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去世」三年的關貴敏談三小時

雖然沒有直接見面,但電話另一端那渾厚的歌唱家音質,是任何一個聽過關貴敏歌聲的人立馬就可以辨識出來的。大家都知道,時光飛逝,人的相貌可以在幾年之內就變到難以辨識,唯有熟悉的聲音,是對方一張口就可以確認身分的。

可以說,我是第一次在電話中聽那麼好的聲音。關貴敏先生也很健談,一口氣跟我談了三個多小時,且聽不出一絲疲倦。如此天賦的美聲,可謂尋遍天下也找不到人能假冒。

這個世界上怎會有如此歹毒、陰損的人,製造他人「去世」的假消息?

聽說過有因誤傳而相信他人去世的,例如在美國執教的夏志清教授就曾誤信錢鍾書去世而寫了悼念文章。2009年加拿大總理哈珀聽到「柴契爾去世」,立即發表講話悼念。結果加國運輸部長發的簡訊「柴契爾死了」是指他家的貓(叫柴契爾)。

但有意製造(而且是很精心的)他人死訊的,除了對關貴敏,我還沒看到第二個。不僅有「訃告」和冒其妻之名的「喪事從簡」聲明,還有「關貴敏的悲劇」等一些評論文章,弄得非常像是真事兒。可以看出造謠者既有相當文字水平、且頗有心計。

和「去世」三年的關貴敏談三小時
第六屆「全世界歌劇唱法聲樂大賽」2012年8月19日在台灣藝術大學舉辦,比賽結果共有15名選手晉級。圖為關貴敏(左7)擔任該大賽評審,並與選手合影。


「除了不唱歌甚麼都幹」

那麼是甚麼人有意製造「病逝」假消息?關貴敏說他沒有第一手證據,但從常識判斷,最大的可能是共產黨的高級五毛維穩部隊。他們為甚麼要如此惡毒地對待一位歌星?原因當然明擺著:

在廣為大眾熟悉的中國文藝界明星中,關貴敏是最矚目、最高調支持法輪功的。他不僅本人煉功,還擔任美國新唐人電視台主辦的《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的多屆評審及評委主席,帶領神韻藝術團在全世界演出。在中共視法輪功為最大威脅、在國內嚴酷鎮壓法輪功修煉者之際,關貴敏的頂風而上,自然會激怒中共。文藝明星有大眾人氣,自然會對大眾有影響力,其「反共」之舉會起到政治活動家也達不到的一些效果。

再者,使關貴敏成名的那些歌曲,都是中共自己宣傳美化「社會主義祖國」的一部分,他們不能批判,又找不到這位歌唱家的其他毛病,於是他身體曾有過的「病」就成為造謠者的目標,而且是「置於死地」的造謠。真毒啊。