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田裡的游牧民族──割稻人

稻田裡的游牧民族──割稻人

割稻人天敵,和天氣賽跑
沒經驗、默契不佳都能後天補足,最難的,卻是與天爭時。
六、七月稻穀成熟時,正是颱風季,每逢天氣轉壞,割稻作業就得全面中止。有回,方福在南下雲林割稻,就因降下豪雨,枯等十多天無法收割。
而要收割倒下的伏稻,更是難上加難。與方福在合作的五結農民薛明響說,農收時節最怕下雨,伏稻一經日曬發芽,價格便會跌落2成,加上稻穀潮濕,脫穀困難,收割時間往往要多上一倍。
二十多年來,方福在全省走透透,結識不少割稻農友。但早年割稻時,他也曾遇過不肖卯頭結帳時,推翻說好的割稻價格;在外地工作時,若不巧遇上農機故障,當地農機行也都以當地農友優先,令他氣憤難耐。
為了打平購買割稻機費用,只要卯頭一通電話,方福在就得把年幼的兒子託給岳母照顧,和太太載著割稻機,南下支援,有時一出門就是二十幾天。
這幾年下來,方福在南北奔波,逐水草而居的割稻生涯,讓他覺得自己猶如游牧民族,也犧牲了和兒子共處的親子時間。三年多前,他開始減少南下割稻的次數,改承包四十多甲田地,種植有機越光米,彌補代割面積減少的收入。
目前是宜蘭五結鄉農會第4產銷班班長的方福在,已逐漸把工作重心轉往研發種苗,投入有機栽作。曾經開著割稻機奔赴各方稻田的他,還是選擇回到故鄉,在自己的土地上,落腳安頓。
割稻這個和了汗水、勞力,相互支援的工作,備嘗辛苦,卻也讓現代農業仍保有一份獨特又濃厚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