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超級颱風之謎 不斷跨域的科學家林依依


發現減碳新契機
縱使有著豐富的學經歷,看起來總是方向明確的林依依,2000年回到台灣時,也曾有過一段對研究生涯迷惘的時期。為了讓孩子有更好的照顧,林依依放棄新加坡的高薪,選擇回到台灣重新開始,「和我同期取得博士學位的人,都已經成為教授,甚至當了所長。」害怕跟不上的焦慮,加深了林依依的著急,她笑說自己閉門深思了一個月,「對我而言,科學是崇高的追求,可以對人類有所貢獻;我想做新的、沒人做過的研究,最後決定做跨領域研究,因為可以解決新的問題。」林依依堅定地表示。
除了研究超級颱風,林依依也進行碳循環的研究,探討海洋中的藻華現象。當全球科學家都在致力減低碳排放,而能發揮固碳作用、減少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浮游植物,或許也能為減碳做出貢獻。
林依依分析NASA的海洋水色衛星資料,發現颱風過境前後,海洋葉綠素會產生變化。原本清清如水的海洋,因為颱風的擾動,將富有營養的海洋深層水帶到表層,增加了海洋的生產力,使得藻類爆炸性增生,當藻類行光合作用,便能捕捉大氣中的二氧化碳。
每一項研究的發現,都是林依依與團隊精密計算複雜的衛星資料,在龐雜無章的數據中找出各種可能,而每一篇成功發表的論文,背後都必須經歷無數次假設驗證失敗。但林依依從不把失敗當作挫折,而是視為必經過程,不減損她對科學的熱情。對她而言科學研究就像是愛麗絲夢遊仙境,永遠不知道等在前方的會是什麼,令人既興奮又期待。就像衛星能帶人類探索意想不到的現象。
提到火山爆發,一般會往地質、空氣汙染的方向去研究,林依依分析九種衛星資料,發現關島附近的火山爆發後,周邊海洋的藻類活動也跟著增加,「原本是地球上最貧瘠的海洋,卻突然出現藻華,實在太驚奇了!」為了進一步探討,林依依跨入第四種研究領域,花了好幾年時間大量閱讀火山相關論文,還發現一位曾在當地採集的火山學家。這讓林依依興奮不已,在半夜三點聯繫這位素昧平生、遠在美國的火山學家,聽林依依說明來意後,火山學家很乾脆地就將火山灰樣本寄到台灣,由中研院幫忙分析。林依依就這樣牽起跨國的合作機會,率先發表了火山灰能刺激西北太平洋熱帶貧瘠海洋生地化及碳循環的研究。

培育更多女科學家
也許就是林依依那股源源不絕的研究動能,鼓舞了其他人,願意跟隨她投入研究。像是林依依研究室裡的博士生黃筱晴,就讀台大大氣系時其實對系上課程並不感興趣,甚至想要轉系,卻在大三時修了林依依開的大氣遙測學,發現衛星研究的寬廣。在各種資料、圖表中,只要願意嘗試,天馬行空的想像,也能成為全新的發現,讓黃筱晴找到了發揮的空間。
黃筱晴回憶17年前剛進入林依依實驗室時,林依依的孩子才兩歲,有時林依依分身乏術,只好將年幼的孩子帶在身邊做研究。她一路上看著林依依在各種角色中的轉換,縱使生活中經常遇到許多困難,但她眼中的林依依,總是很快就調適情緒,正面看待眼前的難關,保持對科學的熱情。讓黃筱晴將林依依視為女科學家的典範,決定追隨她的腳步,從事地球科學研究。
林依依表示,做科學研究無關性別,世界上多的是優秀的女性研究員;但身兼母職會讓兩頭燒的蠟燭更易燃盡。「我們樂於承擔母親的天職,但研究環境若能更友善,將會讓年輕女科學家更願意投入。」林依依分析,學齡前幼兒需要費心照顧,總讓許多女科學家在面對蠟燭多頭燒的心力交瘁時,最後放棄研究工作,此時若能有彈性兼職、在家工作的選項,就能讓媽媽科學家的研究薪火不會熄滅,繼續從事熱愛的研究工作。
深知媽媽科學家必須面對的掙扎,林依依總是體貼地避開實驗室研究員接送小孩的時間來召開會議,當研究員必須帶著孩子一起工作時,林依依還會替小朋友準備玩具、貼紙。她相信,營造友善的研究環境,當媽媽科學家將孩子安頓好,讓她們能安心工作,就更能全心投入研究,發揮無窮潛力。
但,要影響科學研究的整體環境,就不能只有女生體貼女生。去年她在台大開設了一門「共創雙贏──女科學家們的努力與展望」課程,試圖讓年輕的學子們,不論男女,都能了解科學家在兼顧家庭時可能遇到的處境,未來的研究環境才有更進化的可能。
林依依引用聖經《以賽亞書》「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來鼓勵所有媽媽科學家,勇敢面對挑戰。讓心中常保研究的火花,是林依依一直以來的信念,也是她給年輕女科學家們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