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孩的正向月經行動 林念慈、林薇

台灣女孩的正向月經行動 林念慈、林薇
在尼泊爾的生活是與工作交織,與自然合拍的韻律中。

走往身體的朝聖
2020年初的全球疫情緊繃,尼泊爾無預警的封城長達半年,工坊被迫歇業。2020年9月,林念慈回到台灣,她把多年的積累寫下來,完成《女,走往身體的朝聖》一書。這本書用六個篇章,寫她的創業、寫她在海外的經歷、寫她的尼泊爾行腳、寫她的世界旅程,寫她的生命根源,更貼切地說,這是一趟「遇見自己」的過程。
身為女性,月經從青春期開始造訪到更年期結束,伴隨著女性的生命長達數十年之久,但卻鮮少女性能與之和平共處。林念慈的歐美朋友,有人採用了避孕措施,造成經期混亂;在各文化中,月經的汙名、禁忌,更像是無形的牢籠,囚禁女人的身心。「我一直都跟我的月經處不好,從小就這樣,直到創業之後花很多時間重新去認識,重新去修復這個關係,用另外一種方式來對待自己的身體。」
林念慈說起還在NGO當上班族時,身處於多是陽性力量主導的體制下,工作有個制式的樣態,女性總要不斷的努力,不斷的追求,要證明自己也可以做得很好,總是陷入很疲累的過程;但是尼泊爾教導她,如何「不執著」,隨時見機行事,她舉例當遇到問題沒辦法解決時,尼泊爾人會說:「Kai gar ni Kai gar ni,意思是what to do, what to do , nothing to do.」之後大家就是喝茶、放鬆了。工坊的婦女向她展現如何在忙碌的農作、家人、工作之中,還不錯過享受每個節氣慶典,「在尼泊爾的生活是與工作交織,與自然合拍的韻律中。」
多年來,林念慈透過不斷的生命探索,經歷各個國度的取經,再向內探索自己身體,走上了女性自我意識覺醒的道路。她理解到月經其實是上天給女人的恩賜,每月一次透過月事讓身體進行新陳代謝,讓自己進入僻靜又回到重生的循環,女人要跟身體一起合作,跟月經好好相處,才能讓月事變「悅事」。
「女性的身體是跟著大自然一起律動的,如果帶著這樣的覺知去做你該做的事情,那其實是非常有力量的,同時也是一個不費力的狀態。」林念慈說。一如2017年,林念慈入選英國廣播電台全球百大影響力女性,得到這個獎,林念慈超意外的,但她說:「我們只是每天在工坊縫製布衛生棉,或是去到很多地方演講,它就自己產生效益,自己產生漣漪,慢慢累積出影響力。」與其耗盡心力成為別人眼中的樣子,不如好好專注自身,成為自己的樣子,「因為做回自己,是最不費力的事情。」也一如她的得獎感言寫道:「順應心流,妳將化不可能為可能。」

小紅帽‧林薇
與說話徐徐緩緩的林念慈不同,小紅帽創辦人林薇一開口就如急行軍的語速,估測一分鐘至少320個字。

台灣女孩的正向月經行動 林念慈、林薇
林薇是台灣首位英國「黛安娜人道主義獎」得主。(林格立攝)

被噤語的月經經驗
不離本題的,我們問起林薇怎麼開始關注月經議題,「就是從13、14歲,月經來到我的生命當中開始。」林薇說得理所當然。初經來時,原本開明大方的媽媽說起月經卻變得支支吾吾,林薇問了老師,問了朋友,問了阿嬤,大家都要她別大聲說、別在公共場合說,「那時候就覺得心裡有一根刺卡著,想把它解開,從那時候就踏上月經倡議的路。」
成立小紅帽協會後,團隊四處擺攤宣傳,曾經遇到在遠處觀察許久的阿嬤,最後靠近攤位「規勸」她們別在大庭廣眾下說「月經」這種事情,最後卻聊起自己的「月經」經驗,越說越起勁。這次的機緣開啟了小紅帽「阿媽ê月」專案,去訪談台灣女性的月事經驗。「台灣其實非常少這樣子的紀錄,阿嬤的時代怎麼處理她們的月事,那就像台灣的歷史,沒有人去記錄它,就好似缺少了一塊拼圖。」而從這些訪談中可以發現共同的時代記憶,也了解其實每個人的月經經驗都是獨特的。「說出來就是一種紀錄,記錄下來的動作,就讓這個經驗變成值得被記錄,值得被討論。」林薇說。

倡議以「月經」為名的運動
意識到不是一個人可以去翻轉,必須要很多人在生活中一起去實踐,林薇萌生了用一個組織的力量來做,在2019年成立了「全球小紅帽協會」。
小紅帽的工作分為三塊:教育、倡議和社福。
月經教育雖然已經列入108課綱,但是落實與否是個大問號,為此小紅帽們自己製作教案、教材、教具,她們深入全台90多間學校裡,親自走進國小、國中、高中、大學,成為現場的教學者,也了解一線老師教學上的困境。而且月經教育不只是生理知識的傳授,更含括性別教育、情感教育、國際議題等,能夠進行跨領域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