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控投資長領航氣候行動 程淑芬的永續藍圖

曾獲得台灣最佳分析師、亞洲頂尖永續超級女性、全球資產管理業頂尖女性榮譽的程淑芬,為現任國泰金控投資長,也是亞洲投資人氣候變遷聯盟主席。長期觀察全球金融趨勢並關心環境的她,積極參與國際氣候倡議,持續議合企業淨零轉型。

看程淑芬如何從雲林小村落裡一名不服輸的小女孩,一路努力,引領台灣綠色金融發展,協助企業將ESG刻進公司經營的DNA,讓台灣在淨零永續的趨勢中,走向未來。

剛結束整個下午的能源轉型永續論壇,國泰金控投資長程淑芬依約前來受訪,臉上沒有一絲疲憊,反倒神采奕奕地分享氣候倡議、永續金融的國際趨勢,笑談自己的成長經歷與生活哲學,她輕柔而又堅定的語氣,彷彿煦煦暖陽,讓人聽著就充滿正能量。

金控投資長領航氣候行動 程淑芬的永續藍圖
程淑芬經常出席國際的氣候變遷論壇,與各國投資人共同研討,要如何為地球永續盡一份心力。

浪漫少女的誤打誤撞
出生雲林虎尾的程淑芬,雖然小時候家境並不寬裕,但父母給予的關愛與支持,仍給了她快樂的童年。「我爸爸國小時是全校第一名,還曾代表雲嘉南地區參加演講比賽,但家裡沒有讓他繼續讀書。」程淑芬表示,父親深知無法繼續求學的遺憾,所以面對子女的教育,只要小孩肯讀,即使借錢他也要盡力栽培。
程淑芬自認不是聰明的孩子,但自尊心強、不服輸,不願辜負師長期待的她,一路努力念到北一女、台大。帶著愛作夢的浪漫、個性有點傻大姊的程淑芬,分享了一個考大學的插曲。在沒有健保的年代,鄉下就醫不便,醫療費用更是龐大的負擔,所以程淑芬的父親希望她當醫生,能免費為窮人治病。可是程淑芬沒考上台大醫科,卻又為了參加台大戲劇社而堅持念台大,所以她沒有選擇其他學校的醫學院,而任性地去念了台大大氣系。程淑芬笑說:「我爸為此兩年不跟我說話。」
渾身散發文藝氣息的程淑芬,會為了流蘇樹的凋謝而悲傷,總是不解為何要用熱力學去解釋一朵雲,「那朵雲是給人作夢的啊!」所以選修中文系的課程淑芬總是拿高分,大氣系的課卻是每年都有課必須重修。大學畢業後,原本考慮去念中文所或東方哲學所的程淑芬,在國中恩師的邀請下回母校教理化。習慣把別人的託付做到最好,雖然程淑芬接手的是學校的後段班,卻把班級的理化成績教到全年級最強,還有不愛念書的孩子,自此對理科產生興趣,保送升學。
後來程淑芬出國念了財務碩士,在美國寄出求職傳真時,她以為自己應徵的是學術機構的研究員,能為國家管理預算;直到面試,才發現是證券公司。程淑芬表示,大學時曾有同學因為炒股,經常都能換新的摩托車,程淑芬卻婉拒了同學的投資邀請,當時她就明白,自己不喜歡貪婪的金錢遊戲。沒想到,若干年後,自己卻誤打誤撞進入證券產業。

金控投資長領航氣候行動 程淑芬的永續藍圖
莊坤儒攝

把冷板凳坐熱的最佳分析師
或許就因為程淑芬不喜追逐名利,當大家搶著研究熱門的電子股,才能讓年薪有漂亮的數字時;程淑芬卻是無比認真地研究上司託付的營建股,在當時算是冷門中的冷門。她笑說,冷門股的優點就是,企業老闆都很有空。所以程淑芬勤勞地登門請教,充實自己的產業分析能力。屬於傳產的營建股有其景氣循環週期,兩年後,營建股的景氣由冷轉熱,而程淑芬精闢準確的分析報告深受外資青睞。1997年,入行三年的程淑芬,便獲得國際財經媒體《亞洲貨幣》(Asiamoney)雜誌評選為台灣最佳營建業分析師。
旁人看來,程淑芬像是擅長把冷板凳坐熱,她笑說:「其實是因為我接到任務,不太計較是不是很紅,而是想著要怎麼把它做好。」秉持著一貫的認真態度,程淑芬分析的範疇從傳產跨足金融產業,表現依舊亮眼,連續獲得《亞洲貨幣》和《機構投資者》(Institutional Investor)評選為台灣區最佳金融分析師,因而有了「金融天后」的稱號。
雖然程淑芬沒有如父親期待從醫,但爸爸所傳遞的助人、為他人設想的精神,仍深植在她心裡,再加上程淑芬熱心的性格,埋下她日後參與公共政策的伏筆。
2005年台灣爆發卡債風暴,當銀行成為眾矢之的時,程淑芬更擔心真正需要急用的人,「例如家長借錢給孩子繳學費,借不到錢只好找上地下錢莊。」所以她每周都到司法院舉辦的記者會、公聽會、研討會等場合,不停地向政府倡議破產法的訂定需要周延考慮,別封鎖急用之人的借錢管道,而影響無辜。「從那時候起,我就比較關心公共政策。」程淑芬說。總是不畏對台灣經濟、金融市場改革提出建言的程淑芬,不僅多年受邀擔任行政院政務顧問及國家發展委員會諮詢委員,如今也是行政院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的委員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