」的造礁珊瑚生長。珊瑚礁佔海洋總面積僅0.2%,卻孕育出超過四分之一的海洋生物,是海洋不可缺少的生態區域。根據台大海洋研究所調查,全世界造礁珊瑚種類約有1,000種,台灣就大約有300種,且多數集中在恆春半島南方海域。這片珊瑚生態系,使墾丁沿海魚類高達1,100種,佔全台40%以上。
墾丁觀光發展興盛,有許多漁民轉而開設民宿兼作生態導覽,或考取潛水教練執照,帶遊客體驗墾丁海域裡豐富的海洋生態。「現在還是有漁民捕魚為生,但他們會依照規定申請,並使用符合海洋永續的漁具和方式。」這些人全都變成了海洋的守護者,「他們會協助清理海廢、規勸遊客與潛客,如果發現需要救援的生物或違法盜捕的漁船,會第一時間通報我們。」陳榮祥表示,增加了這些民間共同護海的夥伴,讓墾丁更團結一心。
相較墾丁,由於是離島,澎湖人更加依賴傳統漁業,特別是南方四島附近豐盛的天然漁場。因此在規劃南方四島及其周圍海域為國家公園前,海洋研究學者受政府委託,來此調查了近兩年,發現除了海域地形帶來的湧升流,讓海洋充滿營養物質,適合珊瑚礁生長,造就非常高的生物多樣性之外,三大洋流經過此處,分別由南北帶來豐沛的魚類物種來此繁衍,加上此處沒有寒害,非常適合作為台灣海洋「種原庫」,有望提升台灣海洋生態系回復力。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