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台妹」的中國見聞與反思(下)

──資深駐中記者宮鈴談中國獨裁者的進化

「胡同台妹」的中國見聞與反思(下)
中國共產黨最擔心的就是人民彼此間可以進行思想交流,就算在網路上某些園地看似自由,但那不過是「被恩賜」、「受限制」的自由。

(承上期,讀者可參閱本刊官網:http://www.watchinese.com/article/2014/14611)

我在2008年開始在網路上寫文章、2009年開始玩微博一直到今天。曾經《南方人物周刊》還描述我是在互聯網走得最遠的台灣人,所以我對他們對網路的管控稍微比較瞭解,包括像是敏感詞的封鎖、網軍的刪帖、五毛的回帖等。在台灣,我們講起「公民社會」是非常自然的,但這個東西(在中國)也是敏感詞,不准提、不准討論,他們最擔心的就是你透過網路達到彼此思想輸出的狀態,就算你用的是隱匿的帳號在發布訊息,他都可以查到你,然後把你帶走。

言論管控與「被恩賜的自由」

而且,不止文字,包括打電話,或是你用WeChat、QQ的都要小心,即便是用語音都有可能被監聽。甚至是LINE,我做過實驗,有一天我跟大陸朋友用LINE通話,有一次我講到激動處就開始罵共產黨:「那個死中共!」然後就開始斷訊。當然你在這邊沒問題,但你可能會害到你(在中國)的朋友。

此外,他們還主動掌控輿論。2007年底,遼寧爆發了蟻力神事件,它就有點像直銷的方式請東北的農民們幫他們養螞蟻,承諾會給錢,結果最後「蟻力神」公司垮掉,農民就鬧得非常大,甚至要暴動(編按:據估計影響到30萬以上養殖戶,金額達二百億人民幣)。

那個時候已經是刪新聞、網軍甚麼都沒有用,因為是集體性的,而且是整個大東北地區都已經對這個事情很不滿了。於是他們從BBS後台找到了一個案子,就是周正龍的華南虎事件,「到底有沒有華南虎?」(編按:陜西農民周正龍宣稱拍到瀕危動物野生華南虎的照片,陝西省林業廳確認為真。後來照片被質疑。)他們就用網軍力量把這帖子炒熱,最後周正龍還被判刑。這是一個宣傳部官員說給我聽的,所以千真萬確。

講到這邊,我有一個在大陸的台商朋友,他跟我說,他有一次看「網易」的新聞非常地詫異,那些新聞下面的跟帖是罵共產黨罵得一塌糊塗,讓他覺得中國實在是太開放、太民主了。就像2012年台灣總統大選,我們從電視上看起來,好像大陸對我們選舉討論得非常多,那當然,因為當初指令下達的就是「所有的討論被侷限在微博那塊土地上」,所以大陸人如果不上網,根本就不會知道。我這位朋友也是一樣,因為他以前沒有上過「網易」,一看到那些就覺得:「哇塞!中國實在是太開放了吧!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恐怖嘛,你看這些人還滿敢罵的嘛!」這其實就是中共危機管控的辦法,把它限制在可控的範圍。這就是屬於「進化」的一部分。

所以你說它網路上有沒有自由?有!但不是你以為的那種自由!我認為那反倒是一個「被恩賜」、「被恩准」的自由。這就很像我們大家都在一個井裡面熱火朝天地開party,好像自由地不得了,你愛搞甚麼就搞甚麼。但這個井邊卻圍了一群人從上往下看著你,反正你也跳不出去。

混淆是非觀念 製造政權擁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